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6章 后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 后爸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兩母女抱頭哭了半天,終於大家心裡都痛快了,似乎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哭出來,彼此之間更加親近,距離都變得很校

江小蕎給劉雪梅擦了眼淚,「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你還是我媽。都哭成什麼樣子?你是家長要以身作則。我以前就說你是水做的。」

這絕對是調侃。

劉雪梅被逗樂了,「你還有臉說我,你看看你自己。你眼睛紅紅的跟兔子一樣。」

兩個人相視大笑,彼此之間那種流動的是暖暖的親情和和諧溫暖,這應該就是最親密的家人吧。

「媽,那個男人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和我說說吧。」

江小蕎問,雖然說開了不代表她可以撒手不管,這是她親媽,不把關,萬一什麼不三不四的男人想要上位霸佔家怎麼辦?

就她老媽這個智商不是問題,問題是太容易動感情的人最容易被人打動。

她可不放心。

劉雪梅現在就是一塊大肥肉!

劉雪梅臉不由的又開始紅起來,「他是個不矗人很有擔當,很有男人味,他自己做生意,也不缺錢,是個好人1評價這麼高?

江小蕎愣神,看看劉雪梅這粉面含春的樣子,帶著小女孩的嬌羞,這明明就是對人家很滿意的意思,這個男人太厲害,自己老媽這就是妥妥的墜入情網小女生模樣。

「我認識嗎?」江小蕎有種特別不好的預感,這個人絕對是熟人。

「你認識1劉雪梅偷偷瞥一眼江小蕎,看到女兒臉上沒什麼太過激動的反應,心裡稍微放下。

「既然認識,那你把他叫來,大家吃頓飯,我看看到底是誰把我老媽個勾搭走了1

正確解釋應該是,她倒是誰這麼膽大妄為。

熟人?

江小蕎翻來思去的想,他們認士剎歡啵鎮上縣城都不可能,因為沒什麼熟悉的擔得起劉雪梅形容的男人,畢竟按照年齡來說劉雪梅不可能找個小鮮肉,這個時代也不會允許,劉雪梅這麼古板老派的女人絕對不會幹這種出格的事情。

那麼按照年齡來說,縣城的時候根本沒發現有這種目標。

對他媽獻殷勤的成熟男性基本她沒印象。

那麼就是最有可能的是在省城,這個男人在省城,還是她認識的。

她搖搖頭,真的沒有印象。

「大妞,這個改天吧!我約好了他,然後我們正式吃頓飯,認識一下1劉雪梅也知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自己閨女這一關必需過,就是刀山火海也得過。

江小蕎還真沒想到,自己老媽還挺護著這個男人,照這樣子看這個男人身上一定有什麼是劉雪梅非常擔心自己會不同意的東西。

「好吧,您看吧,約好了時間我一定來。」

劉雪梅鬆口氣。

今天算是過關。

江小蕎把江小谷送回家裡,這個時候已經是江小麥放學了,把這個丫頭交給江小麥她才放心。

做好了晚飯,江小蕎決定給大家打預防針,開個家庭會議,劉雪梅不在她們正好開會。

江小麥,江小米和江小谷都認認真真坐在桌子旁邊,一張方桌,一人一個位置。

「大姐,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對著我們還有什麼難以啟齒的?」江小麥不知道大姐在躊躇什麼。

江小米馬上就要考初中,學習壓力倒是不大,不過這個傢伙卻是四個女孩子里最愛臭美的一個,因為家裡條件現在好了,這個小丫頭也美得沒邊兒,沒事就在那裡照鏡子。

「大姐,你不是懷孕了吧?」語不驚人死不休,江小米不說話則已,一說話能把江小蕎嚇死。

這把年紀懂什麼叫懷孕埃

「誰懷孕了?你胡說八道什麼?才多大,你就懂什麼叫懷孕啊!誰告訴你的?」江小蕎本能的警惕心提高,江小米愛美,班裡的狂蜂浪蝶可不少,這個小丫頭可不能讓她走歪了路。

江小米嗤笑,「大姐,這都是什麼年代啦?你看看電視機里整天電視劇演的不都是這些,還有我們同學可不少人都偷偷看小說,那些什麼愛情小說,說的不都是這個,你總不能讓我裝聾作啞吧1這小丫頭一副非常懂行的意思。

江小谷好奇的看著江小蕎的肚子問:「大姐,你是不是肚子里有小寶寶啦?」

江小蕎翻白眼,這三個要好好管教啦。

「你們都給我閉嘴,什麼就懷孕埃我告訴你們我沒懷孕,要說的是媽的事情!都給我好好聽著。」這三隻真的很能讓人肝火旺盛埃

江小麥奇怪道:「媽的事情,媽有什麼事情啊?」媽的事情怎麼會要和她們商量。

不由得臉色一沉,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你們都不小了,有些事情必須和你們說清楚,這些年媽怎麼一步步走過來的,你們也都看到了,媽一個人帶著我們四個孩子不容易,被人家在背後說三道四的還不是因為我們家裡每個男人,媽這輩子不容易,你們要體諒老媽,明白嗎?」江小蕎覺得自己似乎就是冠冕堂皇的找理由借口。

這都一點不搭噶,說什麼狗屁東西呢。

「我們明白,媽很辛苦,所以我們平日里也沒讓媽操心埃」江小米撩起頭髮,對著鏡子找了找,這個側面的確沒有頭髮遮著最漂亮。

江小蕎嘆口氣,「我的意思是,如果現在有個男人媽很喜歡,如果人不錯的話,你們別那麼排斥!畢竟江在山那麼人渣,死有餘辜,不能讓媽為了那樣的人搭上一輩子,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1話還是敞亮一點吧,要不然自己都覺得累,這麼說話。

江小麥抬起眼睛,看著江小蕎,「你的意思是媽有要結婚的人,是不是我們就要多一個后爸啦?」言簡意駭到讓人髮指。

江小米手裡的鏡子掉到桌子上摔成兩瓣,江小谷大張著嘴巴傻愣愣的看著大姐,獃獃的問:「后爸?」

江小蕎無奈的點點頭,雖然自己想要婉轉,可是意思就是那樣。

再說的冠冕堂皇,粉飾太平,其實最後的意思還是這樣,就是一個意思,要有后爸啦。

「總體意思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媽有了合心意的人,你們都是什麼意思說說看吧1江小蕎也知道這件事她們三個很難接受,畢竟現在的觀念和自己那個時代的觀念差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