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94章 潛在的陰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4章 潛在的陰霾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江小蕎拿起桌子上留下里的盒子,打開,淡淡的幽香,一整盒的玫瑰花,這裡的省城可不多見,不是沒有,但是估計沒有人有這麼大的手筆,紅色,白色,粉色,黃色的玫瑰,在盒子里瑰麗綻放,美得讓人心馳神往。

這樣的浪漫橋段應該是以前看過的霸道總裁橋段,問題是要是江小蕎是個真正的二十歲女孩,也許說不得還真的能在心裡留下一絲漣漪,激起一些浪花翻滾。

可是電視劇泛濫的時代,比起這些橋段還要浪漫的都看過不少,這還真的沒什麼讓人心動,不過看著玫瑰花江小蕎鬱悶的想,自己的男人似乎不懂浪漫,這麼久以來,這鮮花可沒送過。

是個女人心底總會有那麼一絲期待,浪漫因子會作祟,要不要明天回去給肖戰來個**供,順帶來個哀怨的小眼神,逼著肖戰給她製造一點浪漫。

拿起盒子里的小紙片,「期待和你的重逢1

真的很肉麻。

星期五的下午,江小蕎認命的又拖著行李箱從校園裡走出來,這兩天在宿舍里一點兒都不安靜,除了那天的鮮花攻勢,當天晚上還送來了精美的禮服,今天早晨是打包了幾乎一整個某酒樓的早餐,江小蕎成功的成為了理工大學的新聞人物,被人這樣明目張的追求,她想低調都難。

所以某人只好拿著行李準備搬回自己家去,就不相信肖戰坐鎮這些神神鬼鬼,還敢出現。

肖戰站在車旁已經有一個小時,心裡有些小激動,怪不得人家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自從他們倆結婚到現在還真的沒有分開過,肖戰這兩天銷了婚假開始正常工作,問題是即使坐在辦公室里忙著手頭的事情,或者帶著士兵奔跑在訓練場上,大汗淋漓之餘總會想起那個小妖精。..

他感覺自己真的出問題,以前就算他對江小蕎非常有感覺,可是也沒有到這種神魂顛倒的地步,現在彷彿做每一件事說每一句話都會產生無限的聯想,聯想起兩個人在一起做的所有事。

他覺得自己現在這樣也不正常,尤其是到了今天下午明顯的頻頻看錶,肖戰都驚覺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有點不得勁兒,可是眼看著到了時間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從部隊開車出來,想要見人。

江小蕎現在對他的影響力太大了。他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是遠遠的看到那一道從學校大門拖著行李走出來的身影,他心裡還是雀躍啦。

該死心裡那個聲音簡直無法抑制的大喊,雀躍,他的女孩就要再次回到他的懷抱,看吧!誰都不能在奪走她。

他很奇怪自己為什麼用了那個詞,奪走,也許他潛意識裡認為江小蕎會被搶走,也許他擔心江小蕎也會像韓越那樣被搶走,該死,江小蕎是不一樣的女人,她是自己的女人,她曾經說過愛他,會和他一起面對日出日落,會和他一起面對一切,而他還是無法掩飾自己的內心深處的那一抹驚慌和不安。

也刑強大!強大到他無法忽視這種威脅,強大到他會害怕,還有這種小心翼翼的不確定。

江小蕎走到肖戰面前,卻沒有迎來想象中的擁抱,只有一個獃子傻傻的盯著自己,透過自己看著遠方,似乎在看著什麼,眼神中的激動,懷疑還有遲疑都那麼明顯。

「嗨,老公,行李給你1

江小蕎拍了一下肖戰的肩頭,然後肖戰就如同被施了魔法的王子,瞬間清醒過來,整個人神魂都歸了原位,驀的他的雙臂緊緊地摟住她,那麼緊,彷彿要粉碎她的一切防備。

「上車,我把行禮放進車裡。」肖戰溫和的囑咐江小蕎,還給她打開了車門,然後自己拎著行李箱放到了後座上,上車開車,車子開出了車道。

「你剛才在想什麼?」江小蕎問,不問心裡似乎是個結,既然是今天的事就把它問個明白。

她雖然不懂婚姻中男女相處之道,可是彼此隱瞞並不是什麼好的徵兆,互相的猜疑懷疑,最後也許消磨掉的只是彼此之間那些感情,與其那樣還不如問的明明白白的。

肖戰抿著嘴唇,那樣子就像是再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這個男人太過於自製,可惜有時候還有一些強迫症。

「好吧,不問你啦。現在有兩個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江小蕎不想拂他的逆鱗,誰知道這貨今天為什麼不開心,既然他不想說,那隻好找其他機會。

肖戰心底綻開笑意,小女人知道自己不開心,這明顯是討好。

「不會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吧?」

江小蕎點點頭:「肯定是這樣的,要不然就沒有選擇的意義。你想先聽哪一個?」

感覺自己現在像是在哄孩子。

「壞消息吧1

肖戰的選擇真的讓她無語,有人這麼喜歡折磨自己,這個時候情緒本來就不高漲,不是應該聽一些高興的事情嗎?真的很沒有想象力和創造力。

「好吧,這是你的選擇,我當然尊重你,希望你控制自己的脾氣。今天你大哥派了一個並不成功的妖孽男偽裝成學生接近我,妄圖對我搭訕,大概是希望上演一出紅杏出牆吧。不過我想這個計謀被我試穿,人家已經撤退了。」江小蕎陳訴事實,當然她也看到了肖戰眼裡的怒火,奇怪的居然沒有爆發。

簡直不可思議,怒氣不爆發,那麼就好憋在心裡,這是心理疾病的起因。

「沒什麼話和我說?」江小蕎發問,這個男人安靜的有些出奇。

「說說開心的事情吧1

語調居然平靜的讓人擔憂,這是肖戰?

「你沒事吧?」

擔憂的語調讓她憑添一些溫柔,柔和了他眸中的暗沉。

「沒事!不是還有高興的消息,說來看看。」

他還是讓江小蕎擔心了!這個女人太敏銳,他忽然感覺抱歉。

「好消息就是我才明天開始兩個月在家裡複習,不去學校了,直到考試那一天再回到學校,是不是值得高興?」江小蕎興趣盎然的看著肖戰。

終於嘴角勾起,笑意充滿某人眼眸,「這的確是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