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38章 你行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8章 你行嗎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江小蕎出院第二天就去了機械廠,這一次馬廠長親自安排司機接送江小蕎的上下班,絕對不允許出一點兒差錯。司機簡直是臨危受命,感覺自己肩膀上責任重大。誰不知道因為這個江小蕎,他們整個縣差點兒翻了個底朝天,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眼前這個小姑娘,這可是縣高官親自發的話。

一般人能有這樣的待遇。自己更是萬分小心。

江小蕎根本沒心思去管這些瑣碎的小事,她的任務可不是這些,是那些流水線上的產品,這兩天第一條流水線完工進入生產計劃,產品才是檢驗一切都真理,一旦產品的合格率不達標,那麼一切都是白搭,還要面臨需要整條流水線返工的嚴重後果。

倒不是她對自己的技術不夠自信,而是這一切就是太自信了,她才更著急,時間緊迫,第一天流水線就是一張成績單,一旦滿分通過,其他的流水線才會上馬,自己可是只有十幾天時間,調試設備都需要花費人力物力,可不是一個人就能做好的,最重要的是,這一段時間還需要她培養出兩個可以接受設備同調試的人員來,要不然她江小蕎走人!這裡後續麻煩還不會少。

當然她身邊一向是人滿為患,同行的人員不是技術員就是工程師,胡志明這位大廠長,自己未來的上司居然不知道發什麼瘋,全程緊緊監控!還美其名曰是監督她,免得有其他覬覦她的人挖牆腳。

江小蕎都要無語,除了馬廠長,現在還有誰想要挖她,別人看到胡志明這明晃晃的大人物,誰還敢得罪,要知道胡志明可是省里有名的企業家,背後可是有省委領導做靠山,硬氣的很,難道人家不怕被穿小鞋,打擊報復?

其實她完全不知道胡志明一路跟著可和挖牆腳沒什麼關係!這位經驗老道的廠長拿出了他多年的經驗考察了這條流水線的實用性和準確率,這是為了以後汽車一廠最打算,這樣的流水線要是在省城一汽照搬,估計可以節省前期不少費用,這比起他國外考察的那些設備來說,出奇制勝,還節約成本資源,最重要的是這樣的流水線可以說是他們自主研發出來的創新。

第一批零件出品,當所有人看著出品的零件被理查德拿到機器上檢驗,心裡都是怦怦亂跳緊張的不行,生怕理查德一抬頭,回應他們的是一張沮喪的面孔。

理查德檢驗完畢從機器上拿下零件,抬起頭一臉的嚴肅。

所有人目光炯炯內心忐忑,只有江小蕎一臉好奇的盯著理查德,她的神情輕鬆極了,結果絕對不會出她的所料,他的所學是幾十年的科技精華,甚至是幾百年的精華再創造,新技術的凝結出來的成果,也許對於機械廠,這些工程師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技術難題。可是對於她只不過是熟能生巧的一種複製。

答案當然是不言而喻。

理查德終於揚起嘴角,大聲宣布:「你們的產品完全合格!經過檢驗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合格率。非常恭喜你們1

所有工程師大笑著,互相擁抱,虛驚一常

馬廠長笑得合不攏嘴,畢竟使用江小蕎的方案有著巨大的風險,雖然江小蕎表現出了驚人的機械天賦,和嫻熟的技術,可是要真正在實踐中,讓所有人接受那是需要冒著巨大的風險,而且這個失敗是他們承受不起的。

柳書記給了江小蕎完全的信任是需要一種巨大的勇氣,這也是一種政治冒險和經濟冒險,當然,他們現在成功了。

所有人都激動的恨不得把江小蕎當做英雄,可是也是有她明白自己的任務算是告一段落,這樣她可以好好休息了,只要工程師按照這個程序繼續,底下的流水線都不是問題,她現在可以功成身退,因為最後一段日子的確是太累了。

在所有人的歡呼慶祝中,江小蕎悄悄離開,這個時候該回家了也要和母親還有胡大娘,李大爺好好談一談。他們家將要面臨重大改變。

騎著自行車迎著微風,江小蕎出了機械廠的大門,終於趕到身上一陣輕鬆。

卻一眼看到了某個人正抱著胳膊站在大門口,那目光炙熱的她想假裝忽視都不可能,只好乖乖的下車。

「你既然出院了!怎麼不好好回家休息。跑到機械廠大門口乾什麼?」江小蕎簡直要恨鐵不成鋼,這個人有必要這麼著急確認關係嗎?她又不會跑。

無奈的暗想,難道某人可以看穿人心,知道她的打算就是一走了之,然後就把這個承諾不了了之。不會她現在重生一回,連掩飾的功夫都直接退化到了這樣地步,人家一眼就能看穿吧。

某人無敵的臉皮根本無視江小蕎的各種問題,「我看我媳婦兒當然是大事。是阿姨讓我來接你回家吃飯,她說你最近廢寢忘食到讓人髮指,勒令我押你回去報道1肖戰其實也特別懷疑自己的臉皮怎麼忽然之間就銅牆鐵壁到某個境界。

江小蕎無奈的看著肖戰,讓一個傷殘人士來接自己,自己媽怎麼那麼好騙。

「上車吧,我帶你回去1她可不願意推著自行車和肖戰來個散步,多累啊,在說機械廠離他們家要五站地,自己可是打算好的好好休息呢,也不能最後一班崗就要這樣收場吧。

「我來吧1肖戰已經接過車把,這可不是女人該乾的事情。

江小蕎懷疑的看了看肖戰,那一道臉上的傷疤拆了線,像是一條蜈蚣爬在肖戰的眉毛上面,她倒沒覺得猙獰,反倒是感覺到一種鐵血錚錚的硬漢氣質。

「你行嗎?」

肖戰臉色陰鬱,眸子里似乎醞釀著風暴,江小蕎猛的醒悟過來,這個問題似乎對於所有男人都有一種歧視的污衊,是個男人都最反感有人問自己你行嗎?

「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1

江小蕎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荷爾蒙分泌過盛,怎麼一句話聽在自己耳朵里就那麼歧義呢,完了,越來越朝著扭曲的方向發展,說好的和諧友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