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74章 坑兒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4章 坑兒子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抱歉給兒子開家長會去了,剛剛回來。

肖戰終於送走了,現在堪比千年老婆嘴的王志輝,帶著自家小媳婦去看新房。

新房就在王志輝家樓下,是個簡單的三室一廳,打開房門。

江小蕎直接傻眼。

這就是肖戰所說的新房啊?

這也太新了一點,肖戰明明應該是已經裝修完工。

踩了踩地面,沒錯確定是木質地板,看起來應該是純實木的,如果沒有估計錯複合的木地板還在創造發明中吧。

暗紅色的油漆,地板在腳下輕微的發出咯吱的聲音。

雪白的牆壁,還好一通到底,沒有像現在的很多人家裡牆圍的刷成軍綠色油漆。

要不然就變成紅配綠賽狗屁了。

白色的房門,潔凈的玻璃,衛生間里居然有個大浴盆,白色的瓷盆,可是江小蕎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熱水是靠什麼燒的,難不成現在有了這麼先進的洗澡設備?

不可能埃

這裡的時代也就是八十年代自己世界的樣子,還不至於社會進步這麼大。

「肖戰,這個洗澡的熱水呢?」

肖戰一臉的理所當然,「煤氣燒了倒進來啊1那話直接讓江小蕎噴血,那你還弄個浴盆幹什麼,這不是欺負人。

自己可是在這裡都是在幾十個人,甚至幾百分人的大浴池裡洗澡。

想要要個單獨的洗澡間,那是不可能了。

但是她看到馬桶了,軍區宿舍里居然有馬桶!簡直不可思議,好吧,也算是邁進現代化。..

室里白色的大衣櫃,江小蕎謝天謝地,這個衣櫃的樣式。非常簡單,簡單到她簡直要感激涕零。

按照現在的審美眼光來說,那些大衣櫃,簡直俗到讓人忍受不了。

那一米八的大床,江小蕎確認自己沒有看錯,這絕對是一米八,肖戰可真下了功夫。

不由得感嘆,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媳婦兒你看,現在滿意不滿意?你覺得哪裡不滿意?我立馬就幫你改正過來,這以後也是你的家,我希望你會住得舒服,喜歡。」肖戰其實哪裡是帶她來看新房怎麼裝修,根本已經把工作做到位。就是讓媳婦兒看看新房。

江小蕎忽然感動,肖戰這個時代的人,骨子裡沒有那麼浪漫,大概也不懂什麼浪漫,但是他在用他自己的樸實方式來疼愛她呵護她,想要給她一方真正溫暖的天地。

點點頭,有些哽咽的回答:「肖戰我真的太滿意了,謝謝你!謝謝你這麼用心來打造我們自己的家。」

肖戰一隻手托起她的臉,用拇指擦去她眼角的淚水,「傻姑娘,你是我媳婦兒幹什麼要謝我?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家,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把你從你媽呵護的懷抱裡帶到我這裡,我是多麼感謝你願意為我開始陌生的新的生活旅途,非常感謝你,媳婦兒。

相信我這輩子我會幫你當做手心裡的寶貝,愛你,呵護你,相信你。我們一起共同面對以後生活中將要面對的所有風雨,生老病死,我很慶幸有你陪伴在我身邊。」

江小蕎哭著雙手環抱著肖戰的脖子,「你太壞了,你看你都把我弄哭了。你這樣的話跟幾個姑娘說過?」有些微微的酸味兒。

肖戰連忙舉手發誓,「就你一個,絕對沒有其他人。」又是自己心愛的姑娘,他恨不得把自己手裡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她。

「那那個韓越呢?你也沒有和她說過嗎?」雖然江小蕎沒有和肖戰真正談過韓越這個人,可是她知道,韓越一定曾經在肖戰心目中佔據過很重要的地位。

肖戰眸中眸色暗沉,「媳婦兒,你和韓越不一樣,她在我心目中更像是一個妹妹,曾經我以為那種呵護和親情是我以為的愛情,可是見到你之後我才明白,真正的愛你可以為一個人奮不顧身。而我可以做到如此冷靜的退出,放手,那隻能證明我不夠愛她,離開她的那一刻我更多的是感覺卸下了擔子,可是面對你,我告訴自己。放手離開,卻還是不能,我還是想要把你搶在手裡,和你在小木屋的沙石底下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是多麼慶幸,慶幸那個可以陪伴你到最後的人是我。

我是不是很自私?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做到放開你,我只想自私的把你擁入我的懷中,因為你的微笑而歡樂,因為你的悲傷而哭泣,因為你的憤怒而暴躁,所以我想這輩子我都無法轎匏健!

這是一個男人最深情的告白。

江小蕎笑著抱緊肖戰,「好吧我允許你對我的自私,可是這個自私是相對的,也就是我對你也有同等的權利。我會愛你信任你,照顧你,做你最好的妻子,知無不言的知己,還有可以共同戰鬥的戰友,當然我更願意做你甜蜜的小情人。讓我們為此努力吧,肖戰謝謝你!一直沒有放棄我,否則我將不知道我所失去的有可能是我最珍貴的。」

肖戰苦笑,「你個丫頭,你是故意的是不是?馬上結婚,立刻結婚,我要結婚1肖戰在她耳邊大喊。

江小蕎捂著他的嘴巴,低低的笑起來,「你幹嘛那麼大聲你不怕人聽到埃」

肖戰理直氣壯,「我一個單身漢這麼多年打光棍兒,終於要娶上媳婦兒了有什麼不能讓人聽的。」拉著江小蕎坐到沙發上,拉開抽屜,把一摞東西遞給江小蕎。

「什麼?」江小蕎接過來,打開一看,立馬吃驚。

這裡面是兩本存摺,一本是活期存摺上面有3000塊錢,另外一本是定期存摺,存了三年上面有兩萬塊錢,三個絨布的盒子里一對金戒指,一條金項鏈,還有一條金手鏈。

明晃晃的都要晃瞎她的眼。

「這是什麼?」江小蕎晃了晃手裡的項鏈。

肖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爸媽跟我斷絕關係,肯定不會參加我們的婚禮,本來我應該給你準備更好的。可是時間上實在來不及了,所以我就按照我們那裡的風俗,給你準備了這些,你不會是嫌棄俗氣吧。

其實我也覺得這東西帶上去像是暴發戶,可是所有人都有,如果你沒有,我會覺得我很虧欠你,也會讓人覺得我不夠重視你。所以媳婦兒,這個東西你就先收下,勉強帶一帶,實在要是不喜歡你就把它留著留給你將來的兒媳婦兒。等我給你弄更好的東西回來。」

江小蕎忽然有種感覺坑兒子的錯覺。

兒子你有個這樣的老爸,也算是倒霉。

若干年後,某個兒子捧著給他媳婦兒的金首飾,差一點沒吐血,他老媽居然還美其名曰說這是祖傳的。看了看他老媽手上帶著個白金鑽戒,還有手腕上的翡翠玉鐲,脖子里的水晶項鏈兒,怎麼看怎麼覺得礙眼。

默默地吐糟,自己怎麼就遇到這麼兩個坑兒子的爹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