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25章 誰讓她是主角的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5章 誰讓她是主角的命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江小蕎是被木屋倒下來的木頭砸暈的。

等她醒來,頭隱隱作痛,眼前漆黑一片,身體躺在那裡一動都不能動。可是她明白自己活著,她忽然扯動嘴角笑起來,她就說跟著她怎麼會沒有災難,她可是大名鼎鼎的掃把星。

連重生都會帶著掃把星重生的也沒幾個吧,她這算是得天獨厚體質吧。這應該算是自帶招黑體質。

也算是自娛自樂吧。也不知道其他幾個人都怎麼樣了?首先是自己的媽劉雪梅,算是被她這個倒霉星女兒連累了。

掙扎著爬起來,是一頭撞在木頭上,眼前冒著金星,應該是爆炸讓木屋倒下來,木頭彼此之間的支撐給她留了一個空間,要不然現在應該砸死了吧。

江小蕎咳嗽了一下,黑漆馬虎看不見,用嘴現在遠比用手強,「媽,媽!劉雪梅!肖戰,肖戰1找找看,按照她這樣的幾率都能活下來,其他三個人不至於運氣這麼不好,不過她暗自思量,她算是重生,這應該是在小說電視劇里都是主角的命,所以要是大難不死這是理所當然的,誰讓她是主角的命。

死了還玩個屁埃

可是也不知道其他三個人是配角還是配角的配角,這命是什麼命就不清楚了,她也沒有什麼可以預知以後幾百年的本事,所以只能抱著僥倖試探叫叫。

周圍寂靜無聲,江小蕎嘆口氣。

不會那麼倒霉吧。

這個江在山,自己昨天怎麼就沒有發現江在山這個王八蛋從哪裡偷藏了一根雷管,這個混蛋真狠,這是要同歸於盡,虧得她還是他的親生閨女,劉雪梅怎麼也算是一夜夫妻百日恩,這個王八蛋是真下的去手,非要他們一起陪葬。

警察也真是的,怎麼就讓江在山給有機會幹這種天怒人怨的壞事,自己那個親娘這輩子遇到個渣男已經夠慘了,不會這一次也一命嗚呼吧。這老天爺也太不人道,還是說借著這個機會也給劉雪梅來個重生是吧。

忽然身邊就傳來劇烈的咳嗽聲音,突兀的打斷了江小蕎的各種YY,「你是誰?你是誰?」光憑聲音聽得出是個男人,問題是她現在兩耳嗡嗡作響,而且光憑兩聲咳嗽怎麼判斷的出來誰是誰。

反正只有兩個男人,一個肖戰,另外一個就是那個虎哥。按照她昏迷前的記憶自己在爆炸第一時間就被肖戰給抱著按壓在牆角,所以最大的可能性自己身邊突然出現的聲音是這位大哥,「肖戰,肖戰是不是你?」雖然這個問題有些蠢,可是她也只能這麼問。

一聲呻吟,「大妞,你沒事吧?」人家可沒問什麼你是誰的蠢問題,直奔主題,不過江小蕎聽著他的聲音氣息不穩,似乎應該受傷了,尋著聲音摸過去,有兩個木頭交叉擋住,江小蕎稍微一搬動木頭,感覺頭頂上撲簌簌沙礫子往下落,嘴裡眼睛里鼻子,耳朵到處都是,嗆得她咳嗽了半天才止祝

看來不能亂來,這些胡亂倒下來的木頭估計是現在唯一的支架,才弄出來這麼一個空間,她要是一個不小心把這玩意兒弄塌,估計就活埋,能不能重生她就不知道,可是活埋這種死法,她不想承受。誰沒事兒尋死玩。

「肖戰,你怎麼樣?」

肖戰大概過了有十秒鐘,才回答她。

「我被木頭砸傷,頭砸傷了腿應該是骨折。」聽得出這傢伙盡量在用輕鬆的聲音描述這件事,雖然說是頭砸傷了腿骨折,但以江小蕎對他的了解,應該是避重就輕,恐怕他真實的傷時應該更嚴重些。

「你呢?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肖戰感覺自己胸口壓迫著他幾乎要說不出話,每說一個字出來都震的胸腔疼的厲害,這些他都顧不上只是想迫切知道,江小蕎是不是沒事兒,傷得重不重。

江小蕎苦笑,這個肖戰讓她怎麼說,說不感動肯定是假的,這可是自己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唯一一個對自己薄6雜謁這種感情小白來說,總是不一樣的感覺,再說肖戰長得又不錯,如果說自己對他沒感覺,那才是騙人。

可惜男神技沂辣塵疤好,她很不是真的十幾歲的小姑娘,麻雀變鳳凰的最後結局終究是不好的,灰姑娘嫁給了王子,卻不一定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尤其是這樣的年代,家庭背景很重要,她要面對的不只是肖戰自己一個人,還有肖戰身後的七大姑八大姨,那些所謂的婆婆公公,想想也知道如果她是肖戰的親媽,也不會同意自己兒子找這樣一個門不登戶不對的女人,尤其是看看江在山現在做的這事兒。

這個渣爹應該是死翹翹了,可是他這光榮事估計不上報紙都不可能。雖然江在山的死小讓江小蕎徹底放心了,以後江家再也沒有機會來騷擾劉雪梅和她們四姐妹的生活,可是這種方式夠慘烈的,估計她們四姐妹以後找婆家困難了。

「我沒事,你放心,就是剛才震暈過去了。你那邊空間大嗎?」江小蕎想要查看肖戰的傷勢,眼睛看不到只能通過彼此的互相溝通,能確定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

肖戰的聲音傳來,斷斷續續帶著無力的虛弱,江小蕎心裡有些微微擔心,外面肯定有活著的人應該開始救援了吧,希望肖戰可以堅持到那個時候。

「我這裡空間比較大,有一面是牆側面,前面被幾個木頭支著,我剛才用手掰過,還比較結實,按照泥沙落下來的感覺,江在山引爆之後引發了山體的一部分滑坡,我們應該是被埋起來,不過估計救援應該很快。你放心,你只要安心待在那裡,保持體力。我們一定會活著出去的。」

江小蕎低聲地笑起來,「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活著出去。我現在還是想辦法打通到你那裡的通道,看看你的傷勢。給你處理一下兩個人在一起,堅持總比一個人強。」說到底,都是自己連累了肖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