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32章 人比人,氣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2章 人比人,氣死人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誰不想享受最好的物質享受,江小蕎立馬就不說話,老老實實躺倒裡面的病床上,還沒等她安穩下來,護士長正在給她掛輸液瓶子,病房的門已經打開,有人進來。

護士長正想質問為什麼隨便亂闖,一眼就看到了是機械廠的馬廠長和另外一個不認識的人,但是機械廠的領導也不是隨便得罪的,立刻閉上嘴。

馬廠長几乎是跨到江小蕎跟前,握著江小蕎的手,熱淚盈眶,「江小蕎同志,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你差一點嚇死我,要了我的老命啊1這話說的這麼怪異,讓江小蕎和護士長都是一怔。

江小蕎急忙把身邊的毛巾遞給馬廠長,「馬廠長,您這是幹什麼?讓人看見多不好1一個幾十歲的大男人對著自己抱頭痛哭的,這場面的確太讓人匪夷所思。

「江小蕎,都是我的錯,我要是安排司機接送你,何至於出今天的事,都怪我啊,我該死,我是罪孽深重,差一點耽誤了我們整個廠幾千號職工的命運,你要是有個萬一,我就是死都無法謝罪啊1這些日子馬廠長也不好受,全廠的人都知道這一件事,每個人不說,可是私下裡竊竊私語還少,光是看自己的那種異樣目光就能讓馬廠長死一百次都不夠。

「馬廠長,我真的沒事,這事情真的不管你的事情,況且這一次綁架我的是我親生父親,您就是派司機接送,恐怕也會被他找到機會把我抓走,真的和您一點關係都沒有。」江小蕎其實很理解馬廠長的處境,估計這兩天沒少讓馬廠長受白眼,柳書記都不會讓他好過。..

馬廠長更是感動,這孩子是個好孩子,看看人家說的這個話,這才是合情合理,就是自己派司機接送,也是杜絕不了這種事情發生,這話多體貼人。

胡志明冷哼,「反正是他疏忽對於你的照顧,才出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你不需要給他開脫,柳書記都說了,要是找不到你,他也不用上班了!你是該謝謝人家,要不是江小蕎完好無損,你現在就可以以死謝罪。」要是讓他的人才沒了,胡志明也打算多踩幾腳馬廠長的。

馬廠長瞪起眼睛,可惜自己理虧,說什麼都行,氣的臉紅脖子粗。

江小蕎只能緩和氣氛,「馬廠長,您要是方便把我的那些沒完成的圖紙給我送到病房,這些日子恐怕耽誤了很多時間,我們必須加快了,我儘快把圖紙完成,最好把車間的工程師和主任都叫來,我好一邊畫圖紙,一邊做詳盡的解釋!這樣他們後續這操作就要快的多,省去很多麻煩1這來來回回估計也有一個禮拜沒了,人害得流水線自己可是立了軍令狀的,時間可不多。

馬廠長簡直更是感激的涕零,這丫頭真是解語花,知道自己心急火燎什麼,他進來心急歸心急,可是也不好意思開口就讓人家一個躺在病床上還在掛水的病人立馬就起來工作,於情於理都不合適,可是現在人家江小蕎自己要求,這是什麼的精神埃

馬廠長現在更後悔自己怎麼就沒能把江小蕎留在自己的廠里,這才是人才,這樣的人才對於他們絕對是損失。

「江小蕎,你要是能留在咱們機械廠,條件任你開,我全都答應,你別擔心胡志明要你賠償,什麼樣的賠償我都頂著,你能不能留在機械廠啊?」

「好啊,當著我的面挖牆腳,老馬你這也太不厚道,有你這樣做事的?」胡志明不幹了,這是赤果果的挖牆腳,這還能幹,萬一江小蕎真的改主意,自己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告訴你江小蕎,你可已經是咱們汽車一廠的工程師,這可是鐵板釘釘的事情,絕對不能反悔的,做人可是要有原則的,可不能三心二意的。」

「什麼叫三心二意,這叫良禽擇木而棲,你懂不懂啊?江小蕎你放心,只要你想要留下來,其他的事情自然有我和柳書記處理,誰也不能強迫你,你是一個絕對擁有自主自由的完整的人,不要被功名利祿所引誘,遵從你的本心,比家鄉造福未嘗不是一件功德圓滿的事。」馬廠長現在連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都搬出來也算是渾身解數都使荊

胡志明一拍桌子,江小蕎床頭櫃被這一巴掌拍的差點散架,護士長嚇得往旁邊不自覺挪了一大步。

這怎麼就動起手來?

「老馬,你丟不丟人,這話說的虧心不虧心,你的這個小破機械廠能和省城的汽車廠相比,這樣的人才放在你們這裡,這叫屈才,懂不懂?你就別埋沒了人才。」

馬廠長還想分辯,江小蕎立刻制止,這兩位加起來要一百歲了,居然像個小孩子似的吵翻天,像話不像話埃

「兩位,聽我說一句話,我鄭重的聲明,從來沒有改變過我最初的想法,馬廠長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幫你做到,但是請不要再為難我。胡廠長你也別激動,我既然答應了,您也一定會遵守承諾。所以現在一切都沒有改變。大家沒必要為了一個根本不會改變的結果來爭吵,況且你們二位吵架,對於我來說,會影響到我的心情,影響到心情,接下來圖紙製作,可能就會速度減慢,我想這個結果大家都不希望看到。」江小蕎再不開口這兩位都能動手。

馬廠長和胡志明互相看了一眼,哼一聲,給對方一個後背。

江小蕎無奈地笑了,兩個人就像小孩子一樣,真是沒辦法。好不容易才打發走了馬廠長和胡志明,江小蕎終於可以安靜的休息一會兒,這大概是他能夠好好休息的唯一時刻,後面要忙的日子還很多。真要是一忙起來,恐怕連睡覺都成為一種奢侈的享受,現在不睡覺,更待何時。

護士長悄悄地關上病房門,暗暗吐了一口氣,看來這個江小蕎的確像院長說的是個大人物,光是看剛才馬廠長和省里來的那位廠長交鋒,就能知道兩個人對於眼前的這個小姑娘是多麼喜愛。

人家兩個廠長搶的要的人,還是條件隨便開,還有沒有天理,讓他們這些家裡親戚連工作都很難找的人,該怎麼辦?

人比人,氣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