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68章 好久不見(月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 好久不見(月票加更)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江小蕎和李明宇他們喝了太多的酒,幾乎整桌的人都被江小蕎喝趴下了,就那樣她還一杯一杯的再喝。

肖戰趕到火鍋店的時候,就看到江小蕎正揪著王曉光的領子,一隻腳踩在椅子上,活像一個女山大王一樣,逼著王曉光划拳喝酒,桌子上兩桌人都已經東倒西歪,還能坐著喝酒的幾乎已經絕跡。

而王曉光實際上也在江小蕎一鬆手之後,當倒在地上。

肖戰大步流星走過去,一把抓住江小蕎的手腕,這個丫頭居然還要喝,自斟自飲也要喝。

皺著眉頭看一眼李明宇和王曉光,這兩個人也太不中用,找到媳婦兒來慶功,居然一個兩個都被喝趴下,就是難受,組團被團滅埃

江小蕎一把摸上肖戰的臉頰,咯咯笑著,眼神迷濛,嘴角都是不懷好意的微笑,「長得不錯,有男神資質,要不然姐姐我收個後宮1然後就直接單手揪著肖戰的領子,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蓋個章,你以後就是我的人啦!可不能反悔1然後就被肖戰一把抱起直接送到車裡。

劉雪梅在後面追著把大衣給江小蕎蓋上,有些抱歉的解釋:「但又從來沒喝過酒,這一次是真喝多了,肖戰你可別在意,回頭明天我就說她以後再也不讓她喝酒了。看看都喝成什麼樣子,一嘴的胡話。」

肖戰笑著把江小蕎放到座位上,關上車門,江小蕎嬉笑著從座位上爬起來,死命拍打著車窗,「放我出來,大戰三百回合1

劉雪梅實在被氣得夠嗆。

她咋沒發現自己姑娘居然是個酒鬼的潛質,看看這酒瘋發的。

「媽,沒事兒,我送她回去大概今天是因為李明宇當了廠長,她心裡高興,畢竟是她徒弟。你也別責怪她難得一次。」肖戰返到為那個酒鬼開脫,不過這更讓劉雪梅滿意,除了肖戰的家裡人不太好相處以外,肖戰本人在丈母娘這裡可是絕對的滿分還是超額滿分。

肖戰笑笑,鑽進車裡開車走。

劉雪梅看著肖戰消失的汽車,不由的開始深思熟慮,肖戰和閨女的婚事,這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兩個人都已經領了結婚證,雖然她知道肖戰家裡父母不同意,她也聽江小蕎說了,居然因為這個婚事他的父母和肖戰斷絕關係。

這一點劉雪梅沒有想到,不過這種血緣親情是不可能一兩句話說斷絕就斷絕的,父母大多在氣頭上的時候都會這麼說,以後怎麼樣還是以後的事情。

肖戰也已經跟劉雪梅說了準備儘快結婚,如果肖戰父母真的不管不問,這個婚禮她不能委屈自己閨女,劉雪梅這輩子自己已經夠憋屈,絕對不讓女兒也因為這樣受委屈,將來說起來結婚的時候多麼寒酸,那會成為一輩子的一個遺憾。

自己反正火鍋店的生意簡直好得難以想象,隔壁的門面房已經被她盤下並且也打通,可是現在客人還是供不應求。經過江小蕎的洗腦,劉雪梅也對女兒說的那個連鎖店非常有興趣。

最近確實在打算開第二家分店,只不過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地點。

自己手裡的錢,已經有十幾二十萬,別人不知道,其實她自己一看存摺的時候也是嚇一跳,當初她的手裡能拿出100塊錢來,那就算是厲害。簡直感覺自己就會成為富翁。

現在呢,不知不覺幾個月的時間,手裡就有了幾十萬。簡直是不敢想象的賺錢速度,而這些,其實都得益於江小蕎的功勞,火鍋的秘方,雖然已經經過她很多次的改良,在江小蕎的各種提示之下,開發出了多種口味的鍋底,可是如果沒有女兒開始的這個基礎,哪裡來的現在的劉一鍋。

所以她其實考慮再三準備花錢給女兒在軍區家屬院附近買上一套房子,她自己手裡也有些人脈,再說不是還有王志輝這個傢伙能量很大,要是拜託他幫自己找上一套房子,應該是沒問題,反正王志輝是軍區的人,這種關係還是能找到的。

劉雪梅知道肖戰肯定可以分到婚房,畢竟肖戰的職位級別,如果有了,家屬肯定分房子那是鐵定的。

劉雪梅準備的這套房是專門給江小蕎準備的,畢竟將來的事誰能知道,如果有一天在婆家受了氣,劉雪梅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有一個自己的窩,可以暫時躲避風雨,讓她能夠靜靜的地方。

有一天和肖戰吵架了,不願意被她這個當媽的知道,也能有一個落腳之處,不會被人指著鼻子罵滾出去的時候,心裡難過,無處依靠,這個地方就是女兒最後的避風港。

這一切其實都得歸功於江小蕎對劉雪梅的無數次洗腦,什麼女人要自強自立,要有自己的工作,有能夠獨立養活自己的能力,她現在就是想給女兒一個底氣。

當然她還希望能給女兒最好的一切,甚至已經連女兒的陪嫁,已經都準備的差不多,都是託人弄了外匯卷買到的,彩電,冰箱,洗衣機,收錄音機,要不是汽車實在很難弄到,劉雪梅都能把汽車當做陪嫁弄過來。

就算這樣,也已經是天價的陪嫁。

看到肖戰這樣體貼的對待女兒,劉雪梅覺得一切都值了。

她這輩子最重要的就是四個女兒,現在,不知不覺居然大女兒就要出嫁,孩子們忽然都在漸漸長大,張開翅膀飛離她的懷抱,讓她覺得很難過,似乎手心裡最重要的東西忽然被別人搶走,真的是一種說不出的痛和難過。

一回山了對面的人,劉雪梅差一點摔倒,然後一雙大手穩穩的把她扶祝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剛才沒看路1

趕緊道歉,也的確是她沒看路,心不在焉的,想事情的確什麼都沒注意到。

「走路要看路,你這樣會很危險的1

劉雪梅猛的抬頭,是他!

虎哥穿著一身呢子大衣,那鬍子已經颳去,露出的氣質居然該死的儒雅,頗有些風度翩翩的學者氣質,讓劉雪梅吃了一驚。

「好久不見1

該死的自己怎麼會在這個混混身上看出來什麼學者氣質,一定是被剛才女兒的酒氣給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