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2章 兩個月的插班生(月票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章 兩個月的插班生(月票加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江小蕎被肖戰開車送到理工大學門口,這不是開學季,學校早就開學,她這算是插班生,即將要面對再一次的求學路,江小蕎有些小興奮。

肖戰有些不滿,司令員簡直是個老混蛋,非要把自己媳婦送到學院來學習,這裡還必須住校,天啊,住校!

新婚夫妻就被拆散,肖戰的心情可想而知,簡直就是欲求不滿。

江小蕎直接無視這種濃濃的埋怨,心情簡直快樂的想要飛起來。

「我送你就去吧1肖戰無奈,這個小傢伙簡直是快樂的像是一隻小鳥,恨不得趕緊飛出他的牢籠。

江小蕎眯著眼睛搖搖頭,「算了吧,你那輛車要想進學校,不做登記,恐怕也不行。再說了這麼招搖地進了學校你想讓我成為同學們的公敵啊!我覺得還是保持低調比較好。反正也就是一年,其實算起來連一年都不到,只有七八個月,很快就過去了這個時間我還是盡量低調一點做人比較好。」很有自知之明。

肖戰笑了,「我把行李給你送進去,不開車怎麼樣,夠低調吧1

江小蕎搖搖頭,「你還是算了吧,就你那一刪到那裡能低調嗎?那幾道杠杠,直接晃花別人的眼,你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團長?」肖戰這樣的顏值站到那裡那都是聚焦點,她要的低調可不是引起女生的公憤。

給自己增加幾個情敵,這也太不划算。

肖戰苦笑,「我就這麼見不得人?」背媳婦嫌棄成這樣也算是一種成就。

「不是你見不得人,是我見不得人。別廢話了趕緊的把行禮給我我趕緊進去報道。」江小蕎看著已經有來來往往的學生注意過來,畢竟一輛汽車停在學校門口,還是會很引人注目的。

再加上他們俊男美女的組合,想不注意到也難。

肖戰沒辦法,把車廂里的行李箱拿出來,遞給江小蕎,「媳婦兒,星期五我來接你,別在外面招蜂引蝶。」說好的星期五回家住,這也是肖戰唯一做出的讓步。

江小蕎笑笑,「好啦,再有兩天就星期五,別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我走啦1拉著箱子擺擺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來到教務處,江小蕎拿出介紹信和證件辦理了入學手續,她這樣的插班生很常見,因為很多需要鍍金的軍人幹部都是這樣到這裡來辦手續,參加最後一年的學習,考試實習。然後拿著文憑離開,教務處的老師已經見怪不怪。

很快的,辦好手續,江小蕎被分配到了女生宿舍205室。

江小蕎就這麼拉著箱子一路找到了女生宿舍,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校園裡這個時間還是有不少人,有些是沒有課的,看到她拿著行李雖然好奇,但是沒有人詢問。

看到205室的門牌,門沒上鎖,敲敲門。

裡面有人回答,「進來1

江小蕎推門進去,對上的是五雙驚奇的眼睛。

「我是新來的插班生江小蕎1自我介紹,然後就看到宿舍里只有六張高低床,看來這所大學的宿舍環境還算是不錯,只剩下最靠門邊的上鋪空著。

宿舍里五個人立刻熱鬧起來。

「你是新來的你好!我叫李美鳳,是汽車工程系的。」

「你好,我叫吳楠,是機械設計系的。」

「我叫白小飛,是機械製造系的。」

「我叫韓飛,機械設計系。」

「我叫李瀟,是機械電子系。」

大家都做了自我介紹,幾個人熱情的幫著江小蕎收拾床鋪,還真的讓江小蕎不習慣。

居然一個都沒上課,還真是難得。

江小蕎把東西收拾好,她下鋪住的是白小飛,她不由得問:「今天都不上課?」

課程安排她還沒看到課程表呢。

白小飛笑了,「這個學期再有一個月考試,放假,下半個學期我們都要實習去了,現在正是我們的複習時間,所以你可真會挑時間來,來了一節課都不需要上,直接考試1笑嘻嘻的看著江小蕎。等著看江小蕎變臉。

畢竟來這裡的插班生可都是為了混個畢業證,一節課都不上,考試也要能過得去埃

江小蕎也出乎意料,她根本沒想到是這樣的安排,心裡不由得暗罵,「司令員這就是個老狐狸,這哪是讓她混文憑,人家恐怕早想好,兩個月,讓她考試拿文憑,之後就要實習,這實習就立馬就到軍工廠的手心兒里,她還不得開始,任勞任怨的工作。就算這兩個月也不是讓她能好好休息,要考試每一門課都想過的話,就算她天賦異稟,有金手指,很多東西也得拿書本溫習一下,就算是一本書翻下來這兩個月也夠她受的。」

江小蕎直接去了圖書館,自己一堆的書,需要的是安靜的複習,宿舍里簡直就是八卦的戰場,五個女生嘰嘰喳喳,時不時討論點這個討論點那個,她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學習。

她已經考慮,估計這個禮拜五回去自己可以把行李帶回去,反正這兩個月也沒有課,不需要她報道,還不如窩在自己家裡,安安心心的複習。

就算她做的過分,現在恐怕也沒人說沒人管,都要考試了,誰還管埃

白小飛看著江小蕎抱著書走了,有些不解的說:「這個江小蕎也真是有意思插班生只插兩個月的我還第一次見。難不成她考試絕對有信心,看著她也沒穿軍裝,好像不像是部隊里的。」

「你管人家呢?反正插班生都是背後有關係。要不然怎麼會啊插班。」

「我就是好奇,奇怪,咱們宿舍這幾個人幾乎都是插班生,就像我和你李瀟,咱倆學的專業雖然不同?但是都是機械部隊出來的,我們插班畢業之後也是要回部隊去的。還有你們三個,無論怎麼說,一說起來咱們將來都有可能不在一個部隊。可是這個江小蕎也沒說她到底是哪裡的?讓人摸不清楚底細。」

「你要摸清楚底細幹什麼?反正她畢了業去去哪兒和咱們也沒什麼關係。我看著她也不是很好相處。我們說了半天話,她一句也不插嘴,自己直接抱著一堆書就走人,肯定是去圖書館,就是嫌棄我們吵。」

「算了,別多管閑事兒,人家想幹啥就幹啥,不過就是兩個月的時間。考完試大家都各奔東西。還能不能見面都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