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83章 胸中燃起熊熊鬥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3章 胸中燃起熊熊鬥志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肖戰冷笑,「這就不勞大哥操心了,既然小蕎嫁給了我,不是常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讓我這樣一個窮當兵的跟著受窮,這是理所當然的。我想我媳婦兒看上我又不是看上錢,如果是因為錢嫁給我,我才要擔心了。」滿含深情的看一眼江小蕎。

江小蕎努力把嘴裡的東西咽下去,回給肖戰一個甜蜜的微笑,「老公,這是你給我最好的新婚晚餐,比起那些什麼鮮花燭光晚餐,煙火什麼的,這個更實在,鮮美多汁,價格優惠,還能吃到最正宗,剛剛出水的海鮮。比起那些浪漫來說咱們這個就叫過日子。」

怎麼也得給肖戰臉上貼金。

馬驍噗嗤笑了,絕對破壞了貴公子的形象。

「弟妹還真有意思,我實在是沒想到弟妹是個這麼接地氣的人。肖戰你可真應該早點兒帶弟妹來見見我,這麼有意思的女孩子怎麼能不介紹給哥哥認識,你還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大概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1江小蕎立刻反擊,這是專門來揭傷疤。

馬驍淡笑不語,韓越看著沒人搭理她,立刻一副泫然欲泣的脆弱模樣,看著肖戰說:「肖戰,你還不能原諒我和你大哥嗎?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你也該忘記了,你現在有了弟妹更應該跟她好好的過日子。我還以為這一次我們可以化解,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沒想到你心裡還是放不下。」

江小蕎剝了一隻蝦,看著韓越表演,點點頭,演的確不錯,很有大腕兒的演技這眼淚說來就來,還能在眼眶裡打轉,死活不掉下來。這可是本事,也不是誰想演就能演出來的。

肖戰被這話攻擊的有些措手不及,張慌的看一眼江小蕎,惡狠狠瞪著韓越,「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早就不記得你是誰,你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心裡略微放心,江小蕎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女人,當初她可是專門因為韓越什麼過自己的,他也一五一十把以前的事情說了個清清楚楚,就怕有一天出現這樣的誤會。

韓越眼淚都要滴落,楚楚可憐的看了一眼江小蕎,「弟妹,剛才是我胡說八道。你別往心裡去我和肖戰,沒什麼的。」這還叫沒什麼?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肖戰!要不你和嫂子去那邊兒解決一下這個誤會,我感覺嫂子現在有千言萬語要和你說,你們最好還是說清楚的好。」不就是想要看她吃醋發火的樣子。

而且韓越越是這麼做更是證明,馬驍這位大哥肯定還留著後手,不把她和肖戰之間挑撥的誤會埋下怎麼能達到他們的目的呢,所以江小蕎給人家機會。

肖戰無語,媳婦這是心太大了。

江小蕎擺擺手,「去吧,去吧,你和嫂子好好說別發火。有什麼誤會解開就好啦。」

看著肖戰和韓越在海灘岸邊的陰影里,兩個人激烈的爭執著什麼,更多的時候,肖戰一眼不發,都是韓越在哭泣和說話。

江小蕎正在對著面前的龍蝦下手,結果馬驍幽幽的開口。

「也許這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的話,也許他們現在應該是幸福的一對夫妻。」馬驍看一眼江小蕎,他不得不佩服,這個弟妹確實出乎他的意料,長得很漂亮,但是完全沒腦子就像個傻大姐,嘴角一絲不屑的嘲諷微笑劃過,然後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臉上的落寞和難過。

江小蕎拍拍肚子,吃飽了,好像應該開工了。

吃飽喝足不就是為了保持戰鬥力。

「弟妹,這個話不應該我來說,可是我不說心裡難受,也許我們才是同為天涯淪落人,韓越喜歡的一直都是肖戰,是我用錢搶走了韓越,我知道肖戰一直恨我,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每天心裡惦記著別的男人這種滋味兒是多麼難受,我要是能像弟妹這樣什麼都不知道多好,也就不需要這麼痛苦這麼難受。」

江小蕎簡直要給馬驍拍手鼓掌,這語氣這聲調,這神態配合的簡直天衣無縫。

活脫脫就是一個遭人背叛的苦命人,而姦夫**就站在遠處。

「大哥,肖戰和我說過你們三個人之間的事情,肖戰已經看清了韓越的真面目,一個為了錢在兄弟兩個人之間搖擺的女人,肖戰怎麼會相信她是愛自己的。所以你不需要那麼痛苦難過,既然這個女人愛你的錢。那也算是你這個人很有價值,這也是你的個人魅力啊,有錢也算是魅力,你放心好了,以後肖戰就歸我所有,我會好好管好我自己的男人,絕對不會讓其他女人有機可乘。

木褪槍芎媚愕吶人,要不然哪一天她給你帶綠帽子,可不一定是因為肖戰。」江小蕎的一番話讓馬驍感覺有些驚嚇過度,這個女人怎麼總是不按常理出牌。

這個時候難道不是衝上去和韓越廝打,像像是一個潑婦一樣和肖戰吼叫,最好是抓花了肖戰的臉。那麼讓肖戰沒臉見人,卻不是這樣雲淡風輕的和自己討論誰管好誰的問題。

「弟妹難道你都不傷心,不難過。也不妒忌?肖戰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你居然能做到這樣,那就證明你絕對不愛肖戰。」馬驍冷靜的說道,他心裡忽然明白也許這個女人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偽裝,這個女人遠遠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樣,只是空有一副花瓶的模樣。

「你錯了我很愛肖戰,就是因為愛他,我才會無條件的相信他。況且我很有自信,以我的個人魅力肖戰一旦愛上我就沒有可能在乎,愛上其他的女人。那個韓越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論美貌,似乎我還比她略勝一籌,論年紀我要比她小上幾歲,論能力恐怕十個韓越都不是我一個人的對手,我憑什麼回去妒忌一個什麼都不如我的女人?」江小蕎看著肖戰不耐煩的甩開韓越拉扯手,大步向這邊走回來。

馬驍笑了,這個女孩自己真是看走眼,如此一個自信,光芒四射的女人。根本難以掩飾她身上的耀眼奪目的魅力,這樣的的確如她自己所說,憑什麼會去妒忌一個什麼都不如她的女人。

如此的囂張,如此的放肆,如此的霸氣。

肖戰每一次他身邊的女人都是如此耀眼奪目,馬驍笑笑,胸中燃起的是熊熊鬥志,他太喜歡這種感覺,已經多久沒有這種追捕獵物的激情,這一次他忽然就有了那種想要掠奪的獸性,他要再一次從肖戰手中搶走他最寶貴的東西,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女人能夠抵禦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