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47章 原來如此(月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7章 原來如此(月票加更)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

江小蕎從善如流立刻叫了一聲:「伯父1

肖戰拉她坐下,一路上這麼辛苦,他擔心江小蕎的身體,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醫生都說了前三個月要小心,肖戰更不能大意。

可惜這樣的舉動讓肖玫和馬瑤心裡都是酸澀。

馬文龍倒是驚訝,肖戰一向對女孩子不假辭色,雖然喜歡肖戰的人很多!可是肖戰在感情上一向不拖泥帶水,不會優柔寡斷,現在對這個江小蕎居然細心體貼入微,倒是很讓人驚訝。

看來兩個人的感情很好。

不過肖玫卻是苦澀,自己的兒子雖然體貼入微可是對於女孩子一直都是不假辭色的,居然對江小蕎這麼用心,做母親的可能都會有這感受。

「肖戰跟我來書房!你也來1馬文龍看著扔下話!老爺子徑直上了樓。

江小蕎看了看肖戰,指了指自己,「我也去?」老爺子剛才那個話似乎是這意思。

肖戰點點頭,拉著江小蕎上樓。

馬瑤看著三個人消失在樓上,氣的跺腳,今天大概是她這輩子跺的最多的一次腳。

「媽,我爸這是怎麼啦?要見那個女人幹什麼?還搞得這麼神神秘秘1

肖玫搖搖頭,也是一肚子不解,從給肖戰打電話這個事情上,肖玫已經覺出老頭子的鬆動,她開始以為是老頭子對兒子捨不得,結果現在看來這個女人居然能這麼囂張的情況之下,還能被老頭子叫去書房,這裡面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呢。

「你別在你爸面前沒大沒小,少說兩句,小心到時候你爸找你的麻煩1肖玫看著馬瑤還是那一副莽撞的樣子,這麼沉不住氣,是很讓她憂傷的。

書房裡,馬文龍坐在書桌後面的椅子上,江小蕎的和肖戰站在書桌前,江小蕎滑稽的想這像不像學生到老師辦公室裡面對老師的批評的人前奏埃

馬文龍看著眼前的女孩!居然能做到面不改色,沉穩如斯,倒是難得,心裡暗暗稱讚。

自己的這個臭小子可以做到面對自己的犀利威壓面不改色,毫無畏懼,那是因為肖戰從小在自己的熏陶之下已經毫無感覺,可是頭一次見面的小丫頭,居然也能對他的威壓視若無睹,也算是厲害。

「丫頭,你很不錯1

一開口江小蕎就覺得老頭子很對她的胃口,沒有那些彎彎繞繞,更不像張司令員那麼油滑不留手,這一句話就是對她的最好認可。

「您也很好1這絕對是讚譽,因為老頭子的確有著將軍的氣度和魄力。

馬文龍失笑,擺擺手,「你們坐吧!你這丫頭倒是還真敢說,我馬文龍一輩子還沒有人這麼和我說過。你是第一個1他有些後悔當時沒有早一點見到江小蕎,就和肖戰因為婚事開戰,如果他早一點見到江小蕎也許就不會讓事情變成後來這個樣子。

江小蕎也微笑,「伯父-…」

馬文龍抬起眉毛,「還叫我伯父?小丫頭斤斤計較可不是君子作為,也沒有大將之風。」這個丫頭還真的叫伯父叫上癮。

「伯父我不過就是個小女子,就算我想不斤斤計較,恐怕其他人也不肯的,我不喜歡自欺欺人,更不願意自取其辱。」就肖玫和馬瑤那副樣子,擺明了這事情沒完。

馬文龍大笑,「你這個性子還真的是有仇必報,睚眥必報的個性。聽說你在軍事研究所工作?」這才是他的目的。

江小蕎也不遮掩,就老爺子的消息,恐怕早把她的底細摸透了。

「我現在已經在軍事研究所任所長一職三個多月。」

馬文龍狀似無意的問:「我可是說了不少你的事,機械廠的神奇一修,力挽狂瀾的流水線,鋼鐵廠的連鑄設備,研究所的大型農用機械,你可是據說是有個外號叫做江大膽啊!據說是赫赫有名。」這些都是馬文龍調查來的。

江小蕎謙虛的笑了,這次可是真的謙虛,「我做起事情有時候不考慮後果,總是做了再說,有些魯莽,所以同事們才會給我起了這樣的外號。」

肖戰看著父親徐徐交談,不由得心裡安慰,似乎預想的一切暴風驟雨,都沒有來臨,反而是和風細雨的交談,簡直不可想象。

「聽說你現在要上馬的最新的任務是軍用越野車?」

馬文龍早就急不可耐,要不是為了維護一下自己在這丫頭面前的形象,馬文龍早就開口,能等了這麼久已經是極限。

「是有這麼一回事!過完年就好上馬開始科研項目,我們預計是十月份可以拿出一個完整的樣品出來,到時候您就能見到1

馬文龍點點頭,「丫頭,我們想要的不是一輛普通的軍用越野車,我們要的是具備戰鬥功能,並且快速有效應對行軍速度兼具兩種功能的變形軍車,這一項目現在對於我們國家軍事部隊方面還是空白,不能算是空白,但是我們現有的研發團隊核心技術非常不成熟,產品還停留在仿製人家的車型,但是發動機完全不能複製,需要國外進口。這一次我們合作的花旗國提出了非常不合理的價格,對於我們要採購的一萬輛軍車發動機來說,這一次談判失敗,對方要求我們合作作戰的要求被拒,很可能這一批發動機都會面臨合同沒辦法續簽的風險。

而八月份,一批維和部隊的軍資就是這個裝備,我們面臨妥協和自主研發兩個選擇,本來談判人員已經由上級領導達成初步意向,準備妥協,可是那樣我們需要犧牲的部隊人員可能高達五萬人,這是最嚴峻的一次選擇。

結果張司令員發現了你,可是當時老張對你的圖紙還沒有清晰認識,只停留在越野功能上,才會有深造學歷的時間消耗,而前一段時間肖戰把你提交的新一代軍車的方案拿出來,老張才意識到他可能犯錯了,直接飛到京都開會,幾乎所有的軍部高官都到了,我現在就需要再次清晰的知道,你的方案需要多久拿出來,要知道維和部隊不僅僅是維和,更是一個國家軍事力量自資源國力當展現,尤其這一次的國家地理位置有非常嚴格的要求,你的方案能不能做到?這是關係到幾萬人士兵的生命的一個回答,我希望你慎重考慮之後回答我。」

馬文龍的話讓江小蕎幡然醒悟,為什麼馬文龍要求他們回來,原來這裡面還有了一場這樣的博弈,要知道她的新方案是因為研究所資金已經充裕,她和肖戰討論一些越野車方案的時候,在肖戰的切身體會裡,她增加了一些自己那個世界的先進元素,兩個人就此討論過,她也花了一個大概的草圖,當然這個設計可不是她個人的。

是人家時代的心血結晶,畢竟這一塊是她曾經畢生為止奮鬥過,雖然特殊軍事車輛她沒有設計製造過,不具備那樣的力量,可是軍事越野的確是還不算機密,是可以研究的項目。她拿出來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成熟的軍車結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