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第151章 既然這個家容不下我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1章 既然這個家容不下我們

小說:江小蕎的幸福生活| 作者:浮世落華| 類別:科幻小說

馬瑤嗤笑,「媽,你別為難我哥了,沒看見我哥現在就是妻管嚴,怕老婆著呢。爸,你還說我,你怎麼不說一說我哥的媳婦兒。我媽好心好意給她加了一大碗菜,大魚大肉她還吃不慣,居然跑去廁所吐,這年頭兒,看見大魚大肉還能膩歪得吐的人可不多見。平日里我哥到底是怎麼養活她媳婦兒的呀,看來這大魚大肉,人家是吃膩歪了。」這是火上澆油,馬瑤知道自己父親部隊當兵習慣了生性節儉,最見不得那種浪費奢侈的人。

果然馬文龍也有些不悅,實在是這是八幾年哪有人因為吃大魚大肉吃的膩歪到要吐的,誰家現在想吃點肉也不是想吃就能吃的,就算是城裡人,好多人家一個月有一張肉票已經算是不錯,更何況吃到膩,這誰能相信。

「肖戰,你也該好好管管她,不能什麼都由著她,雖然你們兩個人過日子,我們當大人的不應該管。可是你媳婦兒這樣讓別人看到了會怎麼想。節儉可是我們國家的傳統,這更是部隊的傳統,你也不想想你一個團長的老婆,出去看見肉就吐,你讓別人怎麼說你。」馬文龍不能不開口。

還是第一次遇見看到肉就要吐的人。

肖戰一把甩開肖玫的手,「爸媽,你們不了解情況不要隨便評價小蕎。她怎樣的人我最清楚,也最了解,她現在是因為身體的特殊情況,你們就諒解一下。」立刻起身去了衛生間。

江小蕎吐的乾乾淨淨,漱了口之後胃裡終於舒服很多。

肖戰給她擦了嘴角的水漬,扶著她坐到沙發上,桌子前面沒辦法去了,江小蕎要是再聞到那個味,恐怕吐的會更厲害,本來飛機上一路就沒有吃東西。剛才吃的土豆絲,又全吐了,現在要再吐,恐怕就剩下胃液了。

江小蕎推推他,「你去吃飯吧,反正我也不能吃我就在這坐在這裡。等著阿姨給我做的麵條。但是你也不能坐在這裡陪著我呀。去吧!先去吃飽。」問題是陪著她也不能保證她吃的下去麵條。

她有些怨懟的想這個小傢伙可真挑食,生出來一定要打屁股,好好教訓一下他。

肖戰也知道這是事實,只好回到飯桌上,看著肖戰一個人回來,肖玫猛的站起來,「肖戰,你媳婦兒太過分了,這是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誰家的家教長輩還沒有離席,她就可以先離開,況且這頓飯是她在我們家吃的第一頓飯。這一頓飯也是為了你和你媳婦兒接風的,她這麼做眼裡還有沒有長輩,這是完全不把我們當一回事兒。」

這是第一次肖玫強烈表達了她的不滿意,馬文龍也是心裡不解,剛才在書房裡和這個孩子談話是個知書達理懂事的孩子為什麼最近吃飯暴露出來的居然是這樣的性子。

別說是肖玫看不慣,馬文龍也是看不慣。

馬瑤笑著加起一塊紅燒肉,「人家來了,不是叫你們伯父伯母嗎?本來就沒把你們當一家人。你們還死氣擺列的給人家接風,看看人家現在不給面子吧。這樣的女人,我哥還當做寶,也不知道人家使了什麼手段把我哥迷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烽火戲諸侯里的幽王。」火上澆油馬瑤最擅長。

馬驍抿起嘴角,斜睨肖戰,肖戰一向是后媽和親爸眼中的榜樣和模範,這一下子看看火燒後院兒了吧。

他倒是對江小蕎更加奇怪,這個女人居然完全無視婆家人對她的所有想法,敢想敢幹的讓人膽戰心驚,人家這是根本不把慢的婆婆家吧,這也需要一種勇氣吧。

馬文龍對肖戰說:「去把你媳婦兒叫回來吧,大家都在這裡坐著,她一個人在那邊也不合適,哪怕她實在不想吃,坐在這裡和大家說話,一家人也是聯絡感情的時候。」

這已經是馬文龍最大的讓步,要知道按照他平時的脾氣估計早就把人趕出去了。

這已經算是相當委婉和氣的說話方式,這樣的態度已經讓馬瑤和肖玫相當不滿,手段也太溫和了。

肖戰搖搖頭,「爸媽,小蕎的確是不舒服,她現在聞不了飯菜的味道,一聞到她會立刻又吐,所以還是讓她一個人在那邊休息要想說話,我們大家吃完飯之後也可以到沙發那邊坐下來說。」

這是自己的親媽和妹妹這些話他難不成還能真的和他們計較。

韓越心裡一動,看了看馬驍,馬驍明顯也是一怔,看來兩個人想到了一處。

馬瑤陽怪氣的說道:「是,你媳婦兒是皇太后我們都得吃完了,等著她接見。」

肖戰厲聲喝道,「馬瑤,你能不能閉嘴?你嫂子懷孕了,現在聞到飯菜的味就要吐。」回頭看著肖玫說:「媽,你要是實在看不慣我媳婦兒,也看不慣我對我媳婦兒的態度,我們現在就可以搬出去去招待所住,或者去賓館住,我帶她回來是真的想一家團聚,是想讓你們了解她,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接受她。

可是我不是來讓她來受委屈的,我覺得家裡真的容不下她。沒關係我可以跟著她走,反正你們也和我斷絕了關係,住不住在這裡,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和你們沒有什麼關係。我們馬上就走。」

肖戰真的是受夠了,如果說馬瑤的態度讓他非常暴怒,那麼母親的那種嘲諷和陰陽怪氣更讓他受不了,江小蕎不是個是寵而驕的人,實在是這個孩子太折騰人,肖戰親眼看著江小蕎一天比一天不舒服,一天比一天瘦弱,就在他變著法兒的想讓媳婦兒能多吃一口飯的時候。

自己的親人卻冷嘲熱諷的認為她在享福,他不能理解的是,同樣是女人。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尤其是自己的親媽,難道就不能為了他這個兒子忍讓一下做出讓步。

也許他真的不應該帶媳婦兒回來,明明是分離前的最後一個假期,最美好的時光,他們兩個在外面度過這一段美好的假期總比在這裡和家裡人戰鬥強,就從現在的狀況,他也能想到自己離開之後不要指望家裡人能照顧媳婦兒。

恐怕真的會像丈母娘說的那樣,將來小蕎是要在娘家生產的,讓他擔心的是那個時候,丈母娘也在生產期,到時候誰來照顧自己的妻子,本來以為父母會看著他的份上,慢慢的接受,看在自己離開媳婦兒一個人要生活的份兒上會給她幫助,可是現在他知道錯了,與其抱有這樣的幻想還不如想想後面怎麼辦,把後面的事情安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