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24章 那種感覺該死的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 那種感覺該死的好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司徒誠一下子站起來快步就往外走,他這樣的老工程師對於機械上的熱愛是刻在骨子裡的,不存在任何官僚主義,他完全沒有想到剛才自己的擔心,全部化為烏有,任何一個工程師都會心裡有疑問,這個設計圖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的他相信李明宇不會騙自己,這種創新的設備第一次投入使用,完全沒有經過實驗考驗,就能成功。

這太讓人驚嘆,司徒誠難免心裡痒痒,不去仔細的看看,他感覺會憋壞的。

王曉光滿臉笑呵呵的跟在司徒誠身後,兩個人一前一後再次進入一車間,司徒誠走到那台連鑄機器跟前,看著快速澆築模型,居然還節省了工序,心裡不能不驚嘆。

剛才臉上還是陰雨密布,這會兒已經露出了陽光。

李明宇和江小蕎從機器的另一邊下來,工人已經可以熟練地操作,對於最初產生的一些小問題江小蕎都一一糾正,現在這台機器已經算是正常進入運轉,原來清閑的工人們也早已經熱烈地投入到工作中,畢竟,誰不希望兩倍的工資。

李明宇看見司徒誠有點兒尷尬,畢竟剛才江小蕎和王曉光那樣去做他都沒有站出來阻止,不過現在看來他站在江小蕎這一邊還是非常正確的。

司徒誠見獵心喜的圍著機器轉了好幾圈,拍拍李明宇的肩膀,「你小子可以啊,你這還跟我藏著掖著有這樣的大本事,不早點拿出來給咱們鋼鐵廠利用,你這不是耽誤事兒嗎?」

到現在為止司徒誠還是堅持認為李明宇才是這個設計圖的發明者,李明宇搖搖頭,「司徒工,這個本事還真不是我的我要是有這個本事,我還能瞞到今天,我的那兩把刷子,你還心裡不清楚,這個設計圖,包括現在這個臨時機器的製造,全都是江小蕎江工一手帶領師傅們做出來的,設計圖也是江工親子畫出來我只換了一個分解圖,所以這個功勞還真不是我的。」

他跟著江小蕎再一次學到了很多知識,尤其是看到江小蕎居然可以自己親自上手焊接,那焊接手藝要比幾十年的老師傅還要精通,讓李明宇第一次開始深深的反思,也許實踐太重要了。

司徒誠抬頭看著李明宇,李明宇目光清澈,點點頭。這人不屑於說假話,也沒必要把這種功勞,歸功到別人的身上,那麼,真相只有一個就是他看不起不以為意的這個新來的江小蕎有有驚天動地的雄韜偉略。

走到江小蕎面前,仔細的打量一下眼前的這個女孩兒,工作服應該幾天都沒有離身,上面到處都是油污還有被撕破的地方,頭髮亂糟糟,眼睛通紅,臉上手上都是油污,看的出來,這丫頭應該是一直都在機器里奮戰。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是一個花瓶,這是一個真真正正肯干實幹的人。

司徒誠低下頭半晌,抬起頭,面對江小蕎的目光,真誠的道歉,也是承認自己的錯誤,「江小蕎,對不起,我這麼大年紀居然還有貌取人,最近幾天,你受委屈了,我希望你接受我的道歉,你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工程師,這一點上勿庸置疑,現在你回去好好休息兩天然後來工程辦公室報道,你的才能用到車間里還是太浪費了,新型汽車的科研課題應該才是你大展所長的地方,我邀請你加入新型汽車的科研組。」

江小蕎抿嘴微笑,被人認可的感覺還是很爽。

「好的,司徒工,那麼我就先回去了!我想李工也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他和我一樣,這幾天寸步沒有離開一車間。一車間都要快成了我們兩個人的家。」

司徒誠點點頭,「行,我這個總工程師給你們兩個放假,回去好好休息然後你們一起來辦公室報到。歡迎你們加入我們新型汽車科研組的大家庭。不過,我還是要批評你們兩個。遇到事情總不能動不動就武力解決,這囚禁領導的事情只能發生這麼一次,絕對不能發生第二次,咱們是法治文明社會,不能用野蠻人的手段來解決。」司徒誠可不希望這兩個人還犯這種錯誤,光是看這小丫頭膽子這麼大,難保下一次遇到有人阻止她還敢這麼干。李明宇是沾了江小蕎的光。..

江小蕎和李明宇去換衣服洗澡,兩個人也的確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江小蕎清清爽爽的換了衣服推著自行車走出大門,這一天忙活下來,居然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幾天沒有初一車間,一車間里熱的像是夏天,而現在一走出大門,感受到的就是寒冷的冬天。

而且今天還明顯的刮著北風,江小蕎把領子拉緊,感覺有些瑟縮,冷啊冷,忽然想念起自己的汽車,她的賓士她的寶馬,她的保時捷,想念那溫暖的空調埃

推著自行車還沒走兩步,斜對面忽然衝出來一個人,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車把。

江小蕎抬頭迎上的是一雙戲謔的眸子,心裡一暖,居然是肖戰。

這個又冷又疲憊的時刻,看到一個關心自己的人出現在身邊,那種感覺該死的好,心裡的天平朝著肖戰那邊又偏了一些。

肖戰接過自行車把,他沒開車,到了省軍區,他現在是團長,肖團長雖然級別和武裝部部長一樣,可是因為地方不一樣,最後就是變相升級,而且因為他負責的是軍隊訓練和科技化部隊的應用方面,感覺更像文職。車子不是沒有配備,可是他更希望可以和江小蕎私人的這種相處模式。

「你怎麼來了?」江小蕎的奇怪,自己連自己今天可以回家都不知道,這位還能未卜先知不成。

肖戰上車,拍拍後座,「我每天在你下班的時候都來等你,好不容易今天才等到您老人家姍姍來遲。」

江小蕎跳上去,這一次沒等肖戰動手,自己自覺的環抱著肖戰的腰,快要冷死了,還是抱抱更溫暖,更何況肖戰身上居然像是一隻大火爐,抱著讓她身上立刻暖合起來,死也不撒手了。

肖戰驚訝於這位的熱情,他們也不過幾天沒見面,江小蕎忽然就態度大變,這親熱的程度都讓肖戰懷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