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4章 不是明智之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 不是明智之舉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江小蕎第二天上班精神不要好,也是誰遇到這樣的事,恐怕精神都不會好。

不過到了辦公室迎接她的更是晴天霹靂,辦公室里小道消息,正在議論紛紛,據說胡志明廠長要被調到另外一個省去做主抓經濟的幹部,他們鋼鐵廠將迎來新的一位空降廠長。

每一屆廠長的換任,意味著廠里各個職位的大換血和改動,所以所有人能不心慌意亂才怪,自己的切身利益要面對風浪,還能不能在這個位置上繼續工作下去都是一個未知數。

江小蕎一聽也是醉了,可是她也沒有辦法改變這種格局,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要知道現在的鋼鐵廠不僅僅是鋼鐵廠還面臨著,新的一汽的建立,新廠長的到來,就不知道這會在政治上意味著什麼樣的改變。

因為人心惶惶,大家其實都無心工作,江小蕎是完全不需要工作,因為新一汽的車型的構造圖,已經都完全完工,她基本上已經完成自己的任務,當然汽車的發動機不是自主研發的而是從國外進口的,這一點上江小蕎沒有挺身而出,是因為現在的技術和江小蕎那個時代的技術完全不是一個水平和檔次,她冒然提升技術,會給自己引來很大的憂患,如果被所有人當做異類,哪怕只是天才的異類,恐怕結局都不是什麼好下常

所以江小蕎直接保持不動聲色,只是在汽車的外形構造上做了一些創新和改造,這已經很讓人驚艷,有時候藏拙似乎也是一個本事。

就這樣汽車品牌也是冠上了江橋的名頭,這已經很招人注意,江小蕎已經儘力在合理的解釋出來自己的能力,畢竟有些知識根本現在還沒有,總不能任何科研課題都沒有進行實驗過,你就憑空製造出來創新設備,這不符合常理,連鑄設備一次可以說叫做創新,如果所有的創新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那就是很有問題。

對,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上並沒有任何資金創立的實驗室,也沒有任何科研的項目交給她,你光靠腦子想一想就能創新出來,那誰都能創新了。

下班幾乎是轉瞬即逝就到了。

江小蕎推著自行車下班,出了廠門口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平日里肖戰停車的地方看過去,果然沒有車子的影子,今天肖戰應該很忙,起碼要陪他那個母親和妹妹,正準備騎上自行車回家,忽然就看到大門口的樹旁站著的一個身影。

嘴角勾起,好吧,看來她今天想早點兒回家,應該是不可能了。

推著自行車走過去,「伯母您好,您是來找我的吧?」還有問站在鋼鐵廠的門口,不是找她江小蕎,還會去找其他人嗎?

肖玫微笑,「江小姐,我們找個地方談談怎麼樣?」她可是有備而來的,既然肖戰那裡行不通,她只能希望從江小蕎這裡找到突破口,她已經今天簡單的調查過江小蕎的經歷,可以算是一部勵志的奮鬥史,這樣的女孩子不會沒有野心,人只要有野心有**,那麼就會有所求。

有所求,她並不怕,她最怕的是無所求,一個人如果沒有所求你是很難打動她的。

江小蕎想想,這裡可沒什麼咖啡廳什麼的,唯一可以去的大概就是小飯店。時代還跟不上進步的腳步,對於她這樣的人來說的確是苦惱。

「好的!既然您來找我,必然已經有了理想的地點。」她才不會主動去找地方,這樣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弱點,她可不會善良的認為眼前的未來婆婆是來找她喝喝茶吃吃飯,聯絡感情的,最大的可能,當然是和平談判。能讓她和肖戰分手就是婆婆的心意吧。

肖玫指了指前面!那裡有一家小的牛肉麵的攤子,搭著棚子,這個時候人還不多!畢竟下班的人都趕著回家,誰有有心思在外面吃飯,在說這家離得鋼鐵廠很遠,和前面幾家小飯店比起來,的確是沒有優勢,所以還真的是一個談話的好地方。

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安靜的走到麵攤跟前,江小蕎把自行車只好鎖上,然後和肖玫走進去,兩個人找了一張偏僻的桌子,實際上這個攤子上,只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夥子正在吃面,空蕩蕩的沒有其他人。..

兩個人坐下,老闆上來熱情的照顧,他這裡地理位置偏僻能來一個客人都想儘力拉祝

兩個人點了兩碗牛肉麵,老闆趕緊去忙和。

「我的來意恐怕你應該明白1肖玫看著這丫頭居然這麼沉得住氣,自己不開口這丫頭,就可以一直保持沉默。心裡的忌諱更加加深。

江小蕎搓手指,她的暖爐今天沒有來,還真想念那個瞬間就可以讓人感覺溫度上升00°的暖爐。

「伯母,我不明白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有話您就直說,我想不管您找我是來做什麼,肯定不會是為了和我吃這一頓飯。」

「江小姐,你很漂亮,也很聰明,能幹,也很堅強,你母親帶著你們生活的也現在非常不錯,你應該是很多母親眼中非常滿意的兒媳婦人眩」肖玫誠懇的說道。

江小蕎點點頭,「您的潛台詞就是說我並不是你心目中的兒媳婦人眩這一點昨天似乎大家都彼此心照不宣,我想您大概也不是我眼中的婆婆人選,可是有什麼辦法呢?肖戰很愛我,而我也很愛肖戰,彼此兩情相悅,大概在您不能阻止肖戰和我結婚之前,我們只能彼此慢慢適應。」

「江小姐,你很囂張,既然你很篤定肖戰非你不娶,那麼你這種態度對待未來的婆婆,似乎不是明智之舉,難道你認為肖戰在你們結婚之後會容忍你對我的不尊敬嗎?」肖玫沒想到這個江小蕎居然敢如此放肆,簡直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我一直認為尊敬是對彼此來說的,我尊敬你同樣也給了我回報,不是常說人心換人心,如果只有我對你的尊敬而你對我一點都不尊重,那麼想來我也不會把這種尊敬給您的,這不是基礎嗎?」江小蕎一點也不在意,肖玫已經對自己先入為主的有了看法,自己就算讓她踩在腳下,恐怕換來的只能是認為自己是卑躬屈膝的巴結討好,既然是這樣還不如乾脆就刀對刀,劍對劍,名槍名刀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