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35章 一個活脫脫的寵妻狂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 一個活脫脫的寵妻狂魔(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接下來的日子,江小蕎幾乎過的順風順水,鋼鐵廠的汽車研發組所有的工作進度在她的帶領之下,突飛猛進,很多疑難課題都被江小蕎的創新的想法和點子解決,她幾乎成了司徒誠手裡的寶貝,從當初的恨不得早一點兒攆走,變成了捧在手心兒里都怕碎了。

也是江小蕎的到來,已經讓省一汽的工作進程加快了不止一個月,江小蕎20歲生日來臨的時候,省一汽正式掛牌兒開始生產。

而這個時候肖戰的母親肖玫帶著馬瑤來到了省城,當然來看兒子是一方面,最大的原因還是李小萌的通風報信,她居然聽到兒子身邊有了一個未婚妻,還是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李小萌的描述里這個未婚妻粗魯,野蠻完全沒有禮貌,就是個鄉下出來的野丫頭,肖玫可不是一般人,也絕對不會因為別人的三句兩句話就直接定性一個人的罪。她好奇的是能讓這個是女人為洪水猛獸的兒子擔心,成為繞指柔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子,在她心裡,門當戶對是一定要的,可是如果能打動兒子,從小兒子心目中不可或缺的女人,帶他她走出韓越的陰影,那麼只要她不是糟糕到讓人難以目睹,還是可以接受的。

在肖玫心目中自己的這個兒子是最重要的,一切都可以因為兒子而妥協。馬瑤馬上就要結婚,還有一個月就要舉行婚禮,這一次也是因為好奇哥哥到底找了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專門陪著肖玫來做視察的。

江小蕎當然不知道自己的逍遙小日子算是終結。

下班,一看到大門外那輛綠色的吉普車,江小蕎嘴角止不住的揚起,是咱家的肖戰到了。肖戰的上下班時間遠比江小蕎要準時,常常都是肖戰坐在大門外的汽車裡,一直等到她下班為止。當然她無數次的加班的時候,肖戰則是在外面的汽車裡陪她一起加班,兩個人都心知肚明的知道,但是江小蕎沒說過不讓肖戰來,肖戰也沒說過要繼續這樣做,但是兩人心有靈犀的明白對方的心意,哪怕只是在離得很近的同一塊土地上,感受到彼此都是一種快樂和幸福。

這兩個人明顯就是沉浸在愛情的樂不思蜀的兩人。

肖戰打開車門,江小蕎飛奔過來,已經馬上要過年,數九寒冬的天氣,著實讓人冷的厲害,江小蕎完全不顧風度的裹著一身棉大衣,輕薄的羽絨服省城的百貨商場里並沒有,這也讓她非常的灰心喪氣。

在這個年代陌生的國度享受不到物質的飛躍,這個不是拿錢就能買到的時代。

「好冷1江小蕎說著就竄進車裡,搓著手指,這幅身體可是一個怕冷型,一到冬天,手腳冰涼,睡在被窩裡到天亮腳都還是冰冷的,害得她覺的太辛苦,好想念那種空調暖氣的房間。

他們的樓房裡可沒有暖氣這一說,鋼鐵廠的老舊樓房家家戶戶還在用煤爐取暖,所以冬天的時候屋子裡的確算不上暖和。可苦了江小蕎這樣的小冰塊。

肖戰坐進車裡,關上門,笑著脫下手套,用自己的大手捂住江小蕎的小手,一接唇猶如火爐般的手,那溫暖的滋味兒立刻讓江小蕎舒服的嘆息,忽然腦迴路就歪了樓,肖想著,冬天的寒夜裡,要是抱著某隻大火爐睡覺,該是怎樣的溫暖愜意,相信,別說她是手腳冰涼,就是真的是一塊兒冰塊,恐怕肖戰也能捂暖了。

主要這人的火力太強盛,這就是一款絕對烈焰熊熊的愛妻牌火爐。

肖戰探身從後座拿過來一個袋子,遞給江小蕎,那神情神秘兮兮,帶著小孩子獻寶的雀躍,鼓動她打開。

江小蕎疑惑的打開,哇塞!兩隻眼睛那個閃閃發光就像是1000瓦的白熾燈泡,抱著肖戰給親了一口,立刻讓肖戰紅了臉,這裡可是鋼鐵廠大門口,人來人往的,雖然他倆的關係已經在劉雪梅那裡過了明路,可是她還不是他的妻子,就算是他的妻子,這種公共場合也會是有礙風化。

當然如果江小蕎的熱情可以持續到,肖戰的宿舍的話,肖戰是非常樂意欣賞自己小嬌妻的熱情,更加非常樂意配合。

「羽絨服!肖戰你可真行,這東西從哪裡弄來的?」江小蕎心心念念的羽絨服出現在袋子里,雖然是可恥的棗紅色,絕對不是江小蕎喜歡的顏色,可是和現在的藍色的棉大衣比起來,這絕對是天仙的服裝。

「是戰友從海城帶回來的,他正好出差到那裡,我就托他帶了一件回來!怎麼樣?喜歡嗎?」肖戰早就聽江小蕎碎碎念了很多次,知道這個羽絨服已經成了江小蕎的怨念,所以有機會怎麼會不成全自己的媳婦兒。

江小蕎立刻換上,還好不管哪個年代,羽絨服的質地是又輕又薄,這一點絕對不容懷疑,而且她相信現在肯定用的是實打實的鴨絨,穿在身上一下子就暖和起來。

「非常喜歡1江小蕎沒想到肖戰對她還真的是上心,畢竟這東西要不遠千里才能弄到,按照現在的交通標準,坐火車可要三天三夜的,所以這一件羽絨服得來不易。

「肖戰,謝謝你1這不是客氣話而是感動,雖然沒有鮮花浪漫,但這份禮物實在的讓人感動。

肖戰摸了摸江小蕎的頭髮,絲滑黑亮,劃過他的手指,「傻丫頭這麼客氣幹什麼?你是我的未婚妻,為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何況你只是想要一件羽絨服,又不是要天上的星星,難度太低了,為夫如果不滿足都對不起自己。」肖戰同志已經開始朝著油嘴滑舌的方向發展,似乎已經有愈演愈烈的傾向,而且可以說肖戰現在整個兒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寵妻狂魔。

估計現在江小蕎要是說要天上的星星,這位恐怕二話不說也要想辦法去造太空飛船,肖戰的底線幾乎已經是退的沒邊兒了。

江小蕎笑的像一隻偷油的老鼠,那小模樣著實讓人愛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