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60章 我們可不敢坐這樣的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 我們可不敢坐這樣的車(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方廠長,如果實驗不方便讓我們看那就算了。實驗不成熟,我們可以理解。」肖戰悠悠的開口,把方浩宇架到火上烤。

方浩宇氣得簡直要罵娘,自己的下屬這麼不給自己臉。

還碰到一個這麼挑事兒的貨,當著這麼多領導的面,他如果說,不方便讓人家看豈不就是說他們的車有很大的問題。這不是自己打臉是什麼?

最後重要的是,這車安全有問題,以後誰還敢買,別說訂單,只要這一次在領導眼中留下這種印象,以後一汽基本上別想政府訂單,靠賣給市場,那他還不虧死,他可指望著一次成神,站穩腳跟,現在給他吃工人不服,底下的人畢竟是新來的和老人之間衝突矛盾是肯定的,他非常需要這一次的成功。

「王總工程師立刻實驗,這是命令1方浩宇發火兒了。

王總工程師左右為難,他心裡有數,側碰實驗和翻轉實驗的結果他都隱瞞了沒有告訴方浩宇,就是不希望方浩宇因為這件事耽誤新車的出廠,畢竟新車一旦實驗過關就面臨整車流水線操作,一汽的流水線日程已經迫在眉睫,方浩宇又急功近利,要求他們沒日沒夜的趕工。

有些技術方面他們還非常不成熟,能借見到的國內國外技術都非常有限。

可是現在如果不實驗,他也知道這是不給方浩宇這個廠長面子,在這麼多省里領導的面前,拒絕廠長的命令,也就相當於是直接告訴省里的領導他們的車有問題。

可是如果實驗的話,如果這次的結果還不理想,恐怕丟面子的還是方廠長。

方浩宇一看王工程師居然還沒有動,簡直頭上都是蘑菇雲。

肖戰涼涼的又開口了,「方廠長到底還實驗不實驗啊?要是很為難我們就不看了,也是,你看我這人嘴怎麼這麼臭,非要看什麼側碰和翻轉碰撞,有點兒沒事兒找事兒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們這當兵的,性子直,開車也猛,這經常開著車不小心就會側翻或者是翻轉,所以對這個比較在意。這車的側翻碰撞和翻轉,碰撞還真沒什麼意義。大家不看也沒什麼。」

方浩宇氣的肚子疼,你這翻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還跟我說什麼大家不看也沒什麼,還不如明明白白的讓我說我這個車有問題,不能讓人看側方和翻轉。

省里的領導已經掉過頭看著方浩宇,「小方啊,汽車對於我們來說是一項先進技術,技術方面我國還不是很成熟,要是汽車安全方面有什麼隱患,還是要慢慢來,一定要解決好畢竟這是事關人命的東西。可不能亂來。」這話讓方浩宇簡直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方鑽。

這話他今天要是認了那自己這個汽車也算是一鳴驚人了,可惜是遺臭萬年的名。

趕緊賠著笑臉說:「mz長,我們的汽車技術研發已經非常過關,各項實驗都已經做完,安全性絕對沒有問題,這一點我可以向您保證。這樣立刻給大家演示,讓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這個汽車的安全性到底有多強。」

扭過頭對著王工程師下令。

「立刻做側翻和翻轉實驗1聲音里透著不容置疑。

王總工程師臉色蒼白,這個時候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這樣的話別說廠長沒面子,扭過頭來就能撤了他這個總工程師,他能夠一步走到今天,也是多虧了方浩宇的賞識,現在如果把自己抱的這個大腿給放開,那就等於自掘墳墓。

希望自己之後做的那些改動在技術方面可以有提高,經得住今天的這場實驗。

「開始側翻和翻轉實驗1王總工程師下令。

實驗室里立刻被清理,換上了新的實驗車輛,實驗開始。

心裡忐忑的已經像是在海嘯,恨不得自己上去代替那輛車,千萬別出問題。

一陣劇烈的碰撞之後,王總工程師已經徹底腿軟,他心裡祈禱變了他能夠祈禱的所有菩薩老天爺,上帝,可惜都沒能保佑這次實驗的成功。

面對實驗室里的一片狼藉,在場的所有領導都臉色發青,方浩宇看著眼前這一幕,已經說不出來話,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我們的汽車安全沒有問題。」

肖戰冷笑,「方成長您的汽車要是這樣還沒有問題,我膽子小我們可不敢坐這樣的車,我們軍人的命是留著保家衛國的,可不是為了死在你們這些庸才的手裡。這樣的也叫汽車?我還是謝謝你饒我一命吧。這樣的工程師您確定不是草菅人命?也就是方廠長您不拘一格用人才,這樣的人都能設計汽車,我可是聽說人家原來的工程師的科研小組研發出來的汽車沒聽說有這個問題。方廠長為什麼不用以前的方案呢。捨近求遠,可是我看這個結果也不理想啊1落井下石。

方廠長被氣得,嚇得已經是身上都要濕透,不停的用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我們的科研小組絕對沒問題,這次是失誤,真的是失誤,我們怎麼會不顧大家生命安全呢,這肯定是裡面有什麼失誤。」他一時想不出來什麼借口。

省里領導不滿的看著方廠長,這一次所有人都后怕著呢,要是剛才看了那個整車碰撞他們就慶功,下了訂單,一旦車子以後在行駛中出現事故,要是大批量出現事故,尤其是政府部門,到時候社會關注點聚焦,上面一調查,這需要多少人為這次事故負責,恐怕會是一次大地震。

這不是害人啊!

這裡有不少人都想安安穩穩升職,這要是一旦出事,所有人一個都別想摘乾淨,本來沒事恐怕都會被有心人誤解成為收受好處,這有嘴也說不清。

這會兒不埋怨方廠長,埋怨誰。心裡都是暗暗慶幸多虧了肖團長,這軍人就是不一樣,看問題更準確,目光敏銳,恐怕人家早就看出他們這車有問題。

不由得不少人都傾向於肖戰,肖團長可是軍隊上的,和地方沒有牽連,不存在誰是誰非得問題,純粹的各人觀點,這才更取信於人。

「方廠長,這事情你必須解釋清楚,安全不過關就投入生產的話,帶來的惡劣影響和後果你難道不知道?你這是枉顧人命。」領導發話!這性質非常嚴重。

方廠長措手不及,急忙說:「m長,您相信我,這一次真的是失誤,要不然這樣,大家再看一次實驗,失誤的幾率肯定有,這隻能算是誤差,如果下一次還是這結果,我自動辭職,給能人賢才讓路1

這個保證已經是壓上了方浩宇的所有仕途和退路。

眾人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