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21章 會知冷知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1章 會知冷知熱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你快一點啊!怎麼手腳那麼慢1劉雪梅急得心急火燎,可是這邊二胡偏偏打不開鎖。

「不對啊!這怎麼打不開啊?」二胡也是納悶,自己明明就是這把鑰匙埃

怎麼就打不開呢。

虎哥見劉雪梅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上去一把從二胡手裡拿過鑰匙,親自開鎖。

一試,不對,打不開。

回頭看二胡。

二胡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就是這把鑰匙1他真的是冤枉埃

虎哥再次試了試,搖搖頭,「這把鑰匙應該不是這把鎖上的1他仔細檢查了,發現鎖是新鎖。

二胡不相信,「不可能啊!怎麼會不是這個鎖,這個鎖可是我從家裡拿的1

劉雪梅一聽,立刻明白了,這個人就是綁架自己閨女的人,說不定這就是一伙人,看著這些人滿嘴大哥的叫著眼前這個一路扶著自己走上來的男人,劉雪梅心情複雜,原來這就是綁架自己女兒的人,自己還滿心信任他。

自己真是糊塗埃

虎哥一抬頭已經看出來劉雪梅的不善目光,笑笑:「你可別誤會,綁架你閨女的還真不是我們,不相信你問問你閨女就知道了,我這可是見義勇為,你別不識好人心。」

劉雪梅又不是傻子,「那剛才他說鎖是他從家裡拿的,肯定和他有關係,你別以為我好騙1

虎哥把鑰匙給了二胡,「想辦法打開1

拉著劉雪梅到一邊,「我也不瞞著你!我這個兄弟被人騙了,有人欠了我們五千塊錢,我兄弟是負責討債的,對方還不起,就說有一筆大買賣,想要兄弟幫忙,就能還錢,於是我兄弟就給幫忙,這才發現是綁人,我兄弟也是沒辦法,可是你閨女我兄弟可是沒動手打她,最多也就是綁了綁繩子,其他的都是人家主使的,這不是我兄弟絕的不對,回來才和我說,我就趕緊帶你來救人,我們也算是將功折罪吧。」

劉雪梅這才明白事情原委,看著虎哥的樣子,她暗自思摸,這個虎哥看著也沒必要騙她,畢竟人家要是不帶著她來找江小蕎,她也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心裡也信了幾分,不由得追問:「是誰欠了你們錢要綁架我們家大妞的?」

虎哥笑笑,一副高深莫測的病表情,「等會兒你見了你閨女自己問吧,這事情我們本來就不應該摻和,可是也不忍心你閨女就這麼被賣了,我兄弟是個心軟的,回去思摸來思摸去還是找我商量,我們雖然不是好人,可是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是不做的,所以才覺得找你來,把孩子領回去,畢竟我兄弟什麼都沒幹,最多也就是幫了個小忙,連你閨女腦袋後面的那一棍子也不是我兄弟敲得,什麼都是那個人乾的,我們就是圖個將功贖罪。」提前打好招呼,打個預備,讓劉雪梅先知道底細,也好以後和江小蕎說,虎哥看出來劉雪梅是個心軟的,也好說話。

這個女人跟了江在山這個畜生真是瞎了眼,好好的一個女人給糟蹋了,要是自己媳婦不一定怎麼心疼呢,這樣的好女人,肯定是捧在手裡怕碰著,含在嘴裡怕化了,這樣的女人過日子肯定是不一樣的滋味,會更體貼自己的男人,會知冷知熱,起碼會給自己一個家。

猛的清醒過來,這麼就成了自己媳婦了!自己這樣的人,恐怕人家正經女人看見就趕快跑,那裡還敢和他結婚成家,跟了他恐怕也沒什麼好下場,可是看著這樣的劉雪梅,虎哥還是不免心裡春心蕩漾,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有過女人不少,可是都是不能正經過日子的女人,年輕的時候喜歡花枝招展的漂亮女人,可是年紀越大才越發明白女人還是要找這種居家過日子的女人,起碼這種女人是真心對待人,也會安心過日子。

可惜他們似乎都不是能被正經女人看上的,他這些年一直不結婚,不就是覺得不想害了人家,好好的一個女人被自己坑了自己也過意不去,他們這樣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進去,這不是連累人家,害人埃

「開了,門打開了1二胡驚喜的聲音傳來,劉雪梅已經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推開門衝進去。

虎哥默默地嗅著劉雪梅擦身而過的時候留下的那一股淡淡的肥皂的味道,雖然和那些女人的香水雪花膏的香味完全不能比擬,可是就是讓他心裡盪起一種莫名的煩躁和熱氣,他嘲笑的拿出一根煙點上,深深地吸一口,壓下自己不該有的心思。

這個女人和其他女人不一樣,自己不能害了人家,再說了這事情還不知道怎麼了結呢,自己胡思亂想什麼,這個女人明顯對他就沒什麼好感,要是擱在平時大概看見他都躲不及呢!還會和他這樣好好說話,那不是做夢。

劉雪梅衝進去,正好對上江小蕎,母女兩個抱頭痛哭,當然只有劉雪梅在哭,江小蕎是抱著她安慰的那一個,在後來進入的虎哥和二胡他們眼中就像是江小蕎才是那個當媽的,劉雪梅才是被綁架的那一個。

劉雪梅收起眼淚,上下四肢一絲地方都沒有放過,仔細的檢查了一遍,在看到江小蕎手腕上因為解開繩子留下的擦傷,心裡疼的厲害,自己的閨女怎麼就這麼倒霉。

「怎麼樣?他們沒有對你怎麼樣吧?你放心,你舅舅他們馬上就來,誰也不能動你一下的,你別怕,媽在這裡,媽陪著你呢!我可憐的孩子,這是受了大罪了,這些挨千刀的王八蛋1這大概是劉雪梅最會罵人的一次,對於她已經是極限。

江小蕎拍拍劉雪梅,「媽,我沒事,真沒事!你看看我生龍活虎著呢!你怎麼來的,嗨氏和這些人一起?」她剛才就看到這幾個人,二胡不用說,老相識,這個虎哥她雖然不知道是誰,可是光是看那個光頭和露出的紋身也能知道這些人是一夥兒的,不是什麼善茬,問題是這些人是怎麼把劉雪梅弄來的,這是想要幹什麼?

來意不明顯,不過估計沒什麼惡意,要是想要怎麼她們,恐怕不需要這種見面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