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20章 絕對有姦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0章 絕對有姦情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劉雪梅剛拐進巷子,就被人猛的扯進了一扇門裡,嚇得劉雪梅就要驚叫,結果一隻大手扣住了她的嘴巴,她被緊緊的按在牆上,黑暗中一個人看不清楚面容!但是按照高矮和氣息,劉雪梅還是能猜出來這是那個剛才對自己說話的男人。

這樣子是不是太不尊重,這個男人想幹什麼,難道說想對她圖謀不軌?

那自己也太不小心,劉雪梅後悔萬分,江小蕎還沒找到,要是自己再出事,這個家算是完了。

劉雪梅急得眼淚都冒出來,一連串的落下來,打濕了虎哥的手。

「現在知道害怕啦?在幹什麼去了,也不動動腦子!還有警察在你身邊,你怎麼也不考慮考慮就隨便跟人走,也多虧我不是壞人,要不然你閨女沒找回來,你恐怕又被綁走了。」虎哥調侃的語音讓劉雪梅終於安心,不是凶神惡煞,證明這個人不是壞人。

江小蕎要是在的話,估計要使勁兒敲敲劉雪梅的腦袋,一句話你就能斷定人家不是壞人,你這是什麼腦迴路埃

「我放開你,你別喊叫,我是真的帶你來找你閨女的,就是怕警察誤會,才沒出來,你要是答應,我就放開你,咱們去找你閨女1

虎哥循循誘導,他最怕女人那種魔音如耳,簡直是耳朵受罪。

劉雪梅點點頭,虎哥試著輕輕放開,還真行,這個女人沒叫喚。

猛的一把被女人推了一個趔趄,虎哥那個鬱悶,完了,這個女人估計要叫警察來了。

自己這麼就相信一個女人那,大概是被那天江老太太胡攪蠻纏的時候這個女人的那種憋屈給誤導的。

誰知道劉雪梅拉了拉衣襟,正了一下衣領子,「走吧1

「走吧?」虎哥都覺得自己已經傻了,這分明就是鸚鵡學舌。

劉雪梅瞪一眼虎哥,「你不是帶我找我閨女?難道你是瞎說的?」聲音已經陡然提高。

虎哥笑了,「當然不是,我就是帶你來見你閨女的。」這個女人還真沒想到,彪悍起來有股子味道。

虎哥帶著劉雪梅出了門,一路走小道,這會兒天光大亮,他可不想被劉鐵柱抓著,到時候更說不清楚。

到了山下,遇到了等在這裡的二胡他們幾個,劉雪梅不由得往虎哥身後一縮,但隨即想起來這夥人可是一夥的,虎哥介紹,「這是我的兄弟,他帶我們上山,你家江小蕎就在山上。」

劉雪梅完全沒說話。

虎哥他們開始上山,這路的確不好走,這裡的山可不是那種北方的石頭山,泥土鬆軟,還有不少是沙石,走起來一個不小心就能跌下去。

劉雪梅已經開始有點走不動,這才半山腰,虎哥見劉雪梅氣喘吁吁,額頭上都是汗珠子,臉頰粉紅粉紅的,倒是越見明艷,伸出手給劉雪梅,「我拉你吧1

劉雪梅啪的一聲打開虎哥的手!從他面前走過。

虎哥手掌被打的地方忽然就麻酥酥的癢起來,呵呵大笑起來,有意思,有意思埃

二胡他們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虎哥,然後互相看了看!對視的目光里都是驚詫。

剛才虎哥是在撩妹子?

什麼妹子,那就是個中年婦女好吧。

問題是虎哥就是在明明白白的…………說不出來。

絕對有姦情。

虎哥一回頭,看到幾個人都傻傻的看著自己,臉一燙。

大喝一聲,「都幹什麼呢?快點走1

自己先出發,跟上了劉雪梅的步子,緊緊跟在劉雪梅身後。

二胡幾個急忙走。

想不通啊,這什麼時候就有了這種姦情的。

不對啊,虎哥除了上一次在集貿市場見過這個女人,平時一點也沒看出來虎哥認識這個女人埃

這是什麼時候有的預兆埃

二胡倒是立馬樂了,這個女人可是江小蕎的親媽,要是這個親媽和虎哥有一腿,那麼親媽開口!自己還不是妥妥的沒事了。

就知道虎哥厲害!還真的沒想到厲害到這種程度。

可是虎哥為自己犧牲色相,為自己這個兄弟做到這種程度,自己以後為了虎哥死都可以。

終於看到小屋子了,劉雪梅儘管腳步已經沉重的邁不開,這會兒其實是虎哥扶著她再走,上山的路不好走,尤其是今天天陰,現在已經開始下起了濛濛細雨,雨勢看著似乎越來越大,腳下泥濘,劉雪梅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的問題,她感覺自己都要死了。

所以扶著就扶著吧,自己都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還怕什麼,其實她都沒發覺!現在她幾乎是靠在虎哥肩上,虎哥雖然辛苦,可是心裡美。

這個女人還真的對自己胃口。

看見小屋,劉雪梅推開虎哥,踉踉蹌蹌撲過去,想要推開門,才發現門上上著鎖。

著急的拍著門板喊,「大妞,大妞!你在嗎?我是媽!我是你媽呀!你倒是給我一句話啊1

二胡急忙拿出鑰匙,「嫂子,嫂子!我這裡有鑰匙,我來開門1

劉雪梅完全顧不上考慮二胡為什麼叫自己嫂子,自己算是他一個混混哪一門子的嫂子。

江小蕎撲騰坐起來,這是自己親媽劉雪梅的聲音,不對啊,劉雪梅怎麼來這裡了。

難不成江在山那個王八蛋把劉雪梅也給弄來了?

這個禽獸!

不對啊!昨天晚上江在山可是在這裡帶著,一副對自己不待見的模樣,最重要的是,江在山話雖然不多,可是有限的幾句話里透漏出來的意思,是要拿自己算計劉雪梅,江小蕎猜測,肯定是拿自己要挾劉雪梅拿錢。

肯定是柳書記那裡有動作了,所以買家出了問題,打亂了江在山的計劃。

要不然江在山何至於跑到這個荒山野嶺的來和自己待著。

最大的可能就是江在山害怕被警察找到。

天沒亮江在山就走了。

江小蕎剛把繩子解開,踅摸了一圈沒找到出去的辦法,大門從外面鎖著,別看這屋子荒廢了,可是這些木頭的門板啊,窗戶居然結實的很,她赤手空拳根本打不開。

在這裡坐著正發愁呢,結果就聽到雜亂的腳步聲,有人來了。

問題是現在聽到的是劉雪梅的聲音,這一下就是驚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