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32章 沒那個資格(月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章 沒那個資格(月票加更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小瑤,你別這樣,我們回家,爸媽還在那邊等著我們,這種人你和計較什麼,不值得你失去你得風度,我是真心的愛你的,難道你現在還懷疑我?」劉建軍疲憊的問。

馬瑤現在總是疑神疑鬼,自從結婚之後,馬瑤似乎變了一個人,幾乎對他什麼都要懷疑,他哪怕回去晚了幾分鐘都要盤問個沒完,每一次馬瑤幾乎是掐著他從辦公室里出來的時間,幾分鐘到家,他幾乎一秒鐘都不能差,要不然就是迎接他的是沒完沒了的追問。

如果他和別人出去,不管是執行任務,還是辦事,馬瑤都要追根究底的盤問,甚至連和他一起去的是誰,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要問的清清楚楚,甚至會打電話去人家那裡去問,劉建軍現在都不敢和人出去,就怕馬瑤給他丟臉。

那個他曾經喜歡的溫柔開朗活潑的女孩似乎隨著結婚一下子就消失了,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娶錯人了,要不是為了現在的地位,他何必忍耐,馬瑤現在已經越來越無理取鬧。

馬瑤撕扯著劉建軍的衣服,「你不打她!就是你對她還有舊情,怪不得你總是對著我冷冰冰的!自從結婚之後,你早就對我不耐煩了吧,從我身上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地位名譽,現在你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你就想找你的老相好舊情復燃?

我告訴你她就是個水性楊花的賤貨,你看看那一大把玫瑰花,好好的男人為什麼送玫瑰花?這還用說嗎?就是你們這些男人,我哥瞎了眼看上了她這樣的女人,而你是有眼無珠,就這樣的女人我告訴你,誰娶了她,誰都得戴綠帽子。」惡毒的話,讓江小蕎挑眉。

看來自己剛才不應該潑酒應該直接上去給兩巴掌,好像手段還是太溫和了一點,讓馬瑤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嘴巴這麼臭,這還是幹部家庭出來的子女,看來肖戰的老媽教育孩子太失敗,起碼馬瑤是沒有教好的。

劉建軍簡直氣的臉都要綠了,這是西餐廳,在這裡吃飯的都是有身份有體面的人,不說非富則貴起碼也都頭頭腦腦,這些話從一個司令員的女兒嘴裡說出來,他都覺得臉上無光。

一把拉著馬瑤,低聲說:「你別再鬧了,你自己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爸媽可都還在那邊坐著,你要是丟臉不是丟你一個人的。你是把全家的臉都丟了。看看別人看你的眼光你現在像瘋婆子,現在趕緊跟我走。」劉建軍呵斥完了,臉上擠出笑容,可惜這個笑容勉強的讓人都感覺像是在哭。

馬瑤已經瘋了,因為眼前的這個女人劉建軍居然敢凶她,她我說他們兩個有私情,如果不是這樣,劉建軍為什麼不站在自己這一邊,反而幫著江小蕎欺負自己。

馬瑤把用力的甩開劉建軍的手,「你給我滾開!我告訴你劉建軍,沒有我們馬家你就什麼都不是!今天你要是不打這個女人,我就要你好看。」

劉建軍臉上都燒起來,馬瑤以前不是這樣不顧體面,簡直是瘋了,他是一個男人聽到這種話,如果還能忍下去,這裡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能讓他無地自容。

「瑤瑤,你幹什麼呢?怎麼這樣和建軍說話?」肖玫的聲音及時出現,也讓劉建軍要爆發的怒氣,硬生生給壓了回去。

馬瑤看見肖玫,一下子就撲到了她的懷裡,紙指著還穩穩坐在那裡的江小蕎說:「媽,這個女人和其他的男人在這裡約會,你看看這玫瑰花,我可沒有誣陷她他背著我哥哥和其他的男人苟且。還潑了我一身酒,簡直就是一個潑婦狐狸精,不要臉。」

肖玫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玫瑰花,眼色一沉,雖然他們不承認江小蕎他們的兒媳婦兒可是這是事關肖戰臉面的一件事,她讓自己的兒子帶這種綠帽子,肖玫本能的開口。

「江小蕎,難道你不準備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江小蕎淡淡的揚起笑容,身子連站都沒有站起來,就那麼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

「您和我是什麼關係?我憑什麼需要給你解釋一下?」

這話打臉的不是一點半點。

肖玫臉一下沉下來,這個女人還真的缺少家教,看看這是怎麼和自己這個婆婆說話的。

馬瑤得意的告狀,「媽,你看看這個女人多囂張,您是她的婆婆她不僅坐在那裡動都不動一下,一點沒有尊敬長輩的意思。還敢這麼和您說話,你得給我哥打電話讓我哥和這個女人離婚!這樣的女人簡直就是丟我們家的臉。」她就不相信一個離了婚的女人劉建軍還能喜歡到哪裡去。

周圍的客人們聽到這些話不由得心裡腹誹,難道是真的這兩家人居然是這種複雜的關係。婆婆和兒媳婦兒。

問題是這個兒媳婦兒的態度也的確是囂張了一些,沒見過,對著自己婆婆居然還能穩如泰山,剛才那個話也說的也的確不客氣,一點兒尊敬長輩的意思都沒有。

看來人家這婆婆和小姑子找上門來,也是有原因的,這個兒媳婦兒的確也不像話。

江小蕎笑著站起來,端起桌上的另外一杯酒,馬瑤立刻超后縮了一下身子,她可沒忘記剛才江小蕎潑酒的時候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算她老媽現在站在這裡,她相信這個女人要是現在再潑一次也是敢的。

「您兩位可真是說笑了,在我結婚之前你們不是明明和肖戰斷絕關係了嗎?既然你們已經不是肖戰的母親也不是肖戰的妹妹,我們結婚的時候,婚禮上的父母。只有我母親一位長輩,可沒有見到男方一位長輩出席。現在跑到我跟前來耍,婆婆和小姑子的威風,這道理可不是這麼講的。

所以別說什麼婆婆小姑子,我丈夫沒有說你們是我婆婆和小姑子,我肯定不會違背他的意思,隨便到處亂認親戚,你們也自己要點兒臉別到處跟別人攀親戚,還有我光明正大的坐在這裡說話,吃飯也能被你的女兒說的這麼齷齪,可見你們一家子人的家教真的是很欠缺。你去好好教教她,別這麼帶著,出來丟人。」

肖玫被氣得黑了臉。

所有的人現在心裡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不認這個婆婆小姑子,斷絕關係,他們都沒參加人家的婚禮,憑什麼讓人家認他們這個婆婆和小姑子呀。是這個道理,欺負人的時候就跑來當婆婆和小姑子,那也得你自己先做到婆婆和小姑子該做的事情。

看來有些事也不能光看表面,這小姑娘坐在這裡吃飯,桌子上可坐的三個人,要說這也算是出軌這也太說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