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82章 能不能等我吃飽了再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2章 能不能等我吃飽了再出現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終於開了看著新鮮,活蹦亂跳的大蝦下了鍋里。

江小蕎拿著筷子直愣愣的瞅著大盆,那麼樣的專註幾乎讓肖戰差點笑噴了。

看來自己得好好檢討一下,新婚第一天就把新娘子餓成這個樣子真的,他得負責任。

江小蕎筷子好不容易加起一個大蝦,還沒等放到嘴裡,就聽到一個聲音傳來。

「老二,來這裡度蜜月怎麼不通知哥哥一聲,怎麼說,大哥也得盡地主之宜好好招待你一下。你這樣可不地道呀讓外人怎麼看,還以為我們兄弟之間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江小蕎放下筷子,抬頭看去,魚排的岸邊站著一男一女,不由得暗暗喝彩!

真是一對俊男美女,男的高大英俊,五官深邃,眼眸凌厲,嘴角含著笑,眼底卻是無盡的冷漠,女的漂亮的像是從畫報上走下來的女明星,烏黑的長發及腰膚白如雪,臉上淡淡的妝容顯得高雅大方,正面色複雜的看著肖戰。

而幾乎是一瞬間,她能感覺到坐在自己山。忽然渾身都充滿了戒備感,那是一種從骨子裡發出來的冷漠和警惕,江小蕎嘆氣。

她就說嘛自己今天的婚禮有點兒太順利了,總應該出現點意外,那才符合正常的主角情節,原來大戲在這裡等著呢。

哀怨的看著面前的海鮮鍋,為什麼就不能等她先填飽肚子再說,吃不飽沒有戰鬥力好不好?

真的很想不顧風度直接開吃,可是看了看山,在看了看對方的一男一女。畢竟夫妻同體,哪怕就是戰鬥,也不能放著男人一個人戰鬥自己在這裡坐享其成,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傲嬌的把目光從海鮮鍋上挪開,對著一男一女射過去,正好和男人的目光對上,對付戲謔的目光看到她似乎笑意更濃。

江小蕎回了一個直接無視的目光,既然要開戰,那就乾脆點兒,本姑娘還等著吃飯呢咱能不能速戰速決。

肖戰站起身,江小蕎隨著他站起,靠在他的身邊,肖戰回給她一個安心的微笑,握緊江小蕎的手,溫暖的熱度讓江小蕎有種安心。

「大哥,你怎麼來到這裡了?你不是不喜歡這裡潮濕炎熱的天氣,居然還能為了弟弟我結婚的事情特意跑到這裡來,我真是無上榮幸。來,媳婦兒,這位是我的同父異母的大哥馬驍,這是我親愛的大嫂韓越!

大哥,大嫂,這是我媳婦江小蕎。」

大大方方給雙方介紹,江小蕎月在深意的眼神兒掃過這位大嫂,搖搖頭,又點點頭,這濃濃的火藥味兒還能聞不出來。

馬驍伸出手扶著韓越上了魚排,韓越的高跟鞋踩在魚排上發出咯吱的聲音,彎月般的眉毛不由的皺起來,江小蕎看到她似乎用力的咬了一下嘴角,才完全站到了魚排上。

初五一看,人家這是兄弟妯娌大相聚,明明說好的是兄弟見面,怎麼變成家人團聚,可是人家大哥大嫂在這裡,他再想一敘兄弟之前恐怕不行,撤人吧。

「連長我給大哥大嫂拿碗筷,你們就在這兒慢慢兒吃。我去和兄弟們喝酒去。」利落的給馬驍和韓越擺上碗筷,笑笑離開了,飛快的消失在隔壁的黑暗中。

漁排上瞬間安靜得似乎一起,一個針落地都能聽到。

肖戰拉著江小蕎坐下,「大哥,大嫂既然來了,那就坐下一起吃吧。」他沒想到馬驍會窮追不捨,到這裡來,真的很,讓他出乎意料。

馬驍解開西裝的扣子,脫下外套,優雅的擱在一邊,完全無視魚排骯髒的欄杆,把袖口的扣子解開,挽起袖子,居然樣子,風度翩翩,神色自若的坐在了板凳上。

韓越卻皺了半天眉還是沒辦法讓自己坐下,努力壓制著怒氣,「馬驍,咱們就不能換個地方嗎?這個地方我坐不下去1

馬驍斜挑眉毛,眉眼間居然是讓人魅惑邪魅,這個男人很厲害,江小蕎得出的結論就是,起碼馬驍對女人的確有霸道總裁的那一套,長得要顏值有顏值要魅力有魅力,要氣質有氣質,看衣服裝扮的話,按照自己多年的經驗,這一身衣服下來價值不菲,光是手腕上的那一塊表,恐怕就要幾萬塊。

在現在一個工人一個月才七八十塊錢,幾萬塊的手錶的確已經算得上是擺明的身價,看來這位就是那個看肖戰極度不順眼的大哥,按照肖戰的形容這位大哥,應該是來找事的。

不過她就是沒明白只為想要做什麼?難不成指望著他們今天就鬧成離婚?不對啊按理來說自己的身份,對於他們家這樣人的,人家來說,對肖戰就是個自取其辱的恥辱,馬驍更應該是拍雙手歡迎她的下嫁,不應該給她來添堵埃

「你還是這個性子坐下吧,都是自家人,人家弟妹都能坐,你有什麼不能坐的?」

江小蕎努力的想要把自己忽視掉,人家這句話他能不能理解為是對她的侮辱埃

不就是說她出身低。

江小蕎一句話也沒想說,既然坐下來,意思就是大家吃頓飯唄。

拿起筷子!二話不說,加起大蝦,雪白的手指翻飛,很快播出了鮮嫩的蝦肉媚眼如絲的放到肖戰碗里,得意的小眼神差一點讓肖戰破功,這個小妖精這是想幹嘛。

雖然知道江小蕎是想要給他撐腰!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可是要不要表現得活像是卡門再世一樣,簡直看到的男人都會渾身燃燒起來,眼神微微有些不善。

江小蕎轉眼恢復到一臉漠然,拿著筷子開始自己的大吃之旅。

馬驍眼神幽暗,幽幽的說道:「看來弟妹和我弟弟很恩愛呀!也難怪你們新婚,今天剛剛結婚吧,不過肖戰,你也是的,你要是錢不夠就和大哥開口,大哥最不差的就是錢怎麼能委屈你的新娘子。就在這麼一個破地方吃飯。起碼應該是鮮花,燭光晚餐那才應該是你的心意,這樣草率的對待新娘子,會讓弟妹心裡不好受的。

不相信你問韓越,我和她新婚蜜月也是在這裡度過的,我們可是開著遊艇在海上過的二人世界,玫瑰花,燭光晚餐紅酒,還有滿天的煙花。哥哥夠有誠意吧。」

江小蕎差一點被一口蝦肉給嗆著,這位難不成是來示威的,巴望著肖戰站起來因為妒忌和他打一架,幼稚不幼稚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