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34章 又是媳婦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4章 又是媳婦兒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肖戰,我只是答應和你交往試試看,可沒答應你其他的,你別有的沒的一起上,這個我可不認,再說了我這個人怕麻煩,你家裡要是跟我家似的,極品一大堆,是不是都要我開撕,我肯定三天半就跑路,我可是提前打招呼,到時候你可別怪我不告訴你一聲1江小蕎就是好打算,形勢一旦對她不利立刻抽身就走。

這輩子遇到一個極品的奶奶和爹已經讓她一個頭兩個大,要是在遇到一個極品的婆婆,她沒感覺自己有能力有把握,和肖戰走下去,可是她有預感,誰讓她是主角的命,主角不遇到極品,那還主角個屁呀!

所以她已經做好隨時落跑的打算。

肖戰笑笑,「江小蕎同志,不以結婚為前提的談戀愛就是耍流氓。我可是堅定地認為你就是我的媳婦兒1既然他已經下定決心那麼認定了眼前的這個女人,她就會是他的媳婦兒。

江小蕎臉紅,老臉也沒有這個男人的臉皮厚,肖戰油嘴滑舌開了那就不是人,她忘記這茬兒那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那我走啦,你好好養玻」江小蕎還是覺得趕緊溜之大吉為好,劉雪梅還在病房裡等她呢。

「江小蕎,你跑什麼?我沒有把你怎麼樣?」肖戰那個委屈,幾天見不著人,好不容易現在逮著人,兩句話就想走人。

江小蕎惡寒,肖戰這畫風嚴重不太對,怎麼一副自己把人吃干抹凈拍拍屁股走人的怨婦模樣,她要的高冷呢,肖戰同志您的節操呢。

「你還想怎麼樣?」都想拉手了,還不想把她怎麼樣,騙鬼呢。

「大妞,那我們現在是對象關係是不是?」肖戰要的就是一個說法,這個丫頭慣會來一套陽奉陰違,不得到一個確切的答覆,肖戰心裡沒底,略微苦澀的想自己什麼時候被這丫頭掌握的死死呢?

怪不得人家說一物降一物,以前雖然不說是目空一切,可是在對待女人上,肖戰是很大男子主義的,在他的感覺里就應該男人說什麼女人去聽就好,男人安排好一切,女人照做就好,他從來沒有感覺自己會為一個女人患得患失。

連肖戰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江小蕎的任何想法都會牽動他的心,讓他有種失控的感覺。

江小蕎立刻豎起手掌,「打住,你千萬別叫我大妞,要不然咱們就什麼關係都沒有1這個大妞的名字土的都掉渣子,可是劉雪梅叫了十九年,總不能因為自己芯子變了,就讓人家老娘必須改變,可是忍了劉雪梅也就算了,要是肖戰也這麼叫,江小蕎光是想想躺在床上,剛剛有點曖昧的情愫想要發展一點什麼小情調。

肖戰張嘴就是一句「大妞」,江小蕎就有種心頭一萬匹草泥馬滾過,想想就要破功,自己要的可是小資生活,和大妞這個詞兒,一點都不搭邊。

肖戰無語,「你總不會希望我叫你江同志吧?」大妞不是小名啊,一般親密的人都叫這個小名的,生疏的人才會江小蕎,江小蕎的叫喚,不熟的人才會江同志這樣叫,難道說這個丫頭想要反悔。

一把抓過,江小蕎根本沒來得及反抗,就被肖戰單手按在牆上,因為一隻胳膊還打著石膏,上著繃帶,江小蕎為了肖戰一個的身體著想,沒敢反抗,萬一把這麼俊郎英氣的一位男神弄成了瘸腿,那可真是自己的罪過,而且這可是現在專屬於她的福利,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於是兩個人姿勢曖昧的貼在牆上,大眼瞪小眼,肖戰的那張俊逸面龐就離著江小蕎只有一個手指頭那麼遠,的確是呼吸交融,就差真的親上了。

江小蕎側轉頭,這樣不行,自己小心臟一直盯著面前的這張臉就好撲通撲通的跳的厲害,這樣下去恐怕肖戰就算沒發覺,自己也要心臟病發作,誰讓眼前的這位眼神都是透著一種魅惑,誰說這貨是不懂撩妹子,這眼神這一關,自己就徹底敗退。

肖戰抵著江小蕎,忽然就感覺這樣的樣子這麼就那麼熱血沸騰,眼睛瞅著江小蕎小巧白皙的耳朵,突然有一種恨不得咬一口的衝動,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熱熱的呼吸撲在江小蕎的脖子上,然後就是濕濕的,滑滑的驚人的熱度和電閃雷鳴,江小蕎猛的推一把肖戰,跳出他的懷抱。

捂著耳朵,臉紅的像是朝霞,眼神指責,「你!肖戰,你耍流氓1這完全就是一副虛張聲勢,因為只有她知道,肖戰剛剛的一個親吻,差一點就讓她雙腿發軟,直接癱倒在地,這個男人怎麼要死不死偏偏親那裡,自己最受不了那裡被碰觸,就是被人輕輕摸一把,都會顫慄半天,別說這樣的異性刺激之下,江小蕎後悔自己沒早點走人,和這個傢伙昏纏什麼,這下都要**一發不可收拾。

這也太快了吧,自己不過就是一時心軟想要嘗試愛情的滋味,就昏頭之後的結果,也太震撼。

肖戰抿著嘴角,舌尖舔舐一下唇瓣,眼神邪惡,也許一開始是逗趣,可是剛才那一個親親,他已經有了驚人發現,嘴唇貼在上面,那小巧的耳蝸里,似乎他的心都被吸進去,親的不是江小蕎,更像是自己再被親吻,整個身體都在燃燒和顫慄,要不是江小蕎飛快的推開他,他其實還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這就是情,欲的滋味埃

讓人一邊是冷,一邊是熱,冷熱交加,欲罷不能。

「江小蕎,我們兩個是戀愛關係,怎麼就耍流氓了?」死不認賬。

江小蕎氣的跺腳,這個肖戰自己怎麼就沒看穿底子里是無賴的本質,這一下自己算是自投羅網,這麼就昏了頭答應了他來試一下,這不是馬上就要試出問題了,肖戰現在胳膊還打著石膏,就能為所欲為,想入非非,這要是徹底好了,她絕對會給立馬吃干抹凈。

再說兩個人之間那種強烈的火花,她算是不要臉不承認,可是肖戰要是再像今天這樣來一下,自己肯定是繳械投降的那個,怎麼就弄成這樣。

「我走了1還是逃之夭夭吧。

背後傳來肖戰囂張的喊聲:「媳婦兒,我拆了線就去找你1

讓她腳下差一點摔倒。..

又是媳婦兒!

她怎麼有種算是跑不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