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19章 調虎離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9章 調虎離山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肖戰一副無可奉告的模樣,這的確也不能說。

江虎歇了心,但是難過擔心還是有,江小蕎本質上來說和他們真的沒什麼矛盾衝突,還是一家人。

肖戰留了兩個人蹲守,按照常理來推測,江在山不會再回到這裡,可是按照揣摩江在山這個人的個性來說,以前沒幹過什麼壞事兒,而且人還有一種喜歡到熟悉的環境里呆著的習慣,應該他還不具備那樣的反偵查能力。

很有可能,還會回到這裡來。

肖戰開始排查江在山身邊的所有人。

而江在山現在正在往山上的小破屋裡走,黑天半夜往劉雪梅的屋子裡塞了那張紙,自以為做的神不知鬼不覺江在山得意地哼著小曲兒朝山上走,他倒是不傻,也怕警察真的找到他,不敢回家,買了一些吃的準備到山上的屋子裡守著江小蕎。

劉雪梅不會放著大妞的生死不管,那麼無論如何也應該會湊出一些錢,江在山琢磨過了,劉雪梅做了這麼久的生意,手裡多少會有點兒錢,5000肯定沒有,不過幾百塊總有吧,幾百塊錢就夠自己去省城了,他已經琢磨好了,拿到了錢他也沒準備把江小蕎放了,反正他是江小蕎的親爹,就是遇上警察他也不怕。

他想著把江小蕎帶到省城,這樣總能賣個好價錢了吧。

難道送上門,那些人販子還不要埃

他還不信了,賣了江小蕎還能賺一筆,自己還混不出個人樣兒。

他已經想好了,只要有了錢,他就往京都去,聽說那裡人多,錢也好掙。

過個幾年混出個人模人樣他在回來,誰還記得這檔子事。

虎哥琢磨了一天,覺得自己的方案不太對,江小蕎一個小丫頭恐怕做不了這個主,與其用這個未知數來保二胡的命,還不如爭取寬大處理,戴罪立功。

於是二胡商量了半天商量出一個方案。

虎哥決定直接去找劉雪梅,那天看著劉雪梅是個好說話的,在加上母女兩個也像是母女情深的,這種感情,劉雪梅就是個好商量的,估計把事情好好說一說,應該能解開這個結。

再說了就是說一千道一萬,二胡的確在裡面沒做什麼實質性壞事,打人的是江在山,出謀劃策的還是江在山,連地方都是江在山踅摸好的,二胡對多就是個從犯,捆了捆人,搬搬抬抬的!這也不能算是死罪吧。

虎哥多聰明,到了劉雪梅家外面也沒自己一個人茂茂然就闖進去,找了個小孩,給了五分錢,告訴他把這個紙條送到劉雪梅家裡,就是他的了,小屁孩樂顛顛的跑著走了。

虎哥坐在餛飩攤子上要了一碗餛飩,然後悠閑地看著對面。

他那個紙條上寫的是讓劉雪梅下樓到第一個電線杆子底下等著。

一般人看著這種紙條肯定有警惕心,不一定下來,可是劉雪梅現在可是草木皆兵,也不會不出來,牽挂著自己閨女,見到這種紙條會有聯想的。

果然餛飩吃了沒兩口,就看到劉雪梅慌慌張張的跑下樓,站在電線杆子底下四處張望,頭髮亂了,眼睛腫的像是桃子,倒是多了一分梨花帶雨的嬌弱,虎哥沒動地方,慢悠悠的舀起餛飩吹了吹,劉鐵柱也下來了,雖然兩個人沒有一起出現,前後隔了有十幾秒鐘,可是虎哥這種經常和警察打交道的老油子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兩個人是一夥兒的。

而且虎哥絕對相信,這個人是警察,那警惕都眼神,身上帶著一股子豁然正氣,還用帶標誌啊,這不是就是明明白白告訴別人這就是警察。

傻逼!

警察做事效率變低了,也不對看這樣子應該是這個警察有問題,因為虎哥明顯感覺到樓上周圍有人的視線掃過自己,雖然沒有停留,可是證明還有便衣在周圍,多虧他沒有茂茂然過去。

要不然現在一定被當做綁架犯給逮起來,而他還真的知道江小蕎的小落,這有嘴也說不清。

看來從劉雪梅這裡下手不行,這可怎麼辦。

虎哥繼續吃著餛飩。

他不急。

忽然有人朝著那邊的一個人撲過去,周圍立刻亂起來,牆角四處隱藏的人們朝著那裡撲去,虎哥眼角已經掃到劉鐵柱離開了劉雪梅的身邊,對劉雪梅說了什麼,然後就跑過去了。

劉雪梅緊張不安的站在原地,揪著衣角,滿臉的忐忑不安。

虎哥環視周圍,不錯,這是誰給自己創造了這樣的機會埃

站起身快步走到了劉雪梅身邊,擦肩而過的瞬間扔下一句話,「想見你女兒,跟我來1

快步離開。

劉雪梅一愣,立馬反應過來,視線里這是一個強壯的男人,去還是不去?

這面臨著風險,可是這人知道女兒的下落,如果有危險也是沒辦法的!劉鐵柱現在在哪裡她根本看不見,也沒有人可以給她出主意,咬牙,罷了。

這輩子她都沒有這麼有主意過,就算是死也要和江小蕎在一起,死就死吧。

劉雪梅小跑著朝著男人追過去。

男人很快帶著她七拐八拐消失在人群中。

劉鐵柱回過神,踹了一腳地上這個不開眼的小偷,這不是沒事給他們找事,平日也就罷了,問題是今天他們有重要的事,這不是給他們耽誤事埃

一回頭,壞了,劉鐵柱心都涼了。

電線杆子底下,劉雪梅沒了人影。

調虎離山!

劉鐵柱急瘋了,「蹲守的人呢,劉雪梅呢往哪裡走了?」他的直覺告訴他劉雪梅肯定沒回家,剛才那個紙條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他們在明,人家在暗。

「組長,劉雪梅往後巷子走了,但是沒看到有人和她說話!是自己一個人走的。那裡視線看不到,是死角。」

氣急敗壞,「把這個人押回去,好好審審,和綁架案有沒有關係,什麼人讓他來搗亂的。都跟我走,一定要把劉雪梅找出來1外甥女沒了已經夠讓人心焦,現在劉雪梅好好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也能沒有了。

這還讓不讓人活。

劉鐵柱的確是失去了分寸,感情用事,要不然也不會被虎哥看出來端倪,這就是為什麼需要迴避的緣故,面臨是自己的家人在案件當中,無論是受害人,還是嫌疑人,都是很容易造成辦案人員的失去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