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4章 行行行,聽你的(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 行行行,聽你的(月票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江小蕎坐在辦公桌後面發獃,根本沒發現自己老媽劉雪梅已經回到辦公室。

劉雪梅到辦公室里的倆閨女,也是嚇了一跳,她剛剛是被虎哥送回來的,剛才兩個人去分店看了裝修結果,有虎哥坐鎮,兩家分店已經以最快的時間全部裝修完工,他們已經全部檢驗過手工非常不錯,比起自己第一家店裝修的都更加細緻。

當然劉雪梅不由得甜蜜的想,這都是虎哥的功勞,這段日子虎哥除了忙她自己的煙酒行的生意之外,還每天要在這兩家分店都要視察工作,有了上一次的威懾,兩家店的工人幹活兒都非常麻利,根本沒有拖延時間,居然都是早來晚走,甚至中午稍微吃口飯,連休息都不休息,加班加點的在幹活。

所以兩家分店才能這麼快就裝修完畢,這兩天聯繫好的傢具廠已經開始送桌椅,包括江小蕎畫的那張圖紙所說的電磁爐,虎哥已經聯繫了電器廠,對方居然也按照他們的圖紙做出了樣品,她們試驗了一下比起他們現在用的木炭煤氣灶來說,這個電磁爐非常環保,而且熱能也十足,可以說直接把火鍋店上升一個檔次。

劉雪梅現在對新分店的開業,居然有了很大的期待,她準備兩家分店開業之後老店就進行一次升級改造。按照她的計劃來說,他們留意過的品牌效應,很多人都認可,對於省城這麼大的餐飲市場來說,他們分店的加入,根本是杯水車薪,客人的需求這麼大,劉雪梅很有把握,半年就可以盈利,甚至情況好的話,三個月就可以盈利。

到時候她就準備再多開幾家分店,忽然就有一種感覺,一夜暴富。

她和虎哥已經彼此確立了關係,但是她還沒有準備把這個關係公布,因為她還不能預料江小蕎會不會對虎哥有什麼看法,因為畢竟虎哥的那一段經歷很讓人難以不得不介懷,更因為虎哥的那個兄弟二胡當初可是綁架江小蕎的幫凶之一,重要的一種複雜關係,劉雪梅很擔心江小蕎會對虎哥保持敵視態度。

雖然她很喜歡虎哥和她的感覺,但是四十多歲的人又不是小姑娘,自己的經歷又讓她不會那麼單純,所以女兒對虎哥的印象很重要,一旦江小蕎不願意,劉雪梅覺得自己大概會斬斷這段感情的,她不會傷害自己的女兒。

即使她對虎哥是那麼欣賞和喜愛,但是這都不能影響她對孩子們的保護和疼愛。

虎哥的話來說,只要江小蕎對他稍微有些不滿,劉雪梅絕對會拋棄他,低位太差,簡直是慘無人道的低人一等。

剛剛兩個人還討論這些事情,畢竟兩個人的事情也不能一直這麼隱瞞著,都年紀不小了,用虎哥的話來說,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來浪費。

她剛剛一回來就看到兩個女兒居然在辦公室里,大刺刺地坐著,劉雪梅我的眼睛往抽屜那裡瞄了一眼,江小蕎不是個喜歡犯別人隱私的人,應該沒有發現吧。

可是眼睛看到辦公桌上,整整齊齊的擺子,三個盒子,一下子變了臉色,有些慌裡慌張的解下大衣放在衣架上,假裝毫不在意的問江小蕎。

「大妞怎麼四妞在這裡?今天她不是上學嘛1

江小蕎微笑現在自己親媽劉雪梅已經懂得轉移話題的好辦法!成長啊成長,想想當初劉雪梅可不會這種婉轉,拐彎的手法,在看看現在這是多麼巨大的改變呀。

「媽,我大姐闖禍了!我以後都不能去學校上學了。」四妞這話絕對不是告狀,人家小丫頭自豪著呢。

可是這話把劉雪梅嚇了一跳,抬頭問江小蕎。

「這是怎麼回事兒?出什麼事兒了?她不能去上學了。」

在心裡她不認為江小蕎會闖什麼禍。

江小蕎嘆氣,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對劉雪梅說了一遍。

「你讓就是太年輕了做事怎麼能這麼衝動,不就是到個歉,道歉就道歉。咱們又不會掉一塊肉,你這樣衝動之下反而讓小四沒辦法上學,這次這是怎麼了?平日里你可不是這樣的人。怎麼今天就忍不住了?」劉雪梅一邊數落女兒,一邊奇怪。

「媽,這可不是道歉不道歉的問題。這裡面有因果關係,如果從原因追究起來,怎麼能說是我們的錯呢。難道被人家罵狐狸精,也不還嘴,被人家罵殺人犯的女兒也不要反抗,江在山的錯誤憑什麼讓我們來背,就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就要忍受別人的欺負。要是那樣,我寧願小四不要去上學。以前活的窩窩囊囊,那是因為我們沒辦法。如果現在還需要去,因為顧及別人的閑言碎語,指指點點我們就要忍辱負重被別人欺負,也不能吭聲。那還不如我們就留在那個鎮上,大不了就是那樣過日子。」江小蕎一肚子的火,她沒想到劉雪梅已經走到今天的這個位置居然還想的是忍耐,忍讓和忍受,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她當初千辛萬苦的帶著盧雪梅和妹妹們一步走到這裡是為了什麼?

難道就是為了從鎮上被人欺負夠了,到省城來,被別人欺負不成。那不是天生犯賤,想要找別人抽自己。

現在的他們家要錢有錢,要人難道沒有人嗎?再怎麼說自己嫁給了肖戰,就算不說肖戰,不依靠肖戰,憑他們現在的人脈和關係,還能找不到可以幫忙撐腰的,簡直他們這兩年是白活了。

「你這火也太大了就是吃了槍葯了?只是不想讓小四因為這樣。就沒學上,你要是真的覺得窩囊,受氣,行你媽聽你的,咱家現在的錢請個老師在家裡教小四都富有餘,咱家是大款,你媽是富翁。可以吧?你說怎麼辦咱就怎麼辦,絕對不向惡勢力低頭。」劉雪梅倒是真的,不是說因為忍讓,而是在她心裡覺得這麼小的一件事鬧得最這種不可收拾的地步是沒必要的。

她做生意以來被別人說到的還少。一個離婚的女人帶著四個孩子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說三道四。在背後指指點點,他要是真的因為這個和別人去計較。那恐怕吵不完的架,打不完的人。那就生意還做不做?

當然,她也知道女兒是因為別人欺負到了他們家頭上,才會火冒三丈就是因為她們家沒有男孩兒,也沒有一個可以成交的男人。要不然誰敢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