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1章 我要進江家的大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章 我要進江家的大門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馬瑤簡直要被氣瘋了,她指著江小蕎口不擇言:「江小蕎你還要臉不要臉?怪不得你媽會離婚,怕你身上學的這些跟男人勾勾搭的本事,都是跟你媽學來的,怪不得你爸不要你媽,有其母必有其女看你的樣子就能知道你媽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就是個狐狸精。」

「啪啪啪」

馬瑤直接被耳光打的頭暈目眩,她根本沒想到坐在那裡的江小蕎會直接動手,在她的設想中江小蕎被自己罵了之後,要麼就是捂著臉痛哭流涕找大哥做主,要麼就是上來和自己爭辯,當然,最好是對罵起來,罵的越凶越好,這樣反正這一家店是江小蕎親媽的店,這樣的爭吵過後輿論的力量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經過,江小蕎名聲算是徹底完了,而且和她這個未來的小姑子直接吵架,他父母也會對江小蕎產生極大的反感,就算是她自己的哥哥肖戰,她也有把握起碼是疼愛自己的,就算今天不能維護自己,以後這件事只要被肖戰想起來。就會成為他們之間的一種隱患,這樣的日子肯定不能過。

可是她完全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兒根本不按照她所想的套路來走,簡直是瘋狂的直接上來就動手,而且是毫不客氣的開打,完全沒有絲毫的顧忌和忌諱。簡直膽大妄為到天理不容。

「你,你敢打我?我告訴你我讓我哥哥不要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休想進我們馬家的大門。」馬瑤這種天之驕女一向被人捧在手心裡,這還是真的第一次被外人這樣當著所有人的面打臉,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打臉。

江小蕎拍拍手,「我有什麼理由不打你?你以為你是誰?為人子女如果可以看著別人當著自己的面侮辱自己的父母,我還能穩坐泰山的話,那麼就不配當個人,無論你是什麼樣的身份,你會和我有什麼樣的關係,只要你觸動我的底線那麼,我的手一向比我的嘴動的更快。

況且你算個什麼東西?如果認真說起來搶走別人的未婚夫,這樣的,不過就是你的家世,如果沒有了你的父親母親在你背後的撐腰,恐怕就憑你剛剛囂張的樣子,你活不到現在。自己當了小三搶了別人的東西,還能到被搶的人面前耀武揚威,我也是醉了臉皮厚到這種程度,簡直就是天下無敵。

我告訴你在讓我聽到你對我媽不尊重的話,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有本事你可以試一試,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這個膽量。」江小蕎斜睨馬瑤,那只是囂張到根本不在乎對面的肖玫。

肖玫冷然,固然是自己的女兒一開始做的不對,可是這個江小蕎囂張卻是明明白白,實實在在。這個女孩子怎麼可以做到如此的有恃無恐,甚至根本都不擔心自己這個未來的婆婆對她的看法,更沒有在乎過她身邊,未來那個丈夫的想法,就這樣直接打了自己未來的小姑子。

「肖戰,你就這樣看著你妹妹被欺負?」肖玫看著肖戰問,更是指責。

肖戰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小蕎,仔細手疼,坐下來喝杯茶喘口氣,可彆氣壞了。以後這種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免得自己心情不好。」

江小蕎簡直都想噴一臉肖戰茶葉水,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還嫌她媽和他妹妹不恨自己啊,死命的往她這裡拉仇恨。那到底是她親婆婆和親小姑子呢,還是肖戰的仇人呢。

馬瑤捂著臉哭倒在肖玫懷裡,「媽,哥幫著他們都在欺負我,你再不管管我們家的臉都被哥丟光了。」

肖玫拍拍女兒的肩膀,「江小姐,看來你是非常不想進我們家的門,那就明說,何必動手呢。一般情況下我們也不會強人所難,你這樣做,似乎大家臉面上都不好看。」

她已經看出來江小蕎是個驕傲的女人,那麼她就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被別人厭惡,恐怕這個激將法下去,這個女人就會自己自動說出不進他們家的門。

江小蕎笑了,「的確,我對於進馬家的門沒什麼興趣。」

肖戰借口,「小蕎當然,對進馬家的門,沒什麼興趣。因為明明是我要進江家的門。」這話一出,肖玫和王志輝都倒抽一口冷氣,這個肖戰還真敢說。

肖戰平靜的看著母親肖玫,「如果爸爸媽媽不同意小蕎進馬家的大門,那正好小蕎本來就想招個上門女婿,我岳母對我就像親兒子一樣,我進江家的大門,也沒什麼大不了。您說呢?媽1

肖玫啪的一拍桌子,她是真的沒想到自己的兒子一向沉穩有加,成熟穩重,對待他父親和她這個母親也是孝順聽話,今天居然能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做人家的上門女婿!要知道哪一個正經人家願意把自己的兒子給別人做上門女婿。這不就是活脫脫再打自己和馬文龍的臉,一個堂堂軍區司令員的兒子做了別人的上門女婿。

他們一家子以後怎麼在別人面前抬起頭來,這不就是兒子,明晃晃拿來威脅自己的一把刀。這把刀還幫著外人往自己家人心頭上捅。

「肖戰,你都已經鬼迷心竅到這個程度,為了眼前這個女人你連父母妹妹你都不認了,難道你就不怕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會耽誤你在部隊的前程,部隊的所有人你的戰友,你的上司,你的屬下知道了,你成為了別人的上門女婿,會怎麼看你?你的男人的尊嚴還要不要?因為這個以後你也許再也不能往上升,這輩子仕途止步。就為了這麼一個女人,你值得嗎?」

肖戰看了一眼江小蕎,眼神中滿是深情,「只要是為了她什麼都值得,如果沒有了她您所說的那些對於我又是有什麼意義?我想要保護的我想要愛的人我都沒有能力去保護,去真正的愛,那麼何談我去保家衛國,更加何談什麼事業前途。」

江小蕎握緊肖戰的手,「伯母,您放心,肖戰我會好好照顧,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會姓江以外,其他的孩子都會跟父親的姓。」有一個男人願意捨棄一切的名聲為浮雲,來守護在自己的身邊,她當然會和他同心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