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38章 重組重型機械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8章 重組重型機械廠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武俠修真

張達明聽著王德光彙報情況,「江所長去了一趟京都?」這倒是是個問題,張達明非常確定江小蕎是去京都搬救兵,可是就算到了京都,上面也不能強行壓著底下來撥款。

今年絕對不會有款項撥下來,這是鐵板釘釘的事。已經到了年底不光是研究所賬面上沒錢,哪個財務部門現在恐怕都是捉襟見肘,就算是上面的領導發話。那也必須財務上有錢,這一點誰恐怕都知道。

無論江小蕎去找了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這個事實就是年底的時候,這一筆工資,根本沒有地方可以撥出來。

王德光心裡有些不安,「老張,你說這個江所長會不會從哪兒弄來一筆錢?」他最大的希望當然是能把這個江所長踢走,他已經和江所長彼此之間弄的關係緊張,如果在這個江所長手底下下恐怕他沒有好果子吃。

這一點上他很有自知之明。

恐怕在江所長心目中他也是張副所長的鐵杆跟班,所以這已經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張達明笑笑,「你別擔心,除非這個江所長自己從家裡拿出一大筆錢來,否則絕對不可能弄到錢。我想沒人會傻到拿自己的錢來幫研究所發工資,所以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這個時候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弄好。不要讓人家挑出一點毛病,咱們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現在還有兩個月就過年。只要忍過了這個時間,江所長就是昨日黃花,就算她臉皮夠厚不兌現自己的承諾,那麼她恐怕以後在研究所所有工作人員心目中的威望,也會降到冰點,誰還會聽她的呢?」

張達明滿懷信心,這件事,他一點兒都不害怕,又不是他逼著江所長做出這個軍令狀的。

王德光點點頭,「行,張所長那我回去好好的把工作做好,肯定不會讓人家在兩個月之內挑出咱們的毛玻我到她怎麼過兩個月以後這一關。到時候就算她想留下來,也得看底下的工人肯不肯。」只要江所長弄不來,這筆錢怎麼都好辦。

兩個人都是信心滿滿,這關大羅神仙來了也過不去。

韓秘書正在和劉園整理合同,江所長已經吩咐了日期排列上的第一份合同,就是給李廠長那裡把所有的零配件發過去,人家可是付了定金,有多少要多少,這批零配件早就按照江所長的圖紙進行了修改,也就是當時讓工人們非常憤慨的,沒用的那些零配件。

劉園今天已經全部裝上火車,整整十個車皮,已經派人專門押送,到了李廠長那邊就可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貨款李廠長已經先打了百分之五十,貨已送到,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也會跟隨押送人員全部到賬。

這一份合同履行起來大概是最輕鬆的,重要的是整個倉庫已經清空,連機械廠的工人們都是目瞪口呆,弄不清楚。這些零配件廢舊的已經不可能再使用,這可是摩托車發動機上的配件,其他地方用不著。但是明明白白的全部裝車運走了。

如果光是這些配件整個倉庫加起來,別說他們六個月的工資,就是一年的工資也夠開了。

所有工人都不由得心裡有些小激動,真沒想到這個江所長一上任,居然還真的能幹出來點什麼,不過在沒看到錢以前,你也不敢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能拿到錢,因為有不少人懷疑這些報廢的零配件是被按照收廢銅爛鐵賣給廢品站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些錢恐怕,連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可能夠。

但是這都是謠言,誰也不敢肯定。具體到底是什麼樣的。

當時接下來機械廠和拖拉機廠的合併讓人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這兩個廠居然會合併,合併之後重組了重型機械廠。

拖拉機廠的廠長魏大狀幾乎氣急敗壞,因為機械廠和拖拉機廠合併之後,重組的重型機械廠的新任廠長居然是徐老二。他這個原來的廠長直接被擼為了車間主任。這能讓他服氣嗎?

原來雖然拖拉機廠經營不善,面臨倒閉,可是作為拖拉機廠的廠長其中,他還是能撈到一定油水的,那些擱在倉庫里的發動機,各種鋼材,板材只要他動動小手指,賣出去的錢都是落盡了他們私人的小金庫里。

工人開不到工資,但是,他們手裡可不缺錢,現在江所長居然合併兩個廠,他還以為自己會是理所當然的一廠之長,誰知道還沒合併人家的廠長人選已經出來了,跟他屁的關係都沒有。

最讓魏大狀害怕的是合併之後首先就要查賬,他的拖拉機廠的賬面上雖然做得很平,可是只要和倉庫一對比就會出現很大的漏洞,到時候他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魏大壯這兩天已經著急上火的,嘴上都起了兩個泡,急匆匆地找到了王德光。

他可是王德光扶著上馬的廠長。

這一次工人鬧事兒也是,王德光找他商量的。

王德光看著急匆匆坐在他辦公室里的魏大狀,看了看外面,生氣的質問:「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不要隨便到研究所我的辦公室里來,讓別人看到不就清楚我沒有什麼關係了。」

他可不想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暴露他和魏大狀之間的關係,在沒有扳倒江所長之前,一切都還是未知數他覺得還是要小心為上。

魏大壯關上門,「王主任,出事兒了1

王德光心頭一凜,「出什麼事兒了?」

「江所長要合併機械廠和拖拉機廠,重組一個什麼重型機械廠。」

王德光心放下來,「這個我聽說了就算她再從組,那也沒用改變不了,兩個月之後開不了工資的事實。你回去安心工作,她想怎麼組就怎麼做組1這個她也聽說了,沒當回事兒。

就拖拉機場合機械廠,這種爛攤子從組十次也沒用

魏大狀靠近王德光耳邊,「王主任,我們拖拉機廠的賬上可能有點兒問題。」這個時候再不說清楚,恐怕他就要死了。

王德光猛的抬頭,「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魏大壯一臉的為難,他還能做什麼,他做的這些難道其他廠的廠長不做嗎?

就連他王主任每次自己送的煙送的茶葉,那都不是拿錢拿來的。

沒錢的話,誰願意幫忙辦事。

「王主任,您可不能不管我呀。」

王德光惡狠狠的盯著魏大狀,「我告訴你這個關頭,不能出任何岔子,你回去趕緊把這個窟窿補上。要不然我告訴你我也保不了你。反正我可沒拿你一分錢,我這可是清清白白的。」

魏大狀一下癱在椅子上,他要是願意把錢拿出來,還用來找王德光。

王德光這個話已經擺明了是不會護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