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5章 你懂什麼叫工程師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 你懂什麼叫工程師么?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江小蕎和李明宇到了總工程師辦公室,司徒誠的辦公室和其他工程師辦公室還是分開的,這個時候不少工程師已經下班,司徒誠倒是還沒走,辦公室還亮著燈,因為最近鋼鐵廠上馬最新的汽車鋼板生產,司徒誠也是夜以繼日不少天,放不下心來,不止他沒走,這會兒還有特意為了省一汽汽車鋼板組織的專家團成員都和司徒誠在一起碰頭研究,五個人都是省里機械行業和鋼鐵行業的專家,可以不過分的說,是業界內的精英。

李明宇敲響辦公室大門。

司徒誠他們正在討論一個冷軋鋼板的節點問題,這也是他們整個攻關組最後剩下的沒有攻克的難關,直接影響到他們幾次實驗產品質量問題,這是汽車鋼板不過關,框架結構就會有很大問題,安全隱患。

「進來1司徒誠頭都沒抬。

李明宇和江小蕎走進來,看到五個人正在忙。

司徒誠抬起頭,那四個人江小蕎不認識!當初的專家和這些人可不是一起的,術業有專攻,人家這是汽車業的專家,看著李明宇還好!看見江小蕎這樣的一個女孩子出現在這裡!四個人都是一臉的不以為然。

「李工,什麼事?這麼晚你還沒有回家?」司徒誠沒有感覺一車間會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需要李明宇,忙到現在。所以非常不解,不過當目光掃到李明宇身邊的江小蕎的時候大概心裡有了一些數,應該是這個丫頭今天在車間里受了委屈,只要麼是來告狀要嘛就是來請求調職。

李明宇把手裡的設計圖紙遞到司徒誠面前,「這是江工為了改造一車間的設備畫的新設計圖,您看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就簽個字我們想現在送到機械廠。一車間很著急希望越快越好,車間主任也在外面等著。」

司徒誠接過來,心裡想到這個李明宇還是愛做好人,肯定是李明宇的設計方案冠上了江小蕎的名頭,大概是怕這個女孩子沒有面子吧,可惜呀!李明宇不知道自己就是要把這個江小蕎趕走的。

漫不經心的態度在目光掃到設計圖之後,慢慢變得越來越慎重越來越嚴肅,猛地抬頭盯著李明宇,「好小子!李明宇,你小子出去一趟,有長進啊,來給我說說設計理念。」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司徒誠這樣的老工程師一看到圖紙立刻就能心領神會到,這個設備的先進。

難免見獵心喜,對李明宇說話的態度都是和藹的不得了,更是打心底里認定了這幅設計圖是李明宇的傑作。

李明宇尷尬,急忙解釋,這個誤會可是大了,他可沒有這個本事。

「司徒工,這個設計圖是江小蕎的作品,讓她來給你解釋吧1也的確是這樣,李明宇是個正派人,絕對干不出那種搶功勞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成為江小蕎的鐵杆死忠粉。

司徒誠皺眉,這個李明宇沒輕沒重,這樣的事情能隨隨便便就讓給別人,就算他這樣說在座的人恐怕也沒人信埃

四位大佬級的人物倒是好奇,什麼樣的圖紙能讓司徒成喜不自禁到這個程度,吳老開口,「司徒啊,你這得了什麼寶貝,能不能讓我們開開眼。放心都是你們鋼鐵廠的機密,我們明白也就看一看。你總不會懷疑我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吧。」大家都是點頭。

司徒誠為難,有沒有人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他不知道,但是這的確是屬於鋼鐵廠的機密。而且由於是新開發出來的,還沒有申請專利程序都還沒有走到,萬一今天有人看到了這張圖記個百分之六七十,回去複製一張。到時候打起官司來,他們還真說不清。

「這個恐怕不行1開口的是讓五個人大跌眼鏡的居然是江小蕎。

雖然司徒誠有些責怪江小蕎冒失,這樣的場合不適合江小蕎這樣的女人說話,可是江小蕎畢竟解了自己的圍。

吳老不滿意,「你這個小丫頭做秘書的這裡哪有你開口的地方。人家這位工程師本人都沒有開口拒絕。你又算哪根蔥?」他的地位放在哪裡,看到江小蕎拒絕他,氣不打一處來,話也不會給江小蕎面子。

司徒誠立刻淡笑,無論怎麼樣江小蕎現在是鋼鐵廠的職工,就沒有給外人欺負的道理。

「吳老,這位也是我們鋼鐵廠的工程師,年紀小不懂事說話沒大沒小,你也別太計較,不過這個設計圖的確是不方便給你們看。」

吳老瞪眼,倒不是因為非要看設計圖不可,就是覺得自己被拒絕了很沒面子。哪怕也就是看一眼又不能少一塊肉,至於嗎?再說了明明就是個秘書還非要告訴自己是工程師,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都是幹了幾十年的老人,不管是機械廠還是鋼鐵廠,煤場鋁材廠這些工廠但凡重要技術崗位都是男性,哪有一個女人跑來當工程師的。

「司徒,你這就不對了不給看就不給看,可是她一個秘書,你卻告訴我是工程師。這也太拿我們不當一回事兒了。我們在這裡可都是一心為了你們廠里,我們沒私心可你這樣護犢子就不對,一個女人是工程師你乾脆告訴我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吳老這種指責也讓司徒誠很無奈,難道他自己不知道這很荒唐,可是這是領導安排的再荒唐他也必須接受。

「吳老,我的確是一名工程師,機械工程師,我們司徒工沒跟您撒謊。」江小蕎一本正經的解釋,可惜她不知道他這樣越是一本正經的解釋,所有人越是不相信。

吳老笑了,指了指江小蕎,那樣子可是就叫做輕慢,「小丫頭我還真的不信這個邪,你說你是工程師,有什麼證據?拿不出來吧?你可別告訴我,那張設計圖是你畫的。你們是司徒工剛才可是明明的說,是你旁邊站著的李工畫的,搶別人的功勞那可不是本事。

女孩子的家家的,這地方可不是你來的地方,你懂啥叫工程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