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2章 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繼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章 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繼續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肖玫一下子軟到在椅子上,這一場戰爭他們已經輸了,她沒想到兒子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麼絕,絕到可以捨棄自己的尊嚴前途,捨棄自己的一切為了和這個女人在一起。

她現在阻止的話,意味著就是把兒子推進了江家的大門。可是不阻止,就意味著要讓這個女人走進馬家的大門。哪一個都不是她願意想得到的結果。

肖玫苦惱的思索,現在絕對不是和兒子起紛爭的時候,現在肖戰的所有心思都在這個女人身上,所謂的鬼迷心竅,正在最高峰,所以根本什麼都聽不進去。自己不能硬來,說不定沒拆散他們,反而拆散的是兒子和這個家的所有感情。肖玫也是個當機立斷的人,立刻臉上露出微笑:「肖戰,你說什麼呢?媽怎麼會為難你,媽,剛才不過是想試一試你的未婚妻跟你是不是站在一條戰線上,能不能夠同心協力一致對外,你呀,這麼大的孩子了還不能明白父母的苦心。真是,讓我說你什麼好。」半真半假地數落把這件事硬是強拉硬套的弄成了一個考驗。

肖戰微笑,江小蕎也噙著微笑,到底是什麼?也許只有大家自己心知肚明,話就不需要說透了。

馬瑤驚訝於母親的投降,立刻心裡委屈,剛想說什麼,被肖玫的眼神制止。

「江小姐,既然肖戰已經認定了你,那麼過幾天和肖戰,一起來家裡吧,畢竟也該正式見見他父親,家裡也是他父親說了算。不過他父親很疼愛她應該是會同意你們的婚事。人一輩子就結一次婚當然需要,家裡大人的祝福,你說是不是啊?」肖玫話裡有話。

江小蕎笑著點頭,「那謝謝伯母過一段時間我會和肖戰去京都看望伯父的,我相信伯父也會喜歡我的,畢竟孩子喜歡的父母一般都會喜歡,不是有句話愛屋及烏,我相信我以後有了孩子也會這樣。」唇槍舌劍。

肖玫微笑,這丫頭還是一步都不讓。

這個性子睚眥必報,肖玫更加看不上,她還就不相信了,以她對兒子的了解,平日里,她只是不屑於動用這些卑劣的手段,要是真的想拆散他們,她倒不覺得這是個難題,走著瞧吧!江小蕎!

「肖戰送我和你妹妹回去,正好我還有些話也要和你說1肖玫神速自若地起身。

江小蕎微笑著把幾個人送出大門,這個時候她應該給肖戰的除了信心就是信任,沒必要庸人自擾。

肖戰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兩個人彼此明擺的目光交纏,然後分開開車離去。

王志輝看著肖戰把兩個定時大炸彈帶走,心裡終於送了口氣身上所有的負擔終於能夠卸下來,在回頭看了眼還站在台階上目送肖戰的汽車離開的女孩子,那眼神里都是欽佩,這樣的戰鬥力這樣彪悍的女人,也就只有肖戰能配得上吧。

也難怪肖站那小子為了未婚妻,簡直不惜大開殺戒威脅自己的父母,也難怪,這小子敢明目張的打結婚報告,那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他的父母,如果不同意他的婚事,他就直接入贅。這還真是,肖戰能幹出來的,破釜沉舟的事情。

看來各人有各人的緣分,肖戰已經完全放下韓越的事情,真不知道這是一件讓人值得高興的事。還是一件讓人值得悲哀的事情。

江小蕎回到店裡,來不及喘口氣就被劉雪梅直接拉進了小的辦公室里。一關上門那就是一頓數落,「你這孩子,脾氣怎麼還是那麼爆。當著你未來婆婆和你未來丈夫的面打你未來的小姑子,你讓我怎麼說你你長沒長腦子?第一次見面不說大家留個好印象,你既然還動手打人,這以後還能讓你婆婆看好你。恐怕以後你們結婚你婆婆心裡會膈應,肖戰現在不說什麼將來想起這件事那心裡能對你沒有看法,你這孩子什麼事兒就不能忍一下。」剛才那個場面,把劉雪梅在那邊嚇得提心弔膽,要不是實在不方便,她都能直接衝下去。

看著女兒動手的那個場面,劉雪梅都想暈過去,這孩子,怎麼現在越學越暴力。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非要用武力解決。

「媽,你知道我打的那個是誰?」

「不是你未來的小姑子?我可是問過王志輝了他說那是肖戰的妹妹。」劉雪梅給江小蕎端過來炒好的土豆絲!這孩子剛下就看到吃的眼冒綠光!明顯是餓了,劉雪梅捨不得餓著自己的閨女,雖然嘴上使勁兒的數落。可是手裡也沒停著給自己家閨女端飯。

江小蕎拿起筷子加了一口土豆絲,「那個是肖戰的妹妹叫馬瑤,也是,劉建軍的未婚妻1

「什麼?怎麼又和劉建軍扯上關係了?」劉雪梅停下正在給江小蕎盛稀飯的勺子,有點兒糊塗。

「媽,您忘了,咱們在百貨商場里買自行車的時候遇到的劉建軍和他的那個未婚妻就是這個馬瑤,你想想,冤家路窄這次我們遇到了,她能說好話,張嘴就是胡說八道,既然我肯定不能在肖戰的媽媽和妹妹眼裡留下好印象,我幹嘛還做做的去裝這個樣子,還要被人家背後看笑話。

所以了她敢胡說八道我就敢,巴掌招呼她,我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們她要敢再來鬧事我見她一次揍她一次。」江小蕎滿不在乎,事情既然不然朝著自己期望的方向發展,當然是要繼續努力前行。

劉雪梅開始發愁了,把稀飯給江小蕎端過去放在面前,坐在女兒的旁邊發愁,「我怎麼都沒想到勾引劉建軍的那個狐狸精會是肖戰的妹妹?哎,他這個妹妹姓馬,他姓肖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和未來的婆婆小姑子鬧成這樣,劉雪梅非常擔心以後女兒的日子。

畢竟一個婆婆要是想要拿捏一個兒媳婦有的是辦法,自己當初被江在山的媽可沒少磋磨,現在絕對不希望女二還走上這條路,現在的劉雪梅已經不像以前,想的最多的不是隱忍,而是最大限度的保證女兒們的權益,肖戰雖然好,可是也不能讓自己女兒受委屈埃

劉雪梅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繼續這門婚事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