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85章 可怕的吸引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5章 可怕的吸引力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玄幻魔法

「別再碰我。」她以低沈而沙啞的聲音說道。

把被單用力捲起自己縮進深沉的疲累睡眠里,她太累了。

肖戰微笑著用記憶將她身體曲線在他手中的飽滿感覺重建,他握緊拳頭以抑制手掌的麻癢。他對她的渴望比他所想像的還要嚴重。昨晚一整夜他都幾乎沒有給她休息的時間,即使她的求饒和哭喊都沒能阻止他化身狼人掠奪寶藏。

尤其是她所有的掙扎最後都能轉化為甜蜜的呻吟和燒灼著他的溫度,他就完全沒辦法冷靜下來,即使他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還是沒辦法克制自己的荒唐。

他所有的自制力似乎都在碰到她的那一刻燃燒殆盡,留下的只有無止盡的滿足和擁有的饕餮。

他俯首以鼻尖摩擦她的耳朵,他的溫暖氣息使得她敏感的耳窩發癢。他的目光滑落至她的身軀,眼神變得傭懶而熾熱。

江小蕎無意識的在被單里摩挲,然後躲避這種擾人的侵襲,喃喃的低語猶如呻吟:「不要1

肖戰抵著她的額頭,落下深深地一吻,「睡吧!媳婦兒1扣著她的手臂猶如鐵鉗,終於讓她不再不舒服的掙扎,在他懷著尋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再次陷入睡夢中,才和她一起入眠。

睜開眼睛,刺眼的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頑皮的戲弄著她的面孔!一夜未曾好眠的她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感覺整個身體似乎被重型卡車碾壓過!似乎每一處都在憤怒的吶喊著,要求懲罰兇手,她試著眨眨眼,橫搭在胸前的一隻爪子讓她瞬間清醒。

回頭看過去,肖戰禁閉的眼睛睡著的樣子猶如神祇,模樣居然帥到不可思議的讓人想要佔有,可惜她即使微微一動都會想要疼得呻吟,這該死的男人,昨晚幾乎拆了她,一點都不知道節制這個詞的意思,更完全不顧她的花式哀求,依然我行我素,簡直就是禽獸。

最讓人羞恥的是這個男人總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改變的她的心意,而她的那些求饒幾乎被無視為虛張聲勢,該死的體力上的差別,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別,即使她想要抗拒也不能改變。

尤其是她遇到這個幾乎天賦異稟,這人可以一邊誘哄著在她耳邊說著讓人臉紅心跳的甜蜜情話,下手一點都不知道收斂,現在後遺症的承受者就是她,江小蕎惡狠狠的把那隻狼爪挪開,不爭氣的力氣小了很多,她擔心驚醒這頭狼,自己還能不能走出這間房間。

慢慢的起身,江小蕎咬牙切齒的離開大床,好不容易挪到了衛生間里,泡了一個熱水澡,終於才讓她酸疼的肌肉得到緩解,尤其是自己的雙腿和胸口包括鎖骨上都是布滿已經開始變得淤青的痕,她除了罵一聲禽獸,卻毫無辦法。

武力值不如人家,還能怎麼反抗。

找了一件領口有扣子的連衣裙,沒辦法,這個禽獸給她留下的這些曖昧痕怎麼擋都擋不住,她總不能不出門吧。

這裡可是面朝大海的地方,不出去好好晒晒太陽,吹吹海風,對得起自己嗎?

她可不想把剩下的三天時間都浪費在這張床上,說好的蜜月可不是在酒店房間度過的。

趁著肖戰還在睡覺,偷偷溜出去,美好的空氣,藍天白雲沙灘簡直就是夢想的度假時光,除了不能下水游泳,誰讓她身上的痕泳衣根本掩飾不住,為了不太嚇人,在外面晒晒太陽,也不錯。

可惜想法很美好,打開衛生間之後的結果很悲催,肖戰赤果的胸膛直接抱人上床,簡直不給她任何抗議的機會,連衣裙的下場是徹底被就地正法,不僅是今天被棄之如履,之後的幾天都沒機會上身。

「老公,我真的不行啦1

「我要你!噓,再一次就好1

「嗯,親愛的,饒了我吧1

「沒問題的,寶貝,妳可以接受的。別動就是,讓我進去,我不會弄痛妳,我會慢慢來。」

伴隨的就是無休止的長驅直入。

「肖戰!你有完沒完!這都幾次了?」

「沒完1

「礙…救命1

「老天,媳婦兒,你就是我的命1

「我很餓啊!肖戰1

「放心,馬上就餵飽你1

「不是這個餓,我肚子餓!我要餓死了1

「你餵飽我,我馬上就餵飽你的胃1

「肖戰,你想讓成為第一個死在床上的新娘嗎?你他媽能不能考慮一下使用頻率的問題,不是時日還長。你就不能慢慢來1江小蕎呻吟,現在就算讓她從床上爬起來,她也爬不起來,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

「我已經很慢了,要不然現在你還能清醒的和我說話?」

這個男人很囂張的宣誓主權。

江小蕎無語,說成什麼都沒人理會,還不如乾脆昏過去吧。

這個男人之這簡直就是八輩子沒見過女人,她算是進了狼窩埃

好在肖戰還是體貼的,不過這種體貼僅限於酒店的大餐,各種美食應有盡有,江小蕎坐在餐桌跟前,簡直是用狼吞虎咽一點兒都不過分,體力消耗的太過了,她急需要補充能量,其實仔細想想除了昨天晚上的那頓所謂的海鮮大餐,她肚子里可是什麼都沒有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天兩夜。

再說那頓海鮮大餐也沒吃好,被馬驍攪局之後,吃什麼也不香,再被這個禽獸蹂躪到現在。

江小蕎第一次感覺自己可以吃下去整頭牛,好像一點兒也不誇張。

肖戰幫她把牛排切成小塊,把水果切好,有些內疚的看著狼吞虎咽道不顧形象的媳婦兒。他似乎有些過分。

可是一想到都二十多年沒開葷,他容易嗎?

這一朝吃到肉,絕對停不下來。

而且主要是媳婦兒實在太美味了,所以他才會一吃再吃。

眼神落到江小蕎穿著浴袍因為吃東西不鬆開的胸口,那些明顯的青紫的痕讓他暗暗頭疼,江小蕎的肌膚簡直是太嬌嫩了,稍微一用力就會留下痕,可是每次他都會被激情沖昏頭腦,每次看著那些痕心裡就會內疚,可是只要一粘上江小蕎,腦子裡幾乎是一片漿糊。

可怕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