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31章 可能以後你就沒那麼重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章 可能以後你就沒那麼重要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江小蕎因為在家裡休息,第二天專門去肖戰部隊去看肖戰。

昨天肖戰說了那麼多,能把他喝的說出那番話,就證明是喝暈了,她還是有些擔心所以才去看看他,更重要的是,肖戰第二天肯定要工作,也不方便,隨隨便便就跑來找自己。所以她才決定自己送上門去。

反正她也就這兩天可以休息,等休假結束,她也知道司徒誠絕對不會放著她在一邊兒沒事兒玩,人家還指著她的汽車研究方案呢,她夢想中的瑪莎拉蒂保時捷,應該很快就能從她的工廠流水線走出來,到時候,嘿嘿。

一個鎚子砸下來,另外一個江小蕎煽動的小翅膀指著她的鼻子罵。

你長沒長腦子?這是什麼年代啊你的瑪莎拉蒂,保時捷拿出來,估計滿大街都沒人要,你能不能動動腦子,別太標新立異,這裡都是樸實的人需要的不是花里胡哨,那些流線型,概念車,在這裡是沒有用武之地的。

江小蕎耷拉下腦袋,的確自己不能太好高騖遠,在滿大街都是類似拉達桑塔納這樣的車型時代,她的保時捷,瑪莎拉蒂確實有點太,太拉風了。估計她畫出這種車型來會被胡廠長打到爆頭。

想著已經來到肖戰部隊的大門口,直接就被警衛攔祝

「你好,同志,你是幹什麼的?」

「我找肖戰肖團長1江小蕎說明來意。

警衛不由得盯著她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好,你來做一下登記,我給肖團長打電話。」部隊可不讓隨便出入。

江小蕎拿著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和單位。

那邊警衛已經打完的電話,「你好同志肖團長不在,要不然你改天再來。」

江小蕎倒是有些意外,不過肖戰竟然是團長每天的事物肯定不少,說不定要下連隊之類的,誰知道還會怎麼樣,這一點是她疏忽了。

謝過了警衛員,江小蕎轉身離開,準備去汽車站坐車回去。

結果一扭頭就看到肖戰和一個女孩子正肩並肩走過來,女孩兒穿著漂亮的軍裝,底下是一步裙,黑色的皮鞋,軍帽底下是利落的短髮,長得很漂亮,一雙眼睛里能看得出來全是對肖戰的愛慕。正側著身子靠在肖戰的耳邊說話。

江小蕎似笑非笑,看來她正趕上一齣戲埃

難不成在這裡要給她上演一出,腳踩兩隻船,小三兒和正宮的大戰;還是說來個她被直接淘汰出局,可是無論是哪個結局他這心裡怎麼都不舒服,昨天這個男人還貼在她的耳邊告訴她,他想結婚了。今天就和其他的女人親親我我。

就是覺得她好欺負嗎?剛到這裡的時候被劉建軍甩了,那時候她是慶幸的因為他對劉建軍,沒有一點感情,可是現在可不一樣,起碼她對肖戰已經付出了感情,這傢伙要想給她上演現代版陳世美還怎麼著?

肖戰很不耐煩的把身子退後幾步,打開距離,他沒想到李小萌是說真的,李小萌她們的文工團果然到他們部隊來慰問演出,不管怎麼說,李小萌也是自己父親戰友的女兒,人家現在找上門來,還給他送來了母親帶來的特產,於情於理,他也不能把人拒之門外。

問題是這個李小萌現在滿眼都是愛慕的對著他,那一副柔情似水的樣子,讓全團的人都在看熱鬧,尤其是昨天還才跟他出去吃過火鍋的人,簡直眼珠子都要掉一地,那臉上的表情雖然嘴巴沒有說,肖戰一看就明白,絕逼都在說他是陳世美。

他可是真是冤枉,李小萌好巧不好巧非要這個時候感到部隊,這不是找事情嗎?他剛剛跟江小蕎表白,還琢磨著要怎麼解決掉父母跟前的這座大山,還沒等他想出主意,李小萌居然上門來了。

一抬頭一眼就看到江小蕎正似笑非笑的注視著他,背上一激靈,老天爺要不要這麼狗血。

快步走到江小蕎跟前,「蕎你怎麼來了?」就是他昨天用的稱呼,他覺得比起大妞或者是小喬來說,這個稱呼更顯的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獨一無二的稱呼,但有很大的私密性和親近感。

好吧,她江小蕎是新現代的女性,有獨立的人格和獨立的尊嚴,不是那種離開了男人就要死要活,撒潑打滾的女人,好聚好散,什麼事情都說開了。省的中間有什麼誤會,她可不想像電視劇演的那樣,彼此之間你也不說,我也不說,互相躲藏,最後因為誤會而分手,彼此還深愛著對方,這樣狗血的劇情她可不想做主角。

即使她是那個被pass掉的人,輸也要輸個心服口服,明明白白,傷痛也要把傷口刺的鮮血淋漓,不是有人說過,誰還沒有遇過幾個渣男,誰的初戀也不一定就能走到最後,她江小蕎也算是玩了一把奮不顧身的愛情。

「你覺得是不是要跟我解釋一下什麼?」江小蕎覺得自己這個話已經非常理智冷靜。

大家裝什麼,彼此都不知道,還繼續卿卿我我她做不到。

肖戰一愣,這句話的口氣和內容非常不友善,向他透露出的最大信息就是這個女人非常生氣,但是他的嘴角卻不由得輕輕勾起噙著微笑,一向對他似乎都是,有距離感的人,透露出的信息讓他覺察到自己的重要性。

這種在心裡雀躍歡快的感覺根本無法抑制,這就是吃醋,江小蕎因為他吃醋了。

「你現在吃醋的樣子讓我非常歡喜,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不是在單方面付出,你的回應讓我覺得你是在意我的,我很高興。我在你生命中是這麼重要。」肖戰伏近到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距離低聲說出這句話。

江小蕎臉一下紅暈起來,這個男人談起戀愛真讓人要命,這樣的情話幾乎是隨意的就說出口,問題是她還該死的吃這一套,自己聽的臉紅心跳,伸出手指狠狠地捏了一把肖戰的胳膊內側的軟肉,肖戰優雅的笑容瞬間崩裂。

「你如果解釋的不清不楚,可能以後你就沒那麼重要了。」

撂下狠話,讓肖戰大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