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25章 出大事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5章 出大事啦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於是剩下的幾天,江小蕎幾乎隔三差五的往醫院跑,整個研究所的人都知道江所長再給張副所長拍馬屁,所有人都知道江所長不低頭都不行,整個人各司其職問題是張副所長手裡的權利管的可是真材實料,拿捏的就是人事方面的人才。

只要江小蕎想要做出一點成績,研究成果,就必須從張副所長手裡要人。

而江所長手裡的那點兒權力,恐怕都是難題,而且是隨時會爆炸的炸彈,就看這個炸彈要什麼時候爆炸,才能炸的江所長粉身碎骨。

可惜誰都不知道這位江所長在張副所長面前開口閉口都沒有談過工作,家常里短,天文地理都談了個遍,可惜一句話都沒有涉及到工作上面,除了第一天來的時候江所長開口說過那麼一段話,這之後這位江所長居然閉口不談。

張達明心裡倒是佩服,這位江所長居然沉得住氣,也是好性子,如果除開她空降以來自己不快的事情,這個江所長知識淵博,作為一個談話的人來說,話題豐富,絕對不會空場,到時很讓張達明欣賞。

可惜這也不能改變江小蕎是自己競爭對手的這個立場,如果這個江所長不是自己的對手的話,恐怕他也很願意支持她,可惜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一山不能容二虎既然有了他張達明,就不能有江小蕎。

一個禮拜之後張達明清凈了,江小蕎沒再出現。

張達明樂哉的坐在椅子上,喝著他的綠茶,味道不錯,他喜歡綠茶,不過更喜歡這個時候有個人能來給他說說大戲是怎麼唱的。

這不能親臨現場看大戲還真是掃興。

張達明不由地翹起二郎腿,嘴裡哼著曲子,這日子太悠閑了,大概齊也就這幾天了吧。

這邊江小蕎剛安排好工作,韓秘書慌裡慌張的出現在門口,眼睛看著江小蕎,一手指著外面,想說話前,偏偏一口氣上不來,就在那裡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江……所長,出事了1

要不容易緩過一口氣,韓秘書說。

「出什麼事了?」

韓秘書解開脖子上的扣子,「拖拉機廠的工人和機械廠的工人堵到劉一鍋門前去了1說完看一眼江小蕎。

江小蕎心中吃驚,她想過給她使絆子,但是沒想到能量這麼大,居然堵到劉一鍋門口,不需要說,這肯定是有人鼓動,要不然工人們會堵研究所大門,也不能去堵劉一鍋,誰有那個腦子想到堵劉一鍋埃

心裡翻騰著,可是臉上表情很平靜,口吻里的鎮定倒是讓韓秘書心靜下來。

「韓秘書,慢慢說,到底什麼情況?」

她不能亂,大概某些人就在等她的亂套呢。

「機械廠和拖拉機廠的車間主任帶著工人們坐在你們家劉一鍋門前,要江所長給個說法1韓秘書沒想到這些人膽大包天,居然敢這麼干,這是要讓新來的江所長直接去讓位子呢。

簡直相當於逼宮埃

「給保衛科打電話,機械廠和拖拉機廠,包括研究所的保衛科立派人去現場,我馬上就到1江小蕎下命令,她可不會犯傻,自己單槍匹馬,又不是趙子龍,就算她是趙子龍,這也不死逞英雄的時候。

韓秘書趕緊打電話。

「那就走吧1江小蕎拿起衣架子上的大衣,考慮到一會兒情況,江小蕎還是選擇穿上了羽絨服。

韓秘書傻傻的追問。

「去哪裡?」

江所長不會真的去現場吧。

江小蕎把拉鎖拉上,把圍巾戴上,「當然是劉一鍋啊!工人們不是要我江小蕎給個說法啊,我當然得去啊1這還用說,人家都打上門了,她不出去還能當縮頭烏龜埃

就算她想當縮頭烏龜,可惜這些人一怒之下恐怕就會砸了劉一鍋,這些是她和母親的心血,憑什麼要犧牲在這些卑鄙小人的手裡,這些被鼓動的工人,眾怒之下難保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她怕劉雪梅這裡有人受傷,所以,她是避無可避。

誰都能躲開,江小蕎不能躲。

退一步是萬丈深淵埃

江小蕎微笑,既然人家挖好了坑,她不赴湯蹈火一次,也太對不起這些人。

韓秘書和江小蕎坐了車到了劉一鍋。

研究所的主任也都到了,這事情這麼大,不出面誰都躲不過去。後面跟著幾十個保衛,都是荷槍實彈的武警。

江小蕎還沒下車,就已經看到劉一鍋大門口當頭坐著一個50多歲的漢子,在他身後烏泱泱也坐著四五十號人,手裡扯著一個橫幅,白底黑字,看起來卻觸目驚心

「請研究所領導給我們的血汗錢,家裡已經揭不開鍋,求領導開恩1

氣勢逼人,字跡磅。

下了車,外面寒風凜冽,江小蕎都不由的把羽絨服的領子往上拉了拉,低聲吩咐韓秘書讓保衛退開一些,這樣的氣勢很容易激化群眾的情緒,更何況面前這四五十號人,就穿著破名,外面套著工作衣。坐在冰冷的地上,面對面看到臉都被凍成了青紫色,渾身瑟瑟發抖。

這個時候不是耍威風的時候。

一看到江小蕎從車裡下來,剛剛還坐在地上的漢子,鼻子底下掛著兩掛鼻涕,可憐巴巴的居然跪在了江小蕎的面前,對著江小蕎跪在地上就砰砰的磕頭。

「江所長,求求你了,我們已經半年沒有開工資,家裡老的老小的小都要餓死了,您是大領導,您就行行好。救救我們吧!哪怕只發給我們一個月的錢也讓我們先救急,家裡的老婆孩子都等著我們養活呢。」

江小蕎急忙讓韓秘書扶起跪在他面前的漢子。

「別這樣,師傅,你先起來站起來,有話站起來再說。」

可是身後的幾十號人都扭身沖著江小蕎跪下了,「江所長,您就行行好吧。給我們發點兒錢吧,你要不是實在揭不開鍋,等著錢買糧下鍋,我們也不能來這裡。」

韓秘書怎麼拉,眼前的漢子都不起來,領頭的漢子不起來後面的幾十號人更不起來。

只是一個勁兒的磕頭哀求:「江所長,求您行行好,我們都等著錢買米下鍋呢!求求您救救我們吧1

幾十號人居然聲勢浩大,江小蕎急了,「工人師傅們你們先站起來好嗎?這天寒地凍,你們跪在地上,這腿,和膝蓋也受不了,要是凍壞了你們還怎麼回去養活老婆孩子?況且你們這些大男人,男兒膝下有黃金,有什麼話不能說非要用這種方式給我一個女孩子下跪。

既然我今天來了請你們相信我,我肯定是來為大家解決問題。如果相信我,大家就站起來。我們進去坐下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