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30章 劉雪梅只能算是搶了個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章 劉雪梅只能算是搶了個先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終於送走了所有客人,江小蕎攤在椅子上,這飯店就是累,今天開業,還是她們四個都來幫忙,還忙的人仰馬翻,這才一中午晚上還沒到呢,也不知道晚餐會怎麼樣?

應該不會像中午這麼人多吧,中午的時候,畢竟多了肖戰這幫哥們兒,這隻能算捧場的,不能算真正的客源。

幫忙的兩口子走出來,男的看到江小蕎,一直左看看右看看,那模樣鬼鬼祟祟,讓江小蕎一眼就看出來。

「你為什麼老看著我!你認識我嗎?」江小蕎一點兒也沒客氣,直接一句話點破。

他媽這可是小店,但是是要做一輩子的生意,要是遇到有人居心不良,還真不敢用,他們是做吃的誰要是有個什麼黑心眼兒下個毒什麼的,都沒地方說理去。

「你不認識我啦?我是馬小六1男人有些激動的自我介紹。

江小蕎腦子半天當機,仔細搜索自己記憶中這個馬小六是誰?

想了半天,似乎記憶中模模糊糊有點印象,可惜她還是想不起來。

「抱歉我沒想起來,要不然你說詳細點我們在什麼時候認識的?我說不定能回想起來。」

馬小六簡直都要被她打擊到,用手指指著自己,「水煮魚,麻婆豆腐,麻辣香鍋?」

江小蕎終於腦子裡閃過一絲靈光,恍然大悟的說:「你是部隊食堂的班長馬小六1終於認出這個人來,這不是當年非要和她拜把子的那位大哥,怎麼現在陰差陽錯還能到她家店裡來打工。

馬小六激動了,想要去拉江小蕎,又想了想,不太方便,「我記得你,你是我妹子江小蕎,咱們可是結拜兄妹呢,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我後來找過你好多次,聽說你們離開了鎮上,後來我調離的部隊去了其他的地方,再後來就更不好打聽你的消息,沒想到我們能在這裡遇到。還這麼巧我的老闆居然是你媽1馬小六有點兒太激動了,這輩子他在部隊的所有輝煌都是拜江小蕎所賜,要不然就算是他退伍,恐怕也不能安排到省里。

估計也得安排他回老家去,回來老家還不是種地,也沒有什麼好乾的,所以說在省里也艱難,可是他和愛人的戶口總算都落在城裡,工廠效益不好,但是起碼也有個單位,他們兩口子要是在外面打一些零工養家糊口還是沒問題的。

所以他見到江小蕎相當激動那種感激之情,終於找到了發泄口,畢竟心裡記掛著對別人的恩情,卻始終找不到恩人,這也算是壓在心頭的沉沉的大石頭。

江小蕎也明白了,這一段淵源她想起來了,能想不起來嗎?就是因為部隊領導的一個承諾,她才有了運輸公司的工作,後面都是機緣巧合,一步步才走到了這裡,但是追根究底的話,起源還在那裡。

「真沒想到是你,你們現在在這裡生活怎麼樣?」不得不說馬小六也是個感恩的人,畢竟自己只算是簡單的教了一下,要是認認真真的算起來,後來的一切發展都應該是靠自己,不是常說的那句話嗎,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馬小六拉過來自己的女人,「就是俺媳婦兒叫楊巧麗,俺兩個工廠里發不出工資,也多虧在你媽這裡找了個乾的,現在養家糊口肯定沒問題,我們又沒有孩子就是要給老家老人寄點兒錢,剩下自己生活的話,都沒問題,再加上咱家飯店裡還管我們兩頓飯,其實我們都不花什麼錢。」這個楊巧麗一看也是個老實的,因為馬小六一直說,江小蕎是恩人,弄的楊巧麗,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見了江小蕎也是束手束腳。

江小蕎笑笑,「馬大哥,別的話我也不說我知道你是個實誠人,咱們倆也算是有緣分一場,安心在我媽的店裡干,將來發展好了肯定不能虧待你們這些老員工,好好跟著我媽干吧。」她知道馬小六也是個實在人,這一下反而能放些心,畢竟知根知底要比隨便雇個人強。

劉雪梅也沒想到,自己隨隨便便招個人還能招那個和江小蕎是認識的,這倒是讓她心裡踏實多了。

馬小六更是保證,「妹子,你放心,咱媽的店就是你的店,我一定要好好的干,絕對不會出什麼岔子,哥心裡有數,再說咱媽也沒虧待我工資給的不少,我知道好歹。」

兩口子說半天話,就急急忙忙又回廚房去洗菜,說不得再過一會兒,晚上人就要該上了。

劉雪梅問江小蕎,「這兩個人怎麼樣?」她也是頭一回當老闆,雇了人一點兒都不知道怎麼管。

本來就想讓江小蕎把把關,沒想到還沒等著把關呢,就來了這麼一出,跟唱大戲似的。

「媽其實這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是部隊出來的,當初我去食堂的時候,看見人是不錯,待人真誠也實在,你就看著用,考察考察,能用是最好的,畢竟咱家還了解一些,你以後要顧的人還不少,我看著今天挺忙乎,以後我開始上班,二妞他們都要上學,店裡三個人還是有點少,慢慢的再雇兩個人吧,掙錢是一回事兒但是也不能讓自己累著。」江小蕎幫劉雪梅安排,她就怕自己這個媽節省慣了,最後反倒把自己身子骨累垮。

那可不是她的本意做生意目的是為了改善物質生活,更是要享受物質生活,如果因為做生意把整個人都拴住,那就失去了掙錢的意義,掙錢是為了享受真正的生活,需要什麼東西就可以當下拿錢去買,而不是說因為錢變成了錢的奴隸。

劉雪梅嗔怪女兒,「媽知道,這不是生意,剛開始肯定不能大手大腳的,等這幾個月先看看,今天頭一天生意好,那不是有肖戰的戰友給咱們捧場,還不知道以後生意怎麼樣呢,要是每天都只有小貓兩三隻,雇那麼多人還不虧本埃我還沒告訴你其實今天中午生意不錯,肖戰硬要給錢我本來不想收的,可是這孩子說不收不行,說是開門大吉一定要收,這算下來,中午賣了一百二十塊錢呢。我算了算,就算是對半的利潤,這一中午就是60塊錢,這一個月下來就是小2000塊錢,把我可嚇的不行。」畢竟當初做小菜生意,那只是小打小鬧。

江小蕎樂了,「我的媽哎,這才哪兒到哪兒,這不過是剛開始,我保守給您估計一個月下來至少要賣4000到5000塊錢。不相信您看看,以後啊,我還準備明年開第二家分店,在後面分店開滿地,您啊以後就坐著當老闆,每天收錢,恐怕你數都數不過來。」

她可是有長遠打算的,按照現有政策來說遲早經濟放開那是肯定的,到時候下海做生意的人恐怕少不了。

劉雪梅只能算是搶了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