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63章 到底誰撒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章 到底誰撒謊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馬占軍看著這個領頭的文弱書生似的男人,戴著一副眼鏡兒看起來蠻有書生氣,不過就是有些獃頭獃腦,心裡本能的認定就是被人利用了。

和和氣氣的開口問:「我就是這裡最高的領導,你們不是要找省里的領導反應情況,大家都不要激動坐下來慢慢說,一個一個來,把事情說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絕對不會不顧人民群眾的意願,保證為大家做好這個主,幫大家處理好這個事情1態度一定要端正,畢竟工人可不比外面的其他人,一旦鋼鐵廠的工人情緒不穩定,這一個工廠里就有幾千號工人。一旦因為一件事情被煽動起來,恐怕結果就難以想象。

所有人不說話看像李明宇和王曉光,馬占軍也明白這兩個人才是代表。

「那好!大家就選派可以代表你們民意的代表來和我談話,也是一樣,只要可以真實代表你們大家的意思意見,我們都是很歡迎的。」

李明宇當仁不讓站出來,反正他已經做好被開除的準備!這一次事件之後,恐怕鋼鐵廠是絕對不會再要他這樣的刺頭。可是為了維護師傅的正義,他在所不辭。

「長,您好,我是鋼鐵廠的一名普通工程師,我們來這裡想要和您反應情況,新上任的方浩宇廠長任人唯親,打壓有真正才能得技術人員,甚至於剽竊他人的成果放在自己頭上,對待群眾的意見實行一言堂,本來一車間憑藉自己的實力奪取到新車鋼板的生產任務!可是新廠長就為了打壓和原來的胡廠長關係比較親密的一車間工人,強行把一車間的工作任務更換,這些種種事件讓我們非常質疑新廠長的工作能力和公平性,這些事情我們相信省領導會給我們一個真實可靠的說法。」李明宇早就想好,既然左右都是死乾脆就死的痛快一點。

方浩宇嚇得一哆嗦,這裡面的事情,樁樁件件都和自己有直接的關係,最不能見人的恐怕就是剽竊這一說。

「您別聽他胡說,這個李明宇是因為被我下放到車間進行實際操作,心懷怨恨所以才鼓動工人們一起鬧事,於公於私對於我這樣一個新來的領導來說,老人在我不了解的情況下,我不能隨意安排工作,當然,到車間實際下放工作中才能看出一個人的品性和工作能力,這也是我工作的一種方式。

還有這次一車間的工作任務更換,那是因為一車間一直以來工人散漫,工作極度不認真,對於輕型汽車鋼板來說。這樣要求質量要求高精密度產品質量要求的工作我當然不能交給他們來做。這裡面不存在任何的私心問題,一個領導一個工作方式,總不能因為我的工作方式。不能達到你們每個人滿意的程度,就對我很挑鼻子豎挑眼。

還有這次實驗用的車輛,的確保留有原先設計的一部分,但是既然都是鋼鐵廠的工程師,大家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鬥和工作,不存在誰剽竊誰的問題,所有的設計圖應該都是鋼鐵廠的公家資產,不應該成為某一個人的個人私利。所以拿來用在新車的生產上我問心無愧。」方浩宇簡直自己都覺得大義凜然,王總工程是在一邊只能在心裡暗暗豎起手指,這臉皮厚的不要不要的。

李明宇冷笑,「方廠長您說這個話是不是太不負責任,連國家都有設計專利一說,所有的機械廠鋼鐵廠,包括紡織城水泥廠,印染廠任何一個廠廠里所有的設計圖紙要先歸個人署名所有,申請專利之後才能歸入廠里檔案,成為廠里的公有資產,這個前提是必須先經過個人同意。到您這裡隨隨便便剽竊別人的作品,反而成為光明正大的理由。厚顏無恥1

方浩宇發火,這個李明宇簡直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李明宇,你說話要負責任,首先你說的嫖切我們絕對不承認,我們是這個新車整車下線,這裡面我們沒有剽竊任何人的設計,只是借鑒了最多0%,況且這0%都不能說是某個人的專利產品,你這樣就屬於血口噴人。還有你說的安全隱患問題根本不存在,這裡所有的領導都見證了,我們的車經得住實驗和考驗,根本不像你你所說的,有安全隱患問題,你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危言聳聽,妖言惑眾。」

「我是不是無稽之談,令言聳聽,妖言惑眾。裡面的那輛車子就是證據。」李明宇指著玻璃窗後面剛剛經過側撞翻轉實驗的已經損毀的車輛,大聲的說道。

王總工程師立刻心虛的站出來,「那個怎麼能是證明?那個是我們剛剛下線的新車型。」其實他剛想說的是誰都沒有見過這個車型,這個車型是當初的胡廠長在的時候已經成功下線的車輛,擺在庫房裡還沒有經過實驗驗證。

這個秘密幾乎沒人知道,知道的人大概都閉緊了嘴巴,誰都不知道那輛車子最後是否能夠經過實驗驗證,怎麼會貿然開口提。

李明宇大笑,「你心虛什麼?你們剛剛下線的新車型?」

這個王八蛋還敢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他媽是老子親手畫的分解圖做出來的,除非老子瞎了眼還能看不出來這是師傅設計的圖形。

王總工程師立刻反駁,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心虛,必須理直氣壯,就算理不直也得氣壯,「我才沒有心虛,這個汽車的確是我們剛剛下線的新車型。」心裡暗道沒人可以證明,就算是當初設計這些車型的圖紙,也都已經大部分被銷毀,現在誰也不能證明這些車型到底是誰設計的。

「既然是你們剛剛下線的新車型,可是我偏偏要說這是我們以前設計的老車型,那很好辦大家都把設計圖紙拿出來。比較一下不就知道了,到底是誰在撒謊?」李明宇信心滿滿的開口,等的就是你這一問,不打死你們這些蠢材,都沒辦法幫我師傅出口氣。

王總工程師驚訝的喊道:「那些設計圖已經被那個囂張跋扈打人還不道歉的江小蕎一把火給燒沒了,你現在讓我們拿我們也拿不出來。我明白了為什麼你故意說我們嫖竊,肯定你們是一夥兒的知道,設計圖已經被燒掉,暫時不可能複製一份出來,所以就跳出來拿這個說事兒。真是狼子野心居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