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49章 是做了什麼虧心事(26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章 是做了什麼虧心事(26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小戰,那個女孩子怎麼沒有帶回來啊?正好可以讓家裡人都見見嗎?又不是見不得人,難不成這麼上不得檯面?」馬文麗張嘴就已經給江小蕎定下了罪名。

「姑姑,這是馬瑤的婚禮,我想馬瑤和我未來的妹夫都一定不想看到我把她帶來,再說過一陣子不我會就是帶她上門拜見父母,這一次就算了吧。」

「為什麼她不敢見馬瑤和劉建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成?」馬文麗其實已經聽肖玫說了個大概,心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江小蕎就是個狐狸精,這時候說話幾乎是句句帶刀,刀刀刺骨。

肖戰臉色一沉,「我好像反恐怕是馬瑤和劉建軍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我怕把她帶來這兩個人羞愧的連婚禮都不可能舉行。一個陳世美和一個搶了別人男人的小三兒,怎麼當著人家受害者甜甜美美的過日子。」想要攻擊江小蕎,就是在攻擊肖戰。

馬瑤立刻豎起了渾身的刺,眼淚都冒出來,哭著喊:「誰是小三兒啦?我是你妹妹,有你這麼說你親妹妹的嗎?你為了一個外人一個那樣的女人你就這樣說自己的那個人,媽根本就沒說錯那個女人就是個狐狸精,把你迷的神魂顛倒,六親不認。」劉建軍也是鐵青著臉,一隻手還抱著馬瑤,安撫地輕輕拍著她的背。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肖戰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這些事件是挑出來,為了一個江小蕎,簡直真的是六親不認,他失望的明白,自己錯估了江小蕎在肖戰心中的分量,所以才製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難堪。

「你既然敢做自己難道不敢說嗎?難道不是劉建軍和江小蕎有婚約的期間,你和劉建軍走到了一起,因為你們走到了一起,所以劉建軍才和江小蕎退婚,怎麼,難道這個不是事實?」想要傷害她的女人,那麼就做好準備承受他的怒火。

馬瑤瘋狂的喊:「劉建軍和她沒有感情,那都是父母之命,我們才是真正相愛走到一起的人,她不知廉恥的給劉建軍家裡送錢,任何一個訂婚的好女孩兒會這麼做嗎?她才是那個痴心妄想的人。」被自己親哥哥自己是是小三,馬瑤都要瘋了。

馬文麗也火了,看來嫂子說的一點兒錯都沒有這個女人,非常有心機和手段,已經讓肖戰徹底的站到了她的那一邊,「小戰,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妹妹,現在不是講究婚姻自由,戀愛自由。他們只要沒結婚,你妹妹就沒有錯,爭取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幸福婚姻有什麼錯。你為了一個外人這麼說你自己的妹妹。你太過分了1..

馬文海有些不悅,沒想到肖戰現在居然這樣頂撞長輩,和以前那個孝順溫和的孩子完全不同,肖戰就像是一隻刺蝟見誰扎誰。

「小戰,這樣的女人,無論誰對誰錯,你和她在一起難免會讓別人覺得她會是居心叵測,況且我還聽說他父親是個殺人犯,雖然已經死了但是殺人犯這個罪名是不可能,因為人死去而抹塞媽媽一個離婚的女人帶著四個孩子,這樣的家庭背景對於你以後的前途都是絆腳石,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以你的條件你想要長得漂亮的還是有家庭身份的,都是一句話的事情,何必為了一個女人和家裡人鬧成這個樣子。」

肖戰抬頭,看著馬文龍,「爸,你也是這個意思嗎?」他總算明白這場家庭會議就是針對他的,而且所有人達成了一致意見。」

馬文龍點點頭,「你母親回來跟我說了那個女孩子的情況,首先不論她家庭如何,光是她和瑤瑤之間這種複雜的關係,就不適合進我們家這個門。否則以後你們四個人之間相處會有很大的困難,到時候一旦有糾葛,即使是公平的對待,恐怕你妹妹和他都會覺得不公平。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你和她分手吧,趁著現在還沒有結婚,對她還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分開是最好的選擇。」

肖玫已經走出來,外面客廳里這麼吵,就算她想裝聾作啞也不可能。何況她知道兒子清楚這一切都是她做的,她不出來說話會讓人覺得心寒。

「小戰,分開吧,那個女孩子不適合你,家裡所有的大人都是為了你好。我們沒有一個人想要害你。她跟我們家門不當戶不對。尤其是你這個女孩子心思太重,這麼聰明的一個女孩子你鬥不過她,兒子聽媽一句話,分開吧,韓越當初你那麼喜歡她,這一切不是終究都能過去。現在這個女孩子跟你在一起也不過才半年時間,等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沒什麼過不去的。世界上沒有誰離不開誰。」

肖戰微笑,「爸媽!大伯!姑姑,你們今天是專門為我而來,你們苦口婆心了半天,大概我媽沒有跟你們說過,你們不同意的話,我會……」

肖玫大聲喝止肖戰,「好了你今天坐飛機太累了,趕緊上去休息,你妹妹明天就要結婚了,所有的賓客明天都要到。你能不能為她考慮一下,媽求你了!什麼話都不要說等明天婚禮,這結束之後我們再談好嗎?別傷害你妹妹,一個人一生只有一次婚禮,你難道希望她帶著遺憾結婚1她非常明白肖戰一旦說出那些話,馬文龍的脾氣和性格一定會暴跳如雷,甚至會因為這個話立刻把肖戰趕出去,斷絕父子關係,到時候恐怕就是一場雞飛狗跳。

她不能破壞女兒的婚禮,當然,更重要的是她不能破壞自己計劃好的一切,所以苦苦哀求肖戰,知道自己的兒子心軟,其實對著外人可以鋼硬到冷血無情,可是她是他的媽,孩子會不忍心的。

肖戰低頭起身,「爸媽,大伯,姑姑我回房間去了,待會兒就不下來吃飯了,我約了哥們兒出去吃飯。你們也不用等我,我肯定會好好的出席明天的婚禮,不會破壞妹妹的幸福。」他必須妥協,自己的親媽已經低聲下氣到這種程度,他不能不給臉面。

肖戰上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