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69章 打自己老闆(月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9章 打自己老闆(月票加更)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剛才對不起1劉雪梅也知道無論如何都是自己理虧,是自己先撞到人家的。不過心裡還是不由得有些防備,雖然虎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突然好好的從縣城裡來到了省城,如果這是巧合也太他媽巧合了。

劉雪梅可不是昔日吳下阿蒙,現在經歷一多,遇到的什麼樣的客人也多,已經想的多,對人的防備當然不像之前連江在山那樣的渣男都能輕而易舉的騙了自己,所以想得很多。

要知道現在可是不少男人對劉雪梅獻殷勤呢,畢竟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開了一家這麼火爆的飯店,生意好的讓人眼紅,還離了婚,最很重要的是只有四個閨女,沒有兒子將來家產可就難說是誰的。多少人打著劉雪梅的主意,就想著財色兼收,畢竟現在的劉雪梅穿著打扮,氣質上都完全不一樣,那就是一個妥妥的女強人的節奏。

更何況劉雪梅本來長得就不差,底子好,稍微一收拾,那就是個美人胚子,那個男人不想走運少奮鬥幾年埃

在江小蕎的實力護媽作用下,劉雪梅可是拆穿了不少斯文敗類呢。

所以見到虎哥這麼突然出現,還真的讓人心中生疑。

虎哥笑笑,這個微笑帶給劉雪梅的是那麼記憶深刻,畢竟就是這個男人笑著帶了自己去找回自己的女兒,就是那也得一個上午,昏暗的小屋裡這樣一個微笑讓她記憶深刻。

「別說對不起了,我就是撞了我一下,能有多對不起啊,要是真的覺得對不起就請我吃頓飯吧,這不這叫劉一鍋火鍋據說很火爆,我本來是約了客戶來吃飯,沒想到人家放了我鴿子,生意也肯定要黃,所以這頓飯當然是得你請,安慰我一下受傷的這顆心。」多日不見,虎哥說話居然文雅好多,不過裡面的油腔滑調可是一點都沒變痞子本色。

劉雪梅心裡一定,看來虎哥並不知道這家店是自己的,那麼應該只是巧合。

「那好吧,我的確是欠你一頓飯,當初救了我怎麼我也應該請你吃這頓飯的,擇日不如撞致,那就今天吧。請吧。」劉雪梅微笑著伸手,居然有種難得一見的俏皮和似乎少女般活潑。

虎哥大笑著,心中愉悅,走進大門,服務員已經拉開大門。

「歡迎光臨劉一鍋!先生幾位?是否預定?」服務員已經親切的迎上來,和虎哥交涉。

「兩位,沒有預定1虎哥淡定的指了指身後的劉雪梅。

服務生驚異的看一眼自家老闆,「老……」

劉雪梅搖搖頭,沖著裡面的雅間放向點點頭,「小娘,我還不老吧1

服務生一看!自家老闆是要玩什麼遊戲埃

可是這可是老闆,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

「您不老!真得不老看起來似乎像是我姐姐!我想說的是,您可是老顧客了,裡面有雅間!兩位請1自家老闆還能需要等著,她難道不想幹了。

可是排隊的這幾位不幹了,勞資等了都快一個小時!人家這來了一分鐘不到!就進了雅間。

還有天理嗎?

一個高壯男人蹭的站起來,沖著小姑娘喊,「憑什麼他們不排隊就能直接去雅間,勞資就要等一個小時還沒座?這是什麼道理?」

服務員微笑,「這位是我們的貴賓,擁有貴賓卡自然可以享受貴賓待遇,況且雅間也是只有貴賓客戶才能享受的待遇,如果你不想等,那也可以,請您出示貴賓卡,我們立刻幫您安排雅間招待您1

「什麼狗屁貴賓服務,不就是看不起我們普通人,你這樣的飯店遲早要倒閉,你們當老子稀罕在你們這裡吃飯埃勞資還不吃了,以後也不來你們這裡吃飯,還要讓我周圍的同事朋友都不要來,你們這裡就是黑心的騙子,還不知道你們里碰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要不然這麼多人能上癮似的天天往你家來。」男人顯然已經失去理智,嘴巴里開始不乾不淨的污衊起來。

服務員急了,「這位先生請您離開,說話要講證據如果你沒有證據據的污衊我們,我們有權利去告你。我們是正當經營,本本分分的做生意,您不能空口白牙胡說八道。」

男人一看到小姑娘急了,臉上更加得意,「怎麼被我說中了你們背後的黑幕是不是?害怕了,心虛了,所以趕我走。我告訴你,老子還不走了。我就在這裡說你們家的東西還不一定裡面放的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是不是放了煙膏子什麼的,要不然為什麼這麼多人天天都來,別人家爺打開門做生意。哪像你們家生意這麼好?這不是問題是什麼?」這話已經有些無理取鬧。

劉雪梅看著小姑娘著急,走上前去,「這位先生,您既然這麼說,那您到底是來吃飯的還是來找茬兒的?人家既然說了是本本分分做生意,要麼你就拿出證據來,要麼你現在可以去工商局派出所去告他們。何必在這裡吵吵鬧鬧的。和人家這麼小一個小姑娘吵架,你也不不嫌掉價。」

男人被劉雪梅說的臉上過不去,嘴巴里立刻不幹凈起來,「你這個老娘們兒算哪根蔥哪根蒜?要你跑出來當好人,怎麼?看見老子長得帥是不是有意思往上蹭啊,看上老子就說一聲,看在你還風韻猶存的份上,勞資可以勉為其難……」眼神上下打量,那眼神為實齷蹉,裡面的意思很明顯不懷好意。

劉雪梅伸手拿起茶几上給顧客準備的免費熱茶,一抬手,狠狠的潑在了男人的臉上。

大概是剛剛到的溫度還很燙,防備的男人被迫在臉上立刻熬的一聲叫起來,用手把一臉的茶葉沫子擦去,男人看一眼劉雪梅,「你媽,你個老賤人,你他媽想死,敢對老子動手,雖然老子平時奉行不打女人。今天是你先動手的老子打你也是天經地義。他媽還看看誰敢管這個閑事兒。」直接對著劉雪梅就撲過來。

馬小六一看!這還得了,打自己老闆,還是自己妹子的親媽,這他媽翻了天了,抄起鍋台上的炒勺,一下子就躍出廚房的透明隔離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