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72章 怎麼走上寵妻模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章 怎麼走上寵妻模式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而這邊的江小蕎第二天醒來,頭痛欲裂,喝了江小麥給她端來的醒酒茶,終於感覺舒服一點,腦子裡什麼印象都沒有,不對好像隱隱約約有點印象。

自己對著一個男人耍酒瘋,然後,然後什麼都不知道。

看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模樣的江小麥,江小蕎再看看自己身上明顯已經換過的睡衣,有些心虛的問妹妹:「二妞,你給我換的衣服對吧?」

希望自己沒鬧出什麼不合適的事情來。

江小麥瞥一眼江小蕎,難得他大姐居然也有心虛害怕的時候,只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是啊,是我給你換的衣服。你看看你自己,還是當姐姐的呢,就這麼給我們當火車頭啊,你不知道你自己昨天喝成什麼樣子,抱著姐夫又摸又親又咬的,我是你妹妹,我都看不下去。」

江小蕎怔住,又摸又親又咬?

納尼,這說的是她?

她可是記得自己上輩子也算是千杯不倒,尤其是每次和客戶吃飯,業界給她的外號可是孫二娘,不是指她做生意手黑,是指她酒量好。

問題是她完全不記得,自己喝醉了酒會這樣刷酒瘋。

看看妹妹的臉色也知道。昨天肯定是很過分,心裡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多虧是肖戰,要是昨天自己抱著李明宇或者王小光這樣來一出,估計她今天都沒臉見人。

小心翼翼的陪著笑臉,「你今天沒去上學啊?」

潛台詞就是你趕緊去上學。

江小麥遞給她一杯溫水,「老大今天是星期六,要不是肖姐夫囑咐我要好好照顧你,我才不管你呢!你都不知道你昨天多丟人,姐夫抱著你進來你硬是吐了他一身,我都找不出來衣服給姐夫換,就那樣姐夫還囑咐我把你好好照顧好,等你今天醒了讓你喝醒酒湯,要不然會頭疼,自己就那樣一身就回去了,要是讓他們部隊的人看到他那個樣子,估計姐夫什麼臉都丟光了。」

江小蕎把被子往頭上一蒙倒回床上,完了自己這一次算是徹底丟人丟大了。

怎麼就在肖站面前來了個原形畢露。

這以後還怎麼見肖戰。

雖說是自己男人,可是他們還沒真正的生活這不是丟人丟大發了。

江小麥嘆口氣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她可是這一次帶著他們班考了全年級的第二名,總成績排名第二而她的個人成績卻是全年級第一。

班主任老師幾乎都要抱著她親兩口,對於江小麥來說,這一切不過都是按照姐姐教給的方法一步按部就班來的。用大姐的話來說就是,基礎打好,無論是學什麼?到哪裡去學?最後都會幹出了一座堅固結實的房子。

她這應該就是房子相當堅固結實,尤其是他們班的差學生,自從被她收服之後,現在幾乎都是她的小跟班,是她一個學習組裡表現最積極的,這一次不光她自己考了全年級第一名,他們班原本都是全年級倒數第十幾名全包的學生,這一次都有了巨大的突破。

所有人都信心滿滿,準備迎接明年的初三畢業考試。

自己還要複習去呢,沒時間和她姐姐鬼扯,不過聽老媽說姐姐快要和姐夫結婚了。

江小麥心裡希望姐姐能夠找到幸福,畢竟這一路走來,他們一家人能夠走到今天是多虧姐姐的,如果沒有江小蕎,恐怕就沒有他們家的今天,她有不少同學都羨慕她呢。

不就是因為現在他們家不缺錢,劉雪梅開的火鍋店,生意火爆到。幾乎全省的人都知道這個名號。

可是她明白這一切都是來之不易的,想想那幾年自己被餓的皮包骨頭,再想想那個狠心的爹和奶奶怎麼虐待她們,再想想一路怎麼如何走來,恐怕她記憶中最溫暖的一刻,就定格在醫院裡姐姐撥她的荷包蛋和麵條。

姐姐用她瘦弱的肩膀擔起了整個家,無論遇到什麼樣的艱難和困難,姐姐和媽媽一直都糊在她們三姐妹前面,為她們遮風擋雨讓他們可以享受到今天美好的生活。

希望姐姐以後能夠都是幸福。

江小蕎掀開被子,悶悶不樂的爬起來,無論如何事實已經是事實她就算是後悔也改變不了。除非她有本事再重生一次去,可是那也得重生到她沒喝醉酒之前,昨天的確是有點太高興的過了頭。

再加上自己有點義薄雲天豪氣干雲的意思,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喝大發了,也不知道昨天丟人是光丟在肖戰面前了還是說李明宇和王小光他們都見了她丟人的樣子,你要是那樣她以後死活都不出門了。真的沒臉見人。

就在這時傳來有人敲門的聲音。

然後就是江小麥悄咪咪的探頭進來喊:「姐夫來了1然後立刻消失無蹤影。

江小蕎一臉驚慌,自己可還沒有梳洗,刷牙,再加上酒醉之後想也知道現在肯定一臉浮腫,滿臉的憔悴,這樣子怎麼見肖戰,再說了,昨天自己吐了肖戰一身,想想那個樣子都狼狽。

很乾脆的一蒙被子,整個人縮進被窩裡不出來。

於是肖戰走進來看到的就是,蜷成一團的被子縮在那裡。

「媳婦兒!這是怎麼啦?蒙著被子幹什麼?會喘不上氣的。」伸手拉了拉結果可倒好,死活沒拉動。

悶聲悶氣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你來幹嘛,還嫌我不夠丟人?」

肖戰笑了,這小丫頭是因為感覺丟人埃

「行了,行了,我是你男人,丟人也就是丟在我一個人面前那怕什麼?放心,我不笑話你還不行嘛。趕緊出來,這樣在被窩裡氧氣不夠,會憋壞的,到時候我會心疼。」看看這甜言蜜語說起來,是夠順溜的。

江小麥在門外癟癟嘴巴,看來小姐夫也不像想象中那麼嚴肅古板,哄起姐姐來也是很厲害的。

江小蕎一把掀開被子,大口喘氣,然後還不忘記要個承諾,「那下一次你也我你也在我面前喝醉一次,咱們倆扯平,要不然我什麼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丟人。」

肖戰揉了揉滿腦袋的雞窩頭髮,寵溺的說:「好好,要不然現在我就去喝兩瓶,醉給你看看,讓你也抓著我的小辮子還不行。你傻啊,你是我媳婦兒,你在我眼中什麼時候都是最美的。就是喝醉酒也是最美最可愛的媳婦兒。」

江小蕎差一點吐了,這貨什麼時候畫風不太對埃

怎麼走上寵妻模式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