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09章 這不是扯他的後腿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章 這不是扯他的後腿哦!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都市言情

張家華回到爺爺奶奶家裡,奶奶看到他腿上的石膏早就心疼的不得了,趕緊讓阿姨把她的寶貝孫子扶到沙發上坐。坐在孫子身邊噓寒問暖,就差連水都要餵給孫子喝。

張司令員看著自己媳婦兒那付奴才相,簡直是要氣的七竅生煙,這還是孫子嗎?簡直都成祖宗。

「你好好的和人家同學,打什麼架?看吧,你自己就把腿折騰的。我好像聽說你還是和人家一個女孩子打架。」張司令員的話讓張家華羞愧的低下了頭,這件事,現在已經成了他一生中的恥辱,誰見了他都會問一下你怎麼和一個女孩子打架。

他更加難過的是自己喜歡的女生,因為這件事被停課,這裡面可有他父親的很大因素,據說父親跑到了校長辦公室,就自己爺爺這司令員的身份拿出去,恐怕校長也會偏向他們家,他非常後悔當時怎麼嘴那麼賤。

不過就是道聽途說一些關於江小谷家裡的事情好不好拿這個事情出來說事兒。能不把那丫頭給逼急了,主要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個丫頭打起人來,簡直就是不要命,而且人家打起他來那叫一個順手,直接給了他幾個過肩摔。摔的他見了她真的是想跑。

結果現在倒好,江小谷上不成學,估計現在心裡一定把他恨死了吧。

「怎麼不說話啦?和人家一個女孩子打架,你還有理,爺爺這麼多年白教育你啦,男人是絕對不能動手打女人的。這點你難道不知道?居然還和人家一個女孩子動手。你的腿骨折了,人家女孩子是不是也被你打傷了?」張司令員簡直是怒其不爭,想想自家的孫子居然和人家一個女孩子打在一起,我他孫子的這塊兒頭,估計那個女孩子也得受傷。

男人把女人要是打傷了。這什麼道理都說不上去。..

不佔理。

張家華的母親衛華看見公公把兒子數落的頭都要鑽到褲襠里去,急忙趕緊解釋:「爸,根本不是那回事,那個江小谷厲害著呢把咱家家華摔了好幾個過肩摔,就是因為躲她孩子才從樓上摔下去,腿骨折的。家華可沒動手打女人。」她怕公公因為這個事揪著兒子不放,她我知道這個公公有點兒正派的過了頭,為人正直剛硬不說,一是一,二是二的那種死板勁兒讓人真是受不了。

要不是因為老頭子是司令員人家誰覺了他面兒上就要挨三分誰敢對著司令員頂撞,誰見了他不都是讓著他,要不然就他公公這個脾氣,在哪個單位估計都討不了好。

「啥?」張司令員一拍桌子,把客廳里的四個人都嚇了一跳。

知道老爺子這又是一驚一乍的,要幹什麼。

張衛明看著父親問:「爸,您這是咋了?家華的確沒有動手打那個小姑娘,都是那個小姑娘打的家華1他和父親走的路子不一樣,當初父親是非要讓他當兵的,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這個身子骨,去當兵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沒辦法,最後退而求其次。去了軍事研究所,好在在技術上,這一塊他還是拿的出手。

張司令員指著張衛明和張家華的鼻子罵。

「我怎麼就養出來你們這麼兩個窩囊廢,被人家一個小姑娘把你打的滿地亂竄,哎呀,我們張家的臉都叫你們給丟光了。我就說這孩子不能慣著,從小得好好鍛煉。你看看,你看看,那個小姑娘叫什麼?」他是氣自己的孫子被人家女孩子打了。

衛華以為老爺子是護犢子,「那個丫頭叫做江小谷,您放心這個臉面,我們已經給您找回來了。您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囂張的很,原來家裡有三個姐姐,我們見到她那個大姐江小蕎,我他大姐那個橫勁兒,我才知道這丫頭的家教可真不行,人家說有什麼樣的家庭就有什麼樣的家教,看看一點兒都沒錯。那個江小蕎簡直可以用氣焰囂張來說。

不過是讓她賠禮道歉,結果那丫頭居然寧可讓她妹妹不上學也不道歉,簡直是不知所謂的一個女人。不過就是一個鋼鐵廠的普通工人。居然囂張的這種程度,也不知道誰給她的底氣。這一次我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一定要好好殺殺他們的威風。」她沒看到她越說老爺子的臉色越黑。

「你說那個孩子的姐姐叫什麼?」張司令員簡直不敢相信,這種巧合的事居然能發生在他自己身上。

他很希望這個江小蕎不是自己見到的那個江小蕎。

衛華笑著說:「那孩子叫江小谷,她姐姐叫做江小蕎1沒想到老爺子居然還問這種細緻的問題,難不成還要為兒子去學校找回臉面不成,這可不多見要知道,老爺子一向是幫理不幫親。

張司令員沉下聲音問:「是鋼鐵廠的工程師?」

心裡其實已經很絕望,剛才他就已經聽到鋼鐵廠的工人這句話,難不成鋼鐵廠還會有兩個江小蕎?

張衛明回答,「應該是鋼鐵廠的工人吧!具體是不是工程師,我還真不知道。我以為是工人呢。如果是工程師的話,恐怕這個丫頭這麼囂張,就是覺得自己有本事吧。也不想想她不過就是一個鋼鐵廠的工程師。能有什麼大本事,囂張成這樣簡直是不成體統。」

張司令員一閉眼,滿臉的悲憤。

自家孫子兒子沒事兒幹嘛要去惹這個江小蕎,還把人家妹妹弄得連學也上不成。江小蕎要是知道了是他孫子把人家妹妹弄成這樣,估計還想讓人家到軍工研究所來上班,那不是做夢嗎?

這丫頭現在可搶手呢,要不是他這個司令員在上面壓著,省裡面好幾家研究所都想動手搶人,誰讓他這張圖紙不小心被幾個老傢伙看到,人家回去不管是通知手底下的徒弟還是通知自己家的兒子,那樣的人才有的是地方要。

他是拚命才把這件事壓下來,就等著江小蕎畢業之後,好光明正大的把她安排進軍事研究所當所長,連替換的理由都已經想好了,甚至都跟現任的軍事研究所所長,都已經通好了氣,為了讓人家主動騰位置,他可是抻著老臉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說了半天,口乾舌燥,給了多少優惠條件,才打動了人家讓位置。

就等著江小蕎上任能把手裡的這些圖紙都做出來,改善他們的軍事力量,朝著現代化部隊更進一步。

結果現在倒好,兒子,孫子把人家得罪死了,估計人家出去,只要稍微一打聽就能知道是誰家的孫子,這不是扯他的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