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八章 別人的話你免開尊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別人的話你免開尊口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提前說,借人的話你就免開尊口,上一次就被你騙走了十五個人,害得老子上個月獎金沒了,被老婆罵了個狗血淋頭,這個月你還想怎麼樣?告訴你借人沒門兒1王曉光死咬著不撒口。

有本事你咬我,萬變不離其宗,只要咬死不借人,隨便樊二毛折騰,還能折騰出花來埃

樊二毛笑呵呵,也不生氣,挽著王曉光的胳膊,那個親熱的都讓王曉光心裡發毛,這個死人想幹什麼。

「王主任,我的大主任啊,你看看你不能不顧全大局不是,你是誰啊,你是主任,眼界要比工人更寬廣,長遠,你自己看看你這裡的模鑄機器已經壞了一台,產量直接下降了一大半,剩下的工人其實幹活兒那也是浪費,你何必執著這個呢1他不怕,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不信打動不了王曉光。

王曉光他太了解,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只要自己以理服人,王曉光遲遲早早都是被他拿下的一塊肉。

「你可別給我戴高帽子,戴了也沒用,我早就知道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我就是寧願浪費也不願意給你,你該幹嘛幹嘛去。」王曉光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直接趕人,這個樊二毛就是個橡皮糖,黏人不說還死皮賴臉,三句話就會把自己套進去,他可不能和樊二毛繼續這麼下去,要不然最後他手裡恐怕留不下人。

樊二毛那可不怕王曉光的冷臉,他們都十幾年的關係走過來,誰還不知道誰,不就是自己當年踩著他上位的車間主任,這傢伙記仇到了現在,也不想想後來自己不是幫著他當上了車間主任,兄弟兩個都當了車間主任還不好啊,雖然自己當年是有些過分,可是正當競爭,技不如人也不能翻后賬吧。

媽的,老子可是也是費心巴拉的給你彌補,還不給個好臉,他可不尿求他。兩個人開襠褲的光屁股樣子都見過,還有什麼不能歪歪的。

「我可是為了你好,你自己想想上個月你們車間就是機器出毛病,害得工人們沒完成產量,扣了獎金,一個個心裡肯定都炸毛著呢,結果呢!這個月更好,你們那機器又壞了!這能怨誰?工人們心裡指不定怎麼埋怨,抱怨和各種怨,心裡有了怨氣,你這主任好當埃

老哥我可是為你排憂解難來了,你想想分一百來號人去我們車間幫忙,我們產量完成任務,他們還能落著獎金,這樣人心穩定,何樂而不為,工人們到時候還不感激你對他們的拳拳愛護之心?是不是啊?」樊二毛的口才十個王曉光都抵不過。

何況這話是大實話,王曉光能不著急,自己車間機器剛才李明宇還說了要換,肯定一半工人沒活干,到時候不光是產量完成不了,獎金拿不到,恐怕工資都有危險,工人們最近早就人心浮動,畢竟誰家裡都要養家糊口,老老少少幾張嘴都在等著吃飯,也難怪他們心裡埋怨。

連他這個主任都著急心慌,別說工人們,本來他們車間每個月都是廠里的標兵,完成產量的先進車間,獎金那是全場最高的,這半年以來,機器屢次出問題,一開始還是小問題,修修還能解決,這兩個月可倒好,越來越嚴重,直接機器停工。機器不運轉工人們根本什麼都做不了,有心無力。

本來他們這車間的產量,就是機器全開,連軸轉的情況下,也是勉勉強強才能完成任務,現在這樣的情況任務完成,根本就不用想,那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要是照樊二毛這麼說的確是有些道理,起碼給工人們找條路子。王曉光根本沒發覺自己的思路已經被樊二毛給他牽著走啦。

「那就借給你一點人?」王曉光猶豫。

樊二毛樂了,他就知道王曉光是個好說話的,「那行,哥哥我就多謝你啦1這事情眼看著要辦成了。

「主任,電話1大喇叭一響,王曉光急忙撂下樊二毛去接電話。

一進辦公室,看到江小蕎在作圖,李明宇在一邊全神貫注的看著,最厲害小聲的念念有詞,搖搖頭,這畫圖紙有什麼用,要是畫圖紙能把機器修好,讓他們車間這個月產量完成,他第一個給江小蕎打下手去。

拿起電話,話筒里立刻傳來胡志明的聲音。

「王曉光,你們車間怎麼回事?連著五個月產量完成不了,你這個主任是怎麼當的?你還想不想幹了?老子告訴你這個月要是產量還完成不了,下個月廠里的新型合金任務,就跟你們沒關係。」這傢伙發話的聲音透支話筒都能讓江小蕎和李明宇聽到。

江小蕎不由得抬頭看看王曉光。

王曉光急眼了,不由得分辨:「廠長你可不能不講理,這車間任務完成不了這不是我們的關係,是機器出毛病了,機器不給力,我們就是空有一身本事。他也干不出來呀,不相信你問李工,李工他就在我身邊。」拿著話筒遞給李明宇,眼神懇求。

李明宇還沒接過話筒,就聽到胡志明大吼,「李工就是司徒工都不行!老子告訴你,不要找任何客觀理由,我只看最後結果,一個月沒修好,兩個月沒修好。這都五個月了,還沒修好?只能說你們對於工作的不上心,反正老子這裡領任務是只看結果,不看理由,二車間已經連續兩個月任務完成得非常好,這個月你們的任務要是還完成不了。別怪老子不客氣。

新產品的合金生產,你要的是技術過硬,要的是產量把關,你王曉光要是做不到,我只能把這個任務託付給別人,這一項任務,可是事關咱們省一汽的生死存亡。」話到後來胡志明已經是語重心長,看得出來,胡志明對於王曉光的一車間是報有很大期望的。這是愛之深責之切。

王曉光拿回話筒,那邊兒胡志明已經掛斷電話。

王曉光愁眉不展,機器不能運轉他就是撓破了頭,空手也做不出來鋼板,他現在都恨不得自己就是孫悟空。可惜他這個孫悟空可不能一根毫毛就把機器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