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15章 他們的關係已經非常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5章 他們的關係已經非常親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四個人走進去,劉雪梅已經在大廳等她們。

江小蕎她們四個看見劉雪梅,都笑著跑過去,摟著劉雪梅,被四個女兒包圍著,劉雪梅早就笑開了花,剛才那滿心緊張早就遺忘了。

四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像是盛開的鮮花,劉雪梅每次看到他們四個在一起,心裡總是湧出一種說不出的滿足。

江小蕎打量母親,四十三歲的時光在她身上還沒有留下過多的痕,再加上現在生活的安穩和滿足,現在的劉雪梅幾乎是韻味十足。

長長地頭髮燙了波浪形,披散在腦後,高領的白色羊毛衫,黑色的兩排扣小西裝,同色的呢子長褲,腳上一雙黑色的皮鞋,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這一刻面前的女人雖然不能說是風華絕代,但也是氣質優雅。

底子上來說劉雪梅還是可塑之才。

怪不得讓很多男人趨之若鶩,這樣有成熟風韻的女人,還有錢有勢,到是個男人只要不眼瞎都會心裡砰然而動。

劉雪梅打開包間的大門,這一刻心裡無比緊張,就像是即將迎接考試的小學生。

江小蕎拍拍母親的肩膀,四姐妹走進包間。

虎哥凝神在第一時間已經站起身,灰色的羊毛衫白色的襯衣,稜角分明的五官,和男子漢氣感十足的壯碩身材,非常醒目。

包間的大門關上包間里的氣氛卻非常凝重。

江小蕎她們四個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在看到這個熟人的時候,還是沒能壓抑住自己的表情。

她這一刻,釋然,這也變相的解釋了為什麼劉雪梅一直以來都忐忑不安,儘力想要隱瞞著這段感情,為什麼始終那麼的擔心。

這一刻已經很好的詮釋了,最大的原因和理由。

「小蕎1

劉雪梅幾乎要哀求自己的女兒,這個時候如果江小蕎轉身甩門就離開,這三個小的,絕對不會猶豫,跟著姐姐這麼做。

她只希望女兒能有機會和自己心愛的男人坐下來好好談談,如果連平靜的坐下來談,都做不到,更何況後面的事情。..

江小蕎嘆氣,人家說女大不中留,他媽這是媽大也不中留。

拉開椅子,坐下。

隨著她的動作包間里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江小麥,江小米,江小谷都自覺的坐在大姐的身邊位置,對面空下的位置,和他們四個人的位置很微妙的行程了一個對峙的狀態。

劉雪梅心中一喜,女孩還是很懂事起碼沒有當場發作,高高興興的坐在了虎哥身邊。

「雖然我們已經見過面了,但是我想我還是正式介紹一下,我叫魏成虎,今年四十八歲,現在在省城開了我自己的煙酒行,也算是有房有車,上沒有父母,下沒有妻兒,我就是個單身王老五,我和劉雪梅也算是老相識。

我認為她非常不錯,我很喜歡她,想要和她在一起生活照顧她和她的孩子,請你們給我一個機會,也給我們一個機會。」

虎哥到時非常開門見山,這讓江小蕎吃了一驚,這個歲數的男人能做到這樣來說話,應該是抱著破釜沉舟的勇氣,看得出來這個虎哥對自己親媽是真心的。

「魏叔叔,算起來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上兩次見面,恐怕我們彼此留下的印象讓我們之間會有隔閡,你也知道我媽這個歲數的人放在這裡,她自己有自己的事業,已經不需要一個男人來養家糊口,再加上我聽爸的情況您非常了解,以前也親身經歷了那些事情,我媽受到的傷害很大,從我心裡來說,我希望她找到的是一個真心愛她。照顧她,保護她的男人。

而您社會經歷複雜,可以說我媽是一張白紙,上面只有寥寥數筆,大部分都是一片空白,而您恐怕已經被社會熏染的有地方可以落筆,如果就按我這樣理解的話,您並不適合我媽,她太單純,就以您的手腕,恐怕十個我媽加起來也不是您一個對手。

並不想讓她受到傷害,您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能說服我,我相信我媽是會站在我們姐妹四個這一邊,只要我們說不,她哪怕已經頭暈轉向,也會跟著我們的步伐走。」江小蕎幾乎是毫不客氣的把這些話扔出來,她也非常有自信自己的親媽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很明白。

劉雪梅絕對不是一個可以為了愛情扔下自己親骨R不管的女人,反而會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女兒可以犧牲自己所有幸福的女人,在這一點上也是江小蕎更想給劉雪梅找到幸福的原因。

這個女人這一輩子都是為了家庭為了兒女在犧牲,她作為劉雪梅的女兒來說,用她那個時代的眼光和觀念來說,她更希望劉雪梅可以找到一輩子的幸福。

當然,這個幸福的前提是這個男人是值得依靠的,而現在虎哥對於劉雪梅來說,就是一種巨大的誘惑和C葯,虎哥身上的那種壞男人的氣質,尤其是他現在,轉行之後能很順利的適應自己現在生活,這樣的男人,足可以看出他的生存能力。

而虎哥身上那種致命的壞男人的誘惑力,恐怕像劉雪梅這樣單純的女人很容易被收吸引,不是說過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自己老媽被這樣的男人吸引,恐怕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被吸引,不一定適合。誰知道虎哥是一時心血來潮,要換個口味試試良家婦女呢,還是來真的。

江小蕎必須負責任的保護好劉雪梅。

虎哥笑了,拿起劉雪梅的手,那麼光明正大,面不改色。可是卻讓劉雪梅羞紅了臉,在女兒的面前,和這個男人這麼親熱,她覺得相當丟臉。

畢竟是一個當媽的人,孩子都這麼大了,她會覺得很羞恥。

奮力的想要掙脫開虎哥的那雙手。

江小蕎的目光看著虎哥握著劉雪梅的手,一雙骨節粗大的手指和雪白嬌巧的手指,相映成輝,這是出奇的和諧,即使劉雪梅在掙扎,可是她看得出劉雪梅的掙扎其實是象徵性的,大概在她心底最深處,對於這樣的動作根本不抵觸。

當然,她看出來更多的事。劉雪梅和虎哥他們的關係已經非常親密,她不知道他們已經走到哪一步,但是她可以肯定,兩個人的肢體接觸,平日里一定不會少。

對於這樣年紀的男女來說,這似乎也無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