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3章 一見鍾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3章 一見鍾情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江小蕎抱著書在圖書館里坐著,有條不紊的做著自己的事情,這些對於她似乎難度不大,畢竟她所學習的知識遠比-這個多,不就是以此考試,拿出應付高考的勁頭,恐怕十個畢業證也不是問題。

安靜的圖書館,人並不多,江小蕎這個偏僻的桌子附近更是沒有幾個人,高大的書櫃和她坐的木椅木凳之間似乎遙遠,又似乎近在咫尺。

她很享受這樣的安靜和靜謐,簡直就是難得的忙裡偷閒,看著書本上的數字,她開始認真沉入學習的環境。

突然面前坐下一個人,黑影擋住了她面前的陽光,江小蕎皺眉,最近生活的順風順水,似乎日子太過平淡,這脾氣也見長。

「能借我一隻筆嗎?」清冽的男聲,嗓音低沉彷彿一道清泉滲入人心,清涼乾淨。

江小蕎抬起頭,這裡也有這種套路?

大吃一驚,對面的男人猶如春風化雨,陽光燦爛的猶如朝陽,高大的男孩,深邃的五官,簡直就是一個誘惑女性的妖孽,當然是男的,對於這樣的容貌男人應該很有自信,嘴角那噙著的淡淡微笑似乎在嘲笑江小蕎的失語和驚愕。

「對不起,我只有一隻,你找別人借借吧1

江小蕎低頭繼續學習,是很養眼,問題咱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怎麼能見異思遷,況且這樣的貨色出現在這裡,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的巧合。

簡直是為她量身定做的誘餌!

她家那位夫君見到眼前的男人,好不好直接滅口呢!

男人顯然詫異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幾乎吐不出半個字,這個女人還是個女人嗎?

這態度差太遠了吧?

難道說這個女人剛才沒看到他的長相,很有可能,要不然按照他的設想,所有見到他的女人怎麼會不被他的容貌所打動,十個有九個都會立刻發花痴,對他獻殷勤的更是不在少數。

本來應該是這個女人聽到這個話,欣喜若狂的趕緊拿筆獻上,於是順理成章他就和這個女人相談甚歡,彼此留下姓名地址聯繫方式,好方便他之後的來往。

結果現在這個女人根本不按牌理出牌。

他只好再次動用大招,身子靠近江小蕎的桌子!伸手過來。..

修長的手指,如青蔥白玉,霎時好看,「這位同學,你手裡的筆,先借我一下,急用。用用就還1

江小蕎嘆氣,這還能不能好好學習,這人是誰家派來的,老兄你會不會演戲呀?您這樣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只要不是傻子也能明白有問題。

「這位同學左轉向前那邊有同學,有筆您別煩我成嗎?」江小蕎嘴角含笑,可惜說出來的話簡直如刀鋒般凜冽。

畢楓林簡直不敢相信,被一個女人就這麼赤果果的拒絕,方式還是這麼的侮辱人,那看著自己的目光帶著憐憫,最重要的是那裡面明顯的戲謔誰能看不出來這個女子洞悉如火燭的目光里包含著完全的明了。

這個女人知道自己的目的。

這也太可怕了,不是給自己的訊息是這個女人就是個普通工人,最多有些學歷資質,不過人是很平凡,這就是平凡埃

那誰,誰給他的消息,這要是平凡,那他們那些人都該去死了。

「咳咳,打擾1

畢楓林掩飾自己驚愕然後準備離開。

結果想想不對自己的任務要激進這個女人,但是接近的方式自己當時因為預估錯誤,以為就是一個普通女人,所以這個設定方式,也極為簡單,根本沒花腦子。

所以弄成了現在這種被人家拆穿的尷尬局面,可是這也未嘗不是一種相遇的方式,更容易給對方留下深刻印象,也許誤打誤撞還能成為一段佳話。

笑著轉身,「你好!我叫畢楓林!車輛工程系學生!來是想借紙借筆跟你搭訕,但是沒想到被你看穿了。實在是慚愧,不過仍然很高興我們這樣的方式也算是認識了。」

款款而談,一點兒都沒有被揭穿的那種尷尬。

江小蕎擱下筆,這位老兄真的是鍥而不捨,還真是敬業。

問題是您這張臉,明晃晃就是寫著我要來引誘你,難道以為我瞎嗎?

「畢楓林,我結婚了。」

這個回答絕倒畢楓林,這個女人難道沒看到自己的臉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臉。

都要懷疑,難不成自己的男性魅力徹底退化,人看到他都已經有了免疫力。

「結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歡你,為了愛情,我可以拋棄世俗的觀念,只要為了能和你在一起。」畢楓林自己都被自己說的這番話作嘔,這得多死不要臉的,這種話居然也能說出來。

江小蕎撲哧笑了,「同學,你就算見我一面你就愛上我,你這個愛情還真看臉呀。」

這個男人得多逗啊明明自己眼神里嫌棄的要命,還說這些噁心的話來噁心她,還是真不怕死。

畢楓林展露出自己最為風度翩翩的笑容,「你沒聽說過一見鍾情嗎?我一見面就喜歡上了你。愛上了你,為了你,我可以奮不顧身,萬劫不復。」

「那個不好意思,這個話實在噁心,我自己都要受不了了,你可別當真,真的別當真1畢楓林實在不了自己的噁心,急忙向江小蕎道歉。

江小蕎大笑,「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接近我。回去告訴你背後的那個人,有什麼事兒?明刀明槍的來別這樣拐彎抹角,況且他難道以為就憑你這種姿色,就能讓我移情別戀,難道不知道破壞軍婚是犯法的嗎?」

這個畢楓林的確還挺和自己胃口,當然就是想想,肖戰同志也不會允許她對其他男人有興趣的,除非是她想要下不了床。

想想肖戰的那體力和精力,江小蕎自嘆不如,自己是什麼逆天的運氣啊,找個老公,還能找個絕世無雙的一等一極品,簡直是個女人都會愛死吧。

畢楓林不由得捏著兩根手指,做拈花手的樣子,「哎呦,人家就是喜歡你,單相思還不行?」破壞軍婚,自己還不想死。

這個王八蛋怎麼不去死,這是什麼鬼任務埃

江小蕎幾乎要笑抽了,擺擺手,「你趕緊走吧,回去單相思去,我實在不能再看見你,受不了,別出來禍害人,就你那張臉說你單相思,誰會信埃說我單相思你還差不多。」

畢楓林拋一個媚眼,「親親,這是送你的禮物,我家主人說了,被你拆穿不丟人,拜拜1一個飛吻,嚇倒一屋子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