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33章 現在你還想嫁給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章 現在你還想嫁給我嗎?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李小萌氣的一跺腳轉身跑走了,她要給馬叔叔肖阿姨打電話,她一定要阻止肖戰和這個女人在一起,這個女人太有心計,太有野心了。

肖大哥要是和這個女人在一起,恐怕被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肖戰拉著她幾乎是疾步如飛,一頭就扎進自己的宿舍,江小蕎根本就是被肖戰拽著再走,兩個人一陣風一樣進了肖戰的宿舍。

江小蕎連一口氣都來不及喘,就被某個男人狠狠摁在了牆上。

臉對臉,呼吸對著呼吸,目光交纏。

某個小女人才猛然覺察,這個氣氛太曖昧了。

想要用力咳嗽一下打斷這種旖旎,結果某男鋪天蓋地的壓過來,唇齒相依,手指插進她的頭髮,某男的荷爾蒙徹底爆發。

江小蕎被某個柔軟的東西闖進唇舌間,腦海里後知後覺的想到,這個男人的接吻技巧真不是蓋的,她選擇徹底沉淪,手指深深地陷進肖戰的肩膀,頭暈目眩的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兩個人的激情。

戰事稍息,在不停止,肖戰覺得自己會崩潰,自制力似乎面對江小蕎已經徹底被丟到爪窪國去,推開江小蕎到一弊距離,還不如說是把他自己撐開一個距離,舉起手指鄭重發誓,「我肖戰對江小蕎一心一意,從今往後,絕不會將江小蕎置身於被別人的刁難和指責之中,我……」

江小蕎手指按在他的唇上,細嫩的手指白皙都讓人側目,肖戰目光火熱。

「我要的不是你為我遮風擋雨,我們是一體,我要的是和你攜手並肩面對所有風雨,無論好也罷,壞也罷,有任何的事情我們共同分擔,我們是愛人,朋友,也是可以安心將後背交給對方的戰友,我不是一個嬌弱的女人,大概也不會那些鶯鶯燕燕的撒嬌手段,我可能也不會討好你,甜言蜜語的哄騙你,我這裡只有一顆真心,一定要你拿你的真心來換。一旦我認定了一個人把心給了他,那麼我會陪他一生,榮辱與共。可是他若是騙了我,那麼我也會讓他嘗到萬箭穿心的滋味,我就是這樣,敢愛敢恨,所以,你選擇我和你在一起,就是選擇了這樣一個我,你確定還堅持絕對不改變嗎?」目光灼灼,恍如群星璀璨,深深嵌入肖戰心底。

他什麼話都沒說,只是一把抱緊她,遇到她何其幸運,「我絕對不會改變,既然遇到你就是我一輩子的選擇,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你,我都會接受,也會愛你一輩子,你說得對,我的女人就是要有和我一起面對風雨的能力,也要可以和我共享幸福的美好,從此之後我們是一體的,我的心交給你,換你的心給我。很公平,我想你也不會改變對嗎?」

這不是疑問句,更是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個女人是一個足以有擔當和他一樣強悍的女人,她要的不是小心翼翼的呵護,而是兩個人相攜相扶的共同進退,難道不是一種幸運。

四目相對,兩個人相視一笑,江小蕎輕啄一下肖戰的嘴唇,這個男神現在是她的,獨自佔有。肖戰寵溺的注視著眼前的女人,心潮起伏,心裡似乎滿滿的都是這個女人,心房的每一個角落裡都是她。

「我們結婚吧1肖戰不知道求婚是不是這個樣子!需不需要一個儀式,可是他知道的是這是他想要迫切宣誓他的主權,並且想要和一個女共同生活的決心。

江小蕎搖搖頭,肖戰失望,「為什麼?」他不相信江小蕎是優柔寡斷的人,那麼就是自己有那一方面不是江小蕎滿意的地方,為了她,他不介意改正。

「我想我有權利知道韓越的事情,畢竟如果我想要和你結婚,你嫂子就是你的前女友,你如果不說清楚,我恐怕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和她相處,況且難道你不覺得這太狗血了,你的前女友成為了你的嫂子,以後我們就會是親戚親戚就會有來往,大家彼此心裡都會有疙瘩,難道說你大哥不會有疙瘩嗎?這也太怪異了。」難怪江小蕎追問,這個命題就算是自己那個不夠開放的社會,呂見不鮮,可是一般都會有一些反轉化的劇情在裡面,愛恨情仇,多不勝數,問題是她要找個男人結婚,是為了過日子,兩個人開開心心,甜甜蜜蜜過自己的小日子,可不是為了彼此看對方不順眼你找我的茬兒,我找你的毛病,時不時的刀槍劍雨唇槍舌戰來一番明的暗的勾心鬥角。

更可恥的說不定某一天看到某些怪異的畫面,然後上演一出前女友找前男友傾訴苦楚,然後上演什麼擦出舊情復燃的火花,然後她這個悲催的可憐的小媳婦兒就被人家直接out。

她可不是來當炮灰的,她是主角。

肖戰額頭抵著江小蕎的額頭,眉眼裡都是笑容,她相信她看到的是調戲的笑容,這個時候這個小子當然得意,自己這一番話就是妥妥的打翻了醋罈子。

「韓越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比我小兩歲,小的時候成天追在我的屁股後面小哥哥小哥哥的叫,而我也非常得意地充當著一個大哥哥保護妹妹的責任,直到我們長大,我上大學的時候,馬上要分開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喜歡韓越的,於是我跟她表白,我們順理成章的在一起。我們都以為這就是愛情。

可是在我大學第二年的時候,暑假回家的時候,才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韓越已經和我哥哥在一起,她看馬驍的眼神和看我的完全不一樣,那時候我就明白她愛的是我哥哥,而我哥哥和我的關係並不好。我們是同父異母,在我哥哥的心裡我媽媽,我妹妹,我們都是外來入侵者,佔有了屬於他的所有東西,他喜歡搶我的東西小的時候的玩具長大一些的書本,現在則是女人,於是我退出了,我退出並不是因為他是馬驍,而是因為韓越愛的人是他。

這就是你想知道的所有的故事,也是我沒有告訴你的我還有一個複雜的家庭關係,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妹妹,所以你現在還想嫁給我嗎?」肖戰沒有隱瞞一切,合盤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