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0章 奉陪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章 奉陪到底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女生小說

張家華媽媽臉上好多了,一伸手從抽屜里拿出一疊交費單遞給江小蕎。

「既然是你們的錯那麼這些醫藥費也理論上是應該你們來報銷的,你看看吧這就是我們住院以來花的錢,你要是方便就給我們報銷一下。」

男人這個時候不開口了。

江小蕎搖搖頭這夫妻兩個可真是配合的很好,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自己恐怕還是真上當了,人家這個坑挖的好,還讓她心甘情願的跳了進來。

簡直就是人才呀!

自己幾十歲的人,社會經驗還是不夠豐富。上輩子簡直白活了。

捏著手裡的交費單一頁一頁翻開,江小蕎越看臉色越黑,越看眉頭緊鎖。

嘴角噙著嘲諷的微笑,真的想罵一聲,他奶奶的。

猛地抬頭看著張家華的媽媽,揚起手裡的交費單,「張家華媽媽,張家華不是就小腿骨折嗎?您這上面怎麼胸片也拍了腦t也做了,看看這張居然是輸血的單子,您這住院一天就花了500,你要說是您這不是訛我,您自己相信嗎?」

越看臉越黑,不黑才怪,這兩位爸爸媽媽大概是把這所醫院裡的所有能給他兒子做的檢查全做了個遍,問題居然還輸血,這又沒動手術,又沒怎麼地居然還能有輸血的單子出來。

她江小蕎不罵娘,誰罵埃

張家華的爸爸站出來,人家這個男人可真有擔當,遇到事,可沒讓他老婆上。

「我們家就這一個兒子而且是一脈單傳,平日里就算有磕碰了的我們都心疼的不得了,可何況這個是骨折誰知道他摔下來的時候身上有沒有其他的傷,當然是要全都檢查一遍。我們也是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這萬一以後出現了哪裡頭疼腦熱,我在找您也不方便。這數學我可以解釋一下,孩子骨折之後,臉色蒼白,輸點血,算是補充營養我們想這個應該不過分。」

「您這還叫不過分?孩子補充營養,需要輸血?你兒子倒是真精貴,不過我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跟您說,醫藥費我們肯定會出,不過您兒子把我妹妹也打傷了,她也已經住院,所以我也來通知你一聲,咱們這個具體的醫療費用只能等。兩個孩子出院之後咱們再慢慢結算。不過您放心您孩子的醫藥費我們肯定會出,不過我妹妹是因為你兒子受傷的,所產生的醫藥費,恐怕你們也得負責。」既然遇上了這種高雅的無賴,江小蕎決定也不要臉一次。

「什麼?你妹妹也是受傷了,怎麼可能我那天看見她活蹦亂跳的,況且我兒子就根本沒碰著她一個一根手指頭。」張佳華的老媽急了,他們打就是打算給這姐妹倆一個教訓,結果沒想到人家也住院了。

「真不好意思,您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因為當時打架的時候你不在場,我也不在常你說你兒子沒碰我妹妹一個手指頭,這可不算況且,打架的時候他可是一個男孩子,我妹妹是一個女孩子,總不可能是我妹妹單方面一個人打他吧,你兒子一個男子漢居然連還手都沒有絕對不可能。所以我妹妹還真受傷了。再說您當時看到她活蹦亂跳,有些內傷根本當時看不到一回家才會發作。」江小蕎打算好了,一會兒回去就把江小谷給送到醫院去。

嗯應該送到軍區醫院,多少得拉上肖戰一張虎皮做大旗,到時候總有醫院認識的人,也好方便扯謊。

有點兒抱歉的想自己這是會不會教壞孩子呀。

自己家三個妹妹似乎是不是被自己帶到了歪路上,看別的沒學會打人,先學會了,在跟著自己學會了耍無賴和撒謊。老天爺,老媽知道了會不會瘋掉埃

江小蕎拍拍身上的土轉身就走,不走也不行,兩方面已經僵的,這裡了中間需要一個調解人,看來兩個班,可憐的班主任應該必須擔當起橋樑的任務。

不過這中間恐怕少不了,來來回回的折騰。

不過顯然她高估了張家華父母的耐受力,尤其張佳華老爸,人家這可是當機立斷,直接追到門外,喊住了她。

「江小谷的姐姐,你先別走,我們最好還是談談吧。」

江小蕎一臉錯愕的被人家拉回了病房。

湍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她還以起碼還有三五天的打官司,兩個班主任要來回跑著調節。甚至於她都已經準備好回去就給肖戰打電話,這個時候如果不尋思舞弊一下,怎麼可能,她這叫以暴制暴,以惡制惡,為了防止以後其他孩子被訛詐,她必須讓他妹妹假裝一次住院。

結果一切行動都來不及實施,人家已經把她給弄回病房了。

這會兒看著坐在自己對面兩個人,如沐春風的一臉和氣,江小蕎絕對佩服對方這個變臉的功夫絕對快,在這一點上她忽然感覺自己要甘拜下風,怪不得,要活到老學到老看看年齡決定一切。

「這個事情鬧到這個地步,本來是小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何必最後弄的大家臉上都不好看呢。既然我兒子住院,你妹妹也住院了。」人家刻意在也字上咬重音,生怕她聽不出來這裡面的意思。

「這樣情況下,乾脆我們各退一步,你妹妹只要當著所有學生的面給我兒子賠禮道歉。醫藥費,我們也不用你們賠,咱們這個事情就算是結束了。你們考慮一下,這樣做,我們已經是仁至義荊」男人笑眯眯的模樣似乎顯示的,他們很為江小蕎他們考慮。

江小蕎一下子站起來,「這樣吧醫藥費,我們雙倍賠給你,只要你兒子當著所有同學的面給我妹妹賠禮道歉,承認那天是他說錯了話。我們就可以既往不究。」

想得美!

以為是個坑人都會鑽,她江小蕎不信這個邪!

現在她不怕事兒鬧大,就怕事不大。

以前在鎮上被人的欺負也就罷了,誰讓她來的晚,後來又光顧著忙活整治渣男的事情,讓三個妹妹受了委屈,現在既然她有本事把三個妹妹弄到省城來,就沒道理需要他們忍辱負重,受別人的欺負。

一般忍辱負重是給被欺負的人用的,她倒寧願她是囂張跋扈的一面,也比被人欺負好。

八歲孩子的父母就想著要給別人侮辱,簡直就是做夢。

張家華父親噌的站起來。

「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就等著,我們一定會去找校方,這件事絕對不會就這麼完,我絕對會告到你的傾家蕩產。不信咱們就走著瞧。」

江小蕎淡淡的微笑,「您這是利誘不成,想要威逼嗎?我還告訴您寧願找哪兒,我們家奉陪到底。」轉身拍上門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