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22章 就算是我親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2章 就算是我親爹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你們把我媽帶來什麼意思說說吧!明人不說暗話,說清楚也免得我們心裡嘀咕,我媽經不住嚇,所以別打啞謎1江小蕎把劉雪梅護在身後,那護犢子的樣子都讓虎哥笑出聲。

這個小丫頭挺有意思,看看人家這母女,這才是一家子。虎哥都忍不住羨慕,自己一輩子沒結婚,也沒有個孩子,還真的不懂得這種感受,可是要是有個孩子也能這樣護著他,這輩子就是讓他金盆洗手改邪歸正他都干,人圖什麼,前半輩子圖的是一個逍遙快活,活的恣意舒坦,後半輩子因為年紀越發大就會想要一個安穩的家,享受所謂的天倫之樂吧。

「其實我們真的沒什麼,我這個兄弟是被江在山騙了,鬼迷心竅做了錯事,可是他現在有心悔改,小丫頭得饒人處且饒人,你高抬貴手饒了他這一次,我們兄弟肯定感激不盡,以後只要有你求著我們的地方,我們去肯定二話不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虎哥自信不會看錯人,劉雪梅雖然拿不起事情,可是這個丫頭絕對不像她看起來的那麼無害,光是想想連縣高官都發話要挖地三尺找到的人,能是個省油的燈!

劉雪梅跳了起來,「你說什麼?是江在山乾的?」眼睛直視著虎哥,似乎一開始她就知道虎哥才是這些人的頭兒,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相信虎哥不會騙她的。

虎哥臉上一絲不忍心,畢竟這種事情無論是不是他們做的,說出來都是滅絕人倫的畜生才做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回答會多麼讓這個女人傷心難過,可是長痛不如短痛。

用力點點頭,「是江在山1

劉雪梅回頭看著江小蕎,這一刻她寧願不相信眼前的男人,她認為是一輩子的依靠的男人,曾經真心當做一切的男人不光是為了一個女人背叛了她,可是她只是覺得這是命,誰讓自己生不齣兒子,還為江在山找了借口,雖然她對江在山沒有報什麼希望,可是她是一直在告誡江小蕎她們四個,這是他們的父親,不惜孩子們因為她恨上了江在山,不能讓孩子們沒有了父親,那樣到了出嫁的時候,沒有一個爹撐腰,孩子們都是要受氣的。

可是現在就是這個事情江在山居然綁架了自己的親生閨女,問自己要錢,這還是人嗎?

「是江在山綁架了我,想要把我賣到省城去,我這個閨女值五千塊錢呢1江小蕎不是真正的江小蕎也許根本沒有那種感同身受的感覺,本來江在山對於她就是一個陌生人,現在更是最後的一絲不忍也可以結束了,江在山這回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她就不是江小蕎,讓江在山把牢底坐穿吧。

劉雪梅捂著嘴哭起來,「江在山那個王八蛋,他不是人吶,是畜生,你是他的親閨女,這麼說他小時候也是抱過你,親過你的,這個畜生怎麼會下得去手,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免得他以後再來禍害你們四個,要不然他還會想著把二妞,三妞,四妞都賣了換錢。」她眼神狂亂,這一次真正刺激到的人是劉雪梅,這會兒劉雪梅滿屋子的亂轉悠,想要找個武器,嘴裡喃喃自語。

「不行,我要殺了他,不能再讓他害了你們1

這樣子已經是接近崩潰的邊緣。

虎哥一把抓住劉雪梅,啪的一個巴掌直接打醒了劉雪梅,「殺人是犯法的,你有沒有腦子,你要是因為那個畜生進去坐牢,你讓你的四個閨女還活不活了,時時刻刻記得自己的親媽以為保護他們殺了她們的親爸,這名聲傳出去好聽啊!長長腦子,長長心,你閨女有的是法子收拾那個江在山,你別瞎捉摸1後面的語氣已經溫和下來,幾乎是在安慰,劉雪梅似乎也一下子清醒了過來,點點頭,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被虎哥抓著的手。

「對,我不能瞎來,不能讓大妞她們都成了殺人犯的孩子,我不能害了她們。我不能害了自己的閨女啊!不能殺人1回身掙脫開虎哥的鉗制,奔到江小蕎跟前,「大妞,你有辦法的對不對?」

江小蕎抱緊劉雪梅的瘦弱肩膀,這個女人這輩子受的罪太多了,「媽,你放心,你還不了解我睚眥必報的性子,敢惹我,他就算是我親爹,我照樣也要他疼一輩子!你放心,有我在二妞她們不會有事,我是老大,我會保護好我的妹妹,誰也別想傷害她們1這是對劉雪梅的保證,也是在警告虎哥,因為她不是劉雪梅那麼無知,虎哥剛才對劉雪梅做的已經遠遠超出了一個陌生人做的事情,尤其是虎哥看著劉雪梅的眼神就是一種熱切的看著自己的女人的目光,就算江小蕎沒吃過豬肉,總看過豬跑啊,肖戰又不是沒拿這種目光像是看到獵物的獵人的眼神看過自己。

虎哥摸摸鬍子,這個丫頭精明的很,那話裡有話的樣子,明顯是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不由得笑笑,這個小丫頭越來越有意思。

「那大哥,我這事算是揭過去了,還是沒有啊?」二胡著急啊,自己冤枉的很呢。

說半天,他也沒聽出來實質性的話。

虎哥揚起下巴,「江小蕎,怎麼樣給句話吧1

江小蕎也仰起頭,「既然你虎哥說了,而且我也的確看出來這位大叔沒壞心思,要不然我也不會放過他。幕後主使都是江在山一個人,也是他一個人綁架的我,這位二胡大叔是見義勇為救了我的人,二胡大叔是這樣吧1順水人情沒必要不做!況且只有這樣才能把江在山徹底踩死,要不然按照江在山那個熊樣子!恐怕警察一抓到,就好立刻把責任全都推到二胡身上,到時候沒什麼實質性證據,光憑兩個人狗咬狗一嘴毛,警察也沒辦法,加上江在山一向沒什麼黑歷史,在人前還是表現得人模狗樣的,恐怕二胡才最容易成為主謀的那一個。

她已經下定居決心絕對不能讓江在山這次逃脫,一定要把江在山收拾了,一勞永逸的收拾,這是她離開前必須做的,免得江在山沒完沒了的到處噁心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