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75章 最後的掙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5章 最後的掙扎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肖戰已經準備好了婚禮一切的東西,想要趕在江小蕎去理工學院機械系報道之前舉行完婚禮,所以兩個人準備一個星期之後結婚。

反正肖戰的父母也不會來參加,肖戰和江小蕎決定只請比較要好的戰友和家裡人熱鬧一下就行,反正兩個人,也不在乎這種形式,他們倆更希望是兩個人的二人世界。

當然肖戰已經請好了假期,婚禮舉行之後他們會出發去旅遊,地點選在了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地方,肖戰知道這是江小蕎喜歡的地方,已經不能給媳婦兒最好的婚禮,那麼一定要留下一個最美好的結婚記憶。

江小蕎回去就和母親劉雪梅商量,告訴了母親這些事情。

肖戰還親自上門給劉雪梅送了3000塊錢的彩禮錢,雖然這筆錢對於劉雪梅現在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可是在這個年代,三千塊錢的彩禮錢已經是別人家的好幾倍。更不要說江小蕎拿出那黃金三件套來說,劉雪梅更覺得誠意滿滿。

這個時候黃金首飾,那就是流行,再說很多人家娶媳婦兒,連黃金首飾都沒有呢。這也能看出肖戰對自己女兒的重視。

劉雪梅二話沒說,立馬大手一揮,同意。

緊接著後面幾天,劉雪梅開始往家裡拍電報,通知父母和養父母都來參加江小蕎的婚禮,畢竟這是第一個孩子舉行婚禮,男方家長已經不出現,如果女方的家長也在不出現,會讓參加婚禮的人覺得怪異。

劉雪梅決定給女兒把面子做足。

江小蕎也沒能免俗的定了紅色的連衣裙,主要是這個時代實在找不到婚紗,旗袍這個東西也很難弄到。大概最常用到的就是紅色的連衣裙,還有臃腫的紅色棉襖棉褲。

劉雪梅已經在發動自己手下所有的員工開始忙碌,這一天,就在肖戰和江小蕎婚禮前兩天,劉雪梅迎來了不速之客。

肖戰的親媽肖玫。

當她坐在肖玫對面!看著這個手握茶杯,表情嚴肅,神情憔悴的母親的時候,也只有滿腔的無奈。

她明白這個母親的感受,天底下的母親大概看著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想要給自己孩子是最好的,可是不代表她同情她就要讓自己的女兒遭罪。

這個時候所有的請帖已經全部都發出,酒席都已經準備好,這個時候劉雪梅絕對不會打自己女兒的臉。..

「你好,我是誰您大概非常清楚,我是肖戰的媽媽。」

肖玫實在沒辦法,她已經接到好幾個軍區老同事的電話,這些人的孩子都和肖戰士在一個軍區里,彼此關係還不錯,肖戰結婚不可能不通知這些人,當聽到自己的兒子真的要和那個女人結婚,肖玫都要崩潰了。

尤其是不少人都在追問這個江小蕎到底是什麼人?

肖玫更是沒辦法回答,難道說她兒子找了一個工人?

所以她決定來找劉雪梅。

「我知道你是肖戰的媽媽,他們兩個大後天就要結婚,如果可能的話還是希望你們到場,無論大人有什麼想法,如果自己孩子的婚禮都沒有能參加,這將會是一輩子的遺憾。」劉雪梅說出自己的想法,也是不希望有一天肖戰的父母真的會後悔。

肖玫拿出一個厚厚的姓封推到劉雪梅面前,「這個裡面是萬塊錢外幣,如果現在按照現在的外匯匯率來說,就是5萬,我知道你不缺錢,可是請你看在一個母親對自己兒子的疼愛的份兒上,別讓你的女兒嫁給我的兒子。那會毀了我的兒子。」

劉雪梅冷笑,她是真沒想到肖戰的母親,一個堂堂的部隊幹部,居然能出拿錢來收買人的辦法。

的確5萬是很多,在這個年代,每個人一個月工資也不過才幾十塊錢的時代,萬塊錢都已經是天文數字,不要說是5萬,可是這筆錢對於他們家來說無足輕重。

再說即使沒有這筆錢,劉雪梅也不會因為這筆錢來出賣自己的女兒。

她經歷過感情上的背叛,更知道一個愛重自己的男人對一個女人來說是多麼重要,女兒的幸福更不是金錢可以換來的。如果要是論起金錢,她的女兒絕對是一棵搖錢樹。江小蕎也就有本事自己掙來更多的錢。

「肖戰媽媽,你把這個收回去吧。你現在來找我已經毫無意義,就是想阻止他們兩個,那麼非常抱歉,我雖然理解你但是我也是一個母親,更希望我的女兒幸福,而不是在最關鍵的時刻捅我女兒一刀。如果你們能來參加婚禮,我們歡迎,如果你們只是想來搗亂,那不好意思,你可能還要想想用其他的辦法來阻止肖戰。」劉雪梅斬釘截鐵的拒絕。

肖玫苦笑,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她就知道,這對母女都不好對付,可是她還是不甘心想來試一試。

「你和你閨女也不用得意,肖戰只不過是一時被她迷惑,他們的婚禮,我們是不會參加的,我們只要對外聲明和肖戰斷絕一切關係,恐怕這輩子肖戰也別想往上邁一步。永遠就在這個小地方待一輩子。你們可要想好了這個後果是不是你和你女兒想要的。我們家是不會認這個兒媳婦兒的。」肖玫決絕的說出這些話,她相信劉雪梅母女兩個肯定是看上了兒子身上的這些資源,畢竟一個司令員的兒子,要想走得更遠,走得更高,沒有父輩的庇護,誰會相信哦!

江小蕎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女孩子,按照劉雪梅現在的生意來說,他們家也不缺錢。那麼,他們肯定看上的就是肖戰的身份,所以她唯一能威脅的,也只有用肖戰的身份來說事。

劉雪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平靜的放下,「你們想怎麼做是你們的事情,如果你們能給他們兩個,祝福我們當然歡迎。但是你們既然不願意來,我們也不強求,肖戰和我女兒他們自己想要什麼,他們自己會奮鬥,這兩個年輕人,我相信。不需要去依靠任何人可以走的更遠,走的更好,走出他們自己的路。

做父母的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孩子終究都要離開父母。自己去走去闖。我絕對不會阻止他們,我會為他們保駕護航,我是做母親的我更希望他們兩個生活的幸福美好。」

肖玫冷冷的站起身離開。

徹底談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