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5章 你們兩個想要商量著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 你們兩個想要商量著干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別生氣啦!媽還認識幾個人我打幾個電話想辦法別小四找找學校這家學校不行咱們找其他的學校還不成。讓小四在家裡學,那是說氣話,她這個年齡不在外面和孩子們在一起,難道你要把她關在家裡不成了。」劉雪梅笑著勸解自己閨女。

江小蕎你知道自己剛才無理取鬧,劉雪梅說的辦法的確是對的自己剛才不是也在想找什麼關係,來給小四找所學校。這一點上,她們母女兩個倒是想到了一起。

劉雪梅我到辦公桌跟前,狀似無意地把三個盒子摞起來,想要收起來。

啪!

一隻雪白修長的手按在了盒子上。

劉雪梅心裡一突。

「媽,先別著急拿走?難道你沒什麼話要跟我說?」江小蕎可不打算讓劉雪梅逃走。

劉雪梅急了,看了一眼正在那裡專心致志寫作業的江小谷。

「你這孩子,你有什麼話就說1

江小蕎笑著對江小谷說:「小四,乖,拿著作業到外面去寫吧。和咱媽有話說。」笑咪咪的樣子,一臉的和氣。

江小谷氣鼓鼓的抱起作業本,「你們大人啊都有問題,剛才把我從辦公桌趕到茶几,現在又把我從茶几趕到外面去,你們兩個說要幹什麼壞事兒,不能讓我知道。」

劉雪梅和江小蕎對視,劉雪梅尷尬的笑了,「孩子一天小心眼兒,我和你姐留點兒私房話說一說,能幹什麼壞事兒?你把你媽當成江洋大盜了還是土匪,就算你媽有那個心,恐怕也沒那個膽子。」

江小谷臨出門前,認真的想了想,非常的乾脆扔下一句話,「媽,你是沒那個膽子不過我大姐可難說了,你要小心哦,別被我大姐帶壞了。」

江小蕎氣急敗壞的看著江小谷,「江小谷,我看你是皮痒痒了。你等著,看我一會兒怎麼收拾你,數學卷子某人還欠我十套呢。」

江小谷吐了一下舌頭,「大姐,我剛才什麼都沒說你也什麼都沒聽見。」轉身就出門關門落鎖走人。

自家大姐現在越來越暴力。

想想要是被大姐按在那裡寫上十套數學題,江小谷就想死的心都有,她所有的課程都沒問題,但是就是對數學有著天生的抵觸,在大姐的魔鬼訓練之下,她的數學成績已經算是勉勉強強,可是只要一說起來數學題她就頭疼。

江小谷一走,辦公室里立刻安靜下來。母女兩個面對面坐著,誰也沒有先開口。

江小蕎把三個盒子拍了拍,「媽,送你禮物的是誰啊?」

她相信自己要是不開口,自己這個媽能永遠也不開口。

劉雪梅臉上一紅,對著二十歲的女兒,她說不出口。

「就是,就是一個普通朋友送的。」

這話說出來,劉雪梅自己都心虛,希望江小蕎沒打開過盒子看。

可惜她的祈禱顯然沒有起作用,因為她清楚地看到,江小蕎身手拿起了那個當著紅寶石戒指的盒子,然後悠悠地打開,推到她的面前。

「媽,普通朋友送您戒指,別把我當三歲孩子哄埃我都已經結婚的人了我還能不知道戒指意味著什麼?」

江小蕎簡直要佩服自己親媽這個鴕鳥的心態,這樣躲來躲去有意思嗎?

劉雪梅無措的狡辯,垂死的掙扎,因為她還真的沒有想好到底要怎麼和江小蕎談,這件事爆發出來的時間太短,她你沒有做好準備,甚至於,她不知道該怎麼和江小蕎說這件事。

所以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逃避。

「你這孩子,真的是普通朋友送的,我就是打算過幾天退給他,媽也知道這個東西媽收不合適。」

江小蕎都要氣暈了,我的親媽您能不能說的讓人相信一些。

「媽就算是普通朋友送的到底是誰?這個人不肯定認識,對不對?不然你也不會瞞的密不透風。這個男人到底有多見不得人。您不敢告訴我他是誰。」乾脆自己這一層紙捅破。

劉雪臉上又羞又急,「真的沒誰1

江小蕎有些失望,自己以為自己做了這麼多,甚至於她對劉雪梅所釋放的善意,是她對所有人釋放的善意中最多的,她以為在自己這樣做了一切之後,劉雪梅不僅僅會把自己當做女兒。更會把自己當做一個閨蜜,有任何心裡話會跟她講。

而現在母親的做法已經赤果果的打了她的臉,對她恐怕更多的是恐懼吧。

也許她做得真的是很失敗,她努力的讓家人可以過的更好,她用盡心力的去扶持劉雪梅。想讓她像一個真正女人,堅強的女人那樣生活,可以自信自足自強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結果換來的最後結果僅僅是母親把她當做了一個大家長一樣的人物,而不是女兒,更不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媽,我一直以為我們不僅僅是母女更是朋友,我也以為我一直對您表達的意思很明確。希望你可以很好的生活,找到自己的幸福,難道你會以為我會阻止您尋找您的幸福,所以你才不敢說出來?」江小蕎憋著怒火。

劉雪梅看著女兒那雙失望的眼睛!心裡慚愧,「大妞,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樣?你甚至因為害怕都不敢把這個男人帶到我的面前,是因為你覺得我不僅僅是你的女兒更像是你的家長,怕過不了我這一關,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也許可以把我當做朋友,分享你的秘密,也許我可以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更客觀的那你分析這段感情的利弊,更可以幫你把關。」江小蕎遇到自己也許要求的太多了,可是如果不把心裡的這些話說出來,她會覺得很難受,因為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身邊的人她是真的當做親人來對的,她很難過那種,被親人拒絕於心房之外的感覺。

劉雪梅一看江小蕎的眼神,心裡也難過,她做錯了。

她知道她傷害了女兒。

走過去一把抱住江小蕎,「大妞,沒有我真的把你當做沒有別把你當做我唯一的朋友,我知道這一路走來如果沒有你的支持沒有你的幫助,我今天也許早就死了,那個懦弱只知道把男人當做自己天的劉雪梅恐怕早就因為受不了別人的瘋言瘋語死了,我沒有想要隱瞞你,我只是想再等等等一個合適的時機再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