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23章 病房談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3章 病房談話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江小蕎畫了草圖,讓劉園來取,這是專門為拖拉機廠設計的,既然這些發動機是專門為了拖拉機農用設備使用,她只能物盡其用,嚴格囑咐了劉園一遍,親自視察了車間的改良工作。

才算是滿意的離開,下一站當然是摩托車配件廠,這廠子工人重新開工,不過工作不是繼續生產心得零件,卻是改良原來的配件,按照江小蕎的圖紙嚴格把關,流水線在江小蕎要求下,進行了改良。

工人們不知道為什麼!就知道這是新上任領導的要求,可是興緻都不高!這些不是新活兒,幾乎是返工,這樣的工作可想而知最後的工資還是沒找落。

所有人都在看著安靜的水波下的暗流。

張達明住在醫院的高級幹部病房裡,老伴兒正在給他削蘋果!不禁埋怨他,「眼看著天氣這麼冷,你非要住院!這個時候都要快過年了,家裡都要忙死了,你說你和人家一個姑娘置什麼氣。你都多大的人?你看看你這出息1王釗滿肚子的怨氣,家裡孫子還要她帶著,因為張達明住院,就是人前也不得不做做樣子。

結果就變成她兩頭跑,這寒冬臘月能不受罪!

張達明拿著報紙再看新聞,「行啦,知道你辛苦啦。我不是也不願意看這一個丫頭壓在我頭上,你還不讓出了這口氣,我會憋出病來的。你放心,最多也就是再有十天,我肯定出院,這個丫頭我要她求著我回去,我總要她知道知道這個研究所到底是誰的天下。」

王釗沒辦法,這個老頭子就是個一輩子為了陞官的迷,看看這天不隨人願,立刻就讓他不舒服上來,這就給人家找麻煩。

也難怪,本來張達明這一次是妥妥的研究所所長的不二人選,張達明自己也是志得意滿,只等著閑現任所長任期一滿,就能調走,到時候張達明就是順理成章的下一任所長。

誰知道所長居然任期沒滿就升職走人,這個職位居然被一個黃毛丫頭給搶走了,張達明能服氣才怪。

最近研究所的事情他每天都有人來報告,看著江小蕎已經接管了所有的事物,實際上可不是這樣,底下的真正手段還沒使出來呢。

江小蕎江所長等著吧,還有好戲上場呢。

王主任一推門進來!就看到張副所長兩口子正在閑話。

笑著把手裡的香蕉遞過去,意思一下也要意思。

張達明一看王德光,倒是笑了,悶了一天終於來了人給他解悶。

急忙招招手,「德光,你來啦,下一次別拿東西,破費這個沒必要,我悶得慌就等你的好消息呢1報紙也不看了。

王釗笑著給王德光到了一杯茶,然後說是回去做飯,就走了,把房間留給老頭子和王德光。

王德光看著王釗走了,才湊到張達明跟前,「張所長,」自動屏蔽掉了那一個副字。

張達明笑了笑,「副所長!還是這麼叫吧!免得被人詬病1他雖然心裡受用,可是也知道這可是不是自己出風頭的時候,一字之差就容易被被人抓著小辮子。

王德光氣憤的說:「本來就應該是您是所長,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想著佔了您的位子,那不是痴人說夢話。您是不知道,這個丫頭腦子活煩著呢那天就給了我一個沒臉。您可得給我做主1把那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張達明明白王德光是被人家抓了把柄,逼著表態讓步,看來是他小瞧了這個丫頭。

「你別急,這丫頭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第一把火總要燒起來才行,要不然年輕人的衝勁兒哪裡去了,不過就是放把火,你這樣的經驗老道的人還怕這樣的小意思,放心吧,我有信心你行的,都不需要怎麼出手,我還不信江小蕎能翻了天。」張達明一點都不著急,反而安慰王德光。

王德光平心靜氣下來,「張副所長,這事情我倒不怕,不過就是我這老臉不要啦,被人家打,我就是等著看她的笑話,你是不知道,這個江小蕎現在居然要上馬的研究項目要一千萬資金,這些錢沒有明年三月份一分錢別想拿到,有人看見江小蕎去找張司令員了,看來這個丫頭和張司令員也不是過硬的關係,要不然不還不知道這裡面的門道,這錢可不好要。

我看著她已經好幾天沒動靜,這幾天居然又去折騰那些底下的附屬工廠,也不想想那些廠里工資都開不出來,還想著從那裡面弄錢,那不是開玩笑。尤其是已經快要破產的兩家廠子,江小蕎居然讓人家把庫房裡的機器返工改裝,這不是沒事找事,那些設備要是能買,還等到她來了賣埃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几隻眼。」

王德光對江小蕎的行蹤很了解,畢竟新任所長的一舉一動都是牽扯到不少人的目光,誰都想看看江小蕎要怎麼做。

張達明一聽,眼睛里一抹深思,這丫頭想幹什麼?

「那丫頭想幹什麼?」

王德光笑著不屑的說:「就她,還能幹什麼?肯定是想要折騰出一筆錢,她能想到辦法,我們這麼多人能想不到啊,我已經問過劉園,那些設備就是眼來庫房裡的那些殘次品,就是按照要求尺寸做了改動,還有一些做了一些改裝,但是它再改那也是只能摩托車,拖拉機上面用,總不會飛機上吧,賣不出去就是賣不出去。

簡直就是瞎費功夫,我倒是替她擔心,還有兩個月過年,到時候看她怎麼應付那些要工資的工人,要是大過年把江所長家的大門堵了,那就好看了1王德光有些幸災樂禍,這也不是不可能。

那些工人可不管你是誰,不給發工資,你就是親爹也不行,誰家不養家糊口,不發工資都得等著餓死,所以王德光倒有些看熱鬧的心思,到時候事情鬧大了,上面不會不管!這麼一來,江所長沒有金剛鑽別,還想攬瓷器活的名聲可就是四海名揚,呵呵,就不知道上面護著江小蕎的那個人,還願不願意繼續出面護著。

搞不好!江小蕎可以直接下台。

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