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0章 能幹得過他的拳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 能幹得過他的拳頭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終於放學了,米安四個人終於鬆口氣,坐在座位上,四個人一隻手護著褲腰,一隻手苦逼的收拾書包,還不時抬眼睛瞅瞅正在那裡悠閑打掃衛生的江小麥,今天是江小麥值日。

教室里學生已經走的差不多,幾個平日里和米安混的很熟的男生,喊米安:「米安!走啊,一起去打撞球啊!今天我請客1

米安面色緋紅,冷淡的回應,「今天不去啦!我有事1

男生不甘心,平日里米安可是挺愛玩的,一叫準保跟著他們走人,在說去了撞球廳里,身邊沒個女孩子,他們幾個大男人多沒面子,米安雖然長得不是很漂亮,可是帶出去那也拉風埃

「走吧,米安,你不是最喜歡隔壁的王越洋,他今天也去的,機會難得,錯過這個村可沒這個店啦!走啦!別矯情,還不知道你,看見王越洋就跟貓看見魚,那一臉的騷樣子,隔著八里遠都能聞出味兒來,還裝什麼裝1平日里米安手裡大方,出去總是愛沖面子,基本上米安花錢的時候多!誰讓米安有個好爸爸埃這些人也都喜歡和米安玩,就是想著蹭點好處。

米安面色難堪,「老娘說不去就不去,你們沒聽到啊1這一天已經夠憋屈了!臨了還要被這幫孫子擠兌,米安平日里沒少耍威風,這一次是被這人說的臉上沒光,嘴巴立刻不饒人起來,完全沒了平日里哥倆好的那種和諧。

男生立刻被罵的臉都綠了,還是當著幾個好哥們的面子上,平日里也是個混不吝的,這會兒一股火衝上頭,那還顧得上考慮你是誰家閨女,指著鼻子就罵,「你個死三八,叫你去是給你臉,你以為你是誰?要不是因為你有個好爸爸,哥幾個誰願意搭理你,長得一臉的生無可戀,誰會看上你,成天除了想男人,你還有什麼出息!告訴你,現在乖乖跟老子走,要不然揍得你爹都不認識你是誰1握緊拳頭,在米安面前晃一晃。

米安哪裡受過這樣的氣,刷一下站起來,好在還記得手指緊緊抓著褲腰,沒讓褲子掉下來,為了褲子著想,只好一屁股又坐下。「李小午,你他媽今天敢動老娘一根手指頭,老娘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1要不是因為褲腰帶,她早就衝上去揍這個王八蛋。

可惜男生這個年紀最不能容忍讓人看不起,被米安這麼一說,一腳就踹過去,因為米安手抓著褲子,身子不靈便,根本閃不開,眼看著一腳就踹倒在地,米安也是後悔,自己平日里和這些男生胡混著,一個個把她捧得好像公主一樣,其實她也清楚不都是看在自己親爹的面子上,現在這是要撕破臉,人家打她那就是白打。

誰知道那個李小午不知道怎麼想的,一腳拐彎!一腳揣在米安坐的凳子上,米安連人帶凳子就摔倒在地上,就這樣不算,李小午居然上去要踹米安。

米安一閉眼,屁股磕在凳子的腿上,疼得鑽心,可是手指還是死死的抓著褲腰,她死都不能放手,要不然丟人就丟大了,這一頓打算是白挨了,等著疼痛的到來。

李小午早就看米安不順眼,嘴巴賤不說,一個女孩子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姐模樣,要不是她家裡有錢,誰稀罕搭理她,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收拾這個小娘皮,以後就讓這個死丫頭每個月給他們交保護費,這樣每個月的零花錢就解決了,再也不需要還要低聲下氣的討好這個米安。

一腳對著米安的胸口踹過去,不給她一點教訓不足以讓她記住,安安分分做個女人。

結果橫里伸出來一隻腳,揣在了他的腿上,絲毫沒有防備的李小午被踹的摔在桌子上,不顧身上的疼痛,李小午爬起來,惡狠狠揉了一下腰,嗑的可真疼。

「你媽沒教育過你們,不能打女人?」江小麥手裡拿著笤帚,柱在地上,一臉的不贊同看著李小午。

李小午那個嘔,這個女人不是今天剛被米安關在廁所里收拾了一頓,這會兒跑出來管哪門子的閑事,不是應該站在一邊拍手稱快才對埃

「江小麥,你長沒長心,老子可是在替你報仇,她今天沒少欺負你,你難道就不想報仇?」李小午覺得江小麥腦子壞掉了,這腦迴路絕對不對。

江小麥走過來,從地上扶起米安,「我和她可沒什麼仇,一個個的年紀不大,都喜歡當大爺沖混混,難不成流氓就是高尚職業?該學習的年紀跑去混,米安啊米安,你看到了吧,吃喝玩樂的時候,你們就是好哥們,好兄弟,這一不如意,立刻就露出嘴臉,醒醒吧1搖搖頭,一臉的惋惜。

拿著掃帚準備繼續掃地,被米安死死拽著袖子不撒手,米安不傻,這情況江小麥要是不管她,今天就要被李小午揍,這幫男生比起她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成天在學校里欺負低年級同學要點零花錢什麼的,聚在一起不是抽煙就是打架,這次李小午既然還和自己翻臉,恐怕以後他們就要對自己動手,這裡面最有錢的可就數她,她是個白白胖胖的財神爺,這幫混混不勒索她,勒索誰埃

江小麥雖然讓自己吃了虧!可是米安清楚江小麥可沒真的以暴制暴把她們扒拉精光出去丟人,就沖這一點這個江小麥就是個正人君子,不對窈窕淑女,也不對!反正就是正派人,正直的人,反正就是好人,這個時候不緊緊抓著江小麥,那她就是腦子有問題。

江小麥使勁想抽出自己的衣袖,沒成功。

只好站在米安身邊不動彈,斜斜的看著米安,那眼睛再問,你是幾個意思?

米安面露哀求,就是那個意思!

李小午可不幹了,他哪裡被女生這麼下過面子,剛才那一下,權當自己不小心,沒防備,這是偷襲。

他就不相信真刀實槍,江小麥一個女孩子能幹的過他的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