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27章 先考慮保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7章 先考慮保命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虎哥抱著劉雪梅終於挪到了空隙的另一頭,整個人早已累得氣喘吁吁,汗水順著他的額頭滴落在劉雪梅的臉上,讓劉雪梅心裡說不出的感動。

把人放在地上,虎哥突然把頭埋在劉雪梅的臉側肩膀上,把劉雪梅嚇了一跳。

這個男人該不起了什麼壞主意吧。

可惜只有那麼一下下,滾燙的臉頰,粗硬的鬍子茬給劉雪梅的臉上留下了一個炙熱的烙印,然後迅速離開。

虎哥仰躺在旁邊,喘著粗氣。

劉雪梅一下子就釋然,人家這樣的男人見多識廣,怎麼會對她這個黃臉婆起什麼壞心思。完全是她想多了,剛才應該是虎哥把她挪過來累的夠嗆。也就是歇一下的功夫,估計人家也是怕她誤解趕緊就起身,到時她心思齷蹉,想歪了。

聲音柔和的對虎哥說了聲謝謝。

哪裡知道虎哥現在躺在那裡正在努力平息自己不爭氣的小兄弟,他就納悶兒了自己又不是沒見過女人,況且這個劉雪梅也就算長相清秀,和自己打過交道的那些人女人比起來,眼前的這一位一點兒也不風騷也沒有任何風情,怎麼就讓它硬起來,真是不爭氣。

結果劉雪梅緊接著的一聲謝謝,溫婉柔媚,讓虎哥好不容易平息下溶立刻抬了頭,害得他在一邊兒咬牙切齒。這個女人她就不能消停點,這不是給他火上澆油。

不過很快這個火就熄滅了,因為劉雪梅剛剛呆著地方的架子倒下來,引起了劇烈的震動和各種砂石的撲面而來。

虎哥迅速翻過身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劉雪梅的上面,緊緊抱著劉雪梅。

劉雪梅正因為這份震動劇烈尖叫,就被一個結實的身體護在了底下,一個聲音不斷的在她耳邊安撫,「沒事兒了1

終於,地動山搖結束。

好半天之後,劉雪梅才在那還在耳邊安撫的「沒事兒」聲音里找回了自己的理智,驚愕地發現自己和虎哥竟然緊緊抱在一起。本能的反應就是一把推開還在安撫自己的男人,想要往後退,結果忘記了腿還疼不說,牽動了腿傷,後腦勺還直接撞在了一根木頭上,痛呼一聲,抱著頭重新躺在地上。

虎哥著急的身手想她碰到哪兒,結果手剛碰到劉雪梅的胳膊,就引來劉雪梅驚觸般的推開吧。

「你怎麼樣啦?」虎哥只能幹著急地問,這個女人這都什麼時候,還顧東顧西的,要不要命。

劉雪梅低聲回答:「沒事兒,就是碰到的頭。」

虎哥坐在一邊,在黑暗中窸窸窣窣的摸索半天,才得出結論,剛才劉雪梅呆著的那塊地方已經徹底被埋結實,要不是他們提前一步,恐怕現在埋在哪裡的就是劉雪梅。

足足出了一身冷汗,這個時候才感覺到受傷的右臂似乎疼得更厲害,他身上也發冷,一陣陣的打擺子,牙齒有些止不住的上下打架,他打架受傷是常事,估摸著是發燒了,肯定是胳膊的傷口發炎,現在燒起來,身上就冷的要命,這個時候可沒有退燒藥可以找來,更沒有消炎藥什麼的,除了硬抗好像也沒其他辦法。

「你怎麼啦?」因為身處黑暗中人的感覺會非常敏銳,劉雪梅可以明顯感覺到身邊的人有些不對,尤其周圍的環境寂靜的根本可以說是悄無聲息,那明顯的咯咯咯的聲音讓劉雪梅心裡發慌。

虎哥摸到身後的木頭柱子,把身體靠過去,昏昏沉沉的回答:「放心,我沒事,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的腿和頭吧。」

劉雪梅用手探索四周,身後就是一面木屋的牆,就是這些結實的木柱子沒有倒塌,才和前面的倒下來的木柱形成了一個狹小的空間,她剛才頭就是撞在後面的牆上。

試著坐起來,身上一動腿就鑽心的疼,她本來就不是一個耐受力特彆強的人,立刻騰的低聲呻吟起來。

虎哥的聲音傳過來,「你怎麼樣?」裡面的關心怎麼藏也藏不祝

劉雪梅眼淚都流下來,哼哼唧唧的回答:「我的腿可能斷了,疼的厲害,腿基本上不能動。」

一雙滾燙的大手摸過來,似乎是不經意地擦過了她的臉頰,手掌心感覺到了濕意,就在劉雪梅想要嗔怒的時候,迅速挪到了她的腿上,讓她又羞又氣。

「別動,我看看你的傷勢1虎哥似乎看穿了她的羞惱,解釋自己的動機。

劉雪梅啞然。

那一雙大手碰到了她的傷口,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氣,哎呀一聲還是忍不住叫出聲。

虎哥心裡有些無力,他的渾身無力,頭暈眼花已經被摸到的傷處嚇退了七八分,小腿骨明顯骨折,他都能摸到骨頭茬子露在肉外面,心裡明白這個傷很嚴重,現在根本沒有條件給她處理,也不知道會不會流血過多。單憑他從手感上摸來說,好像出血量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但是這只是憑感覺。

「你的腿骨折的很厲害,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出去,要不然恐怕會嚴重。」虎哥一點都沒有掩飾把真實的情況完成說出來。

其實剛才疼的這麼厲害,劉雪梅心裡已經有數,她知道自己傷的應該很厲害。可是要想憑他們兩個人出去,簡直不可能。

「大妞,大妞!你在哪裡?」這一刻,劉雪梅有些害怕,一直都有江小蕎做她的支柱,現在她很害怕自己死掉,更害怕女兒也死掉,這是一種生理上無法控制的恐懼。

因為驚慌聲音出奇的大,周圍的泥沙撲簌簌的掉下來。

劉雪梅完全不顧及,幾乎是在大喊,虎哥喝到:「閉嘴!你自己想死不要緊不要連累別人好不好1

她沒有接收到任何關於江小蕎的聲音,這種沮喪讓劉雪梅徹底失控,雙臂抱著頭敷在膝蓋上嗚嗚地哭起來,低壓沉悶悲哀的哭聲在黑暗中悶悶的持續響起。

虎哥把手搭在劉雪梅肩膀上,這一次他的感覺完全準確,沒有任何失誤會引起劉雪梅的反感,安慰的拍拍她。

「你女兒肯定活著,你想當時的情況你離著她多麼近,最重要的是當時我看到那個警察撲向了她,我只能把你往這頭兒拉,所以算起來他們的情況應該和我們差不多。畢竟我們離的牆這麼近有牆的支撐,我們能活下來他們應該更沒問題。我們中間應該是沙石太多,才會聽不到彼此的聲音。我們一會兒找,看能不能找到工具,因為咱們這兒的山體沙石的顆粒比較大。暫時還有氧氣,可是時間久了我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你還是先考慮保命,再考慮著女兒的事情。」他已經成功的轉移了劉雪梅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