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妖影>第二百九十章 雄起之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雄起之亂

小說:妖影| 作者:犬牙錯| 類別:科幻小說

此人一來,全場肅靜,忽覺氣溫也下降了許多。

所有人都讓開道來,生怕避讓不及給猛虎吃了。

等那怪人縱虎走到中央,顏羽族一干人等齊齊鞠躬:「將軍。」

那怪人點了點頭,驅虎到寒潭邊,扭轉虎頭,大睜凶目掃視眾人。除了謝宮寶、陳幻山、陸景升,所有人都勾頭悚立,不敢與他對視。那怪人跟陳幻山和陸景升稍瞪片刻,轉眼又投向謝宮寶,輕蔑的冷笑一聲,手指石碑:「打從今天起,這寒潭就屬於本將軍所有了,誰想喝水都要拿物來換,一碗口糧換一桶,一壇好酒換五捅,一個女人可以換十桶,大傢伙都得按我的規矩來,誰敢破我的規矩越界取水,只有死路一條1

「放屁!你當我陳幻山是死的,你說寒潭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我還說是我的,你答不答應1陳幻山背手昂頭,朗聲相搏,說完也不忘偷瞄謝宮寶,像個衝鋒陷陣的小卒回眺將軍,以期證明自己的本事。

那怪人囂張笑道:「誰不服,都可以上前領死1

「好啊,我就跟你分個生死!前番大兵攔架,我跟你沒打痛快,這回烏鏡枷的駐軍少了許多,想來也沒能力攔架了吧。」陳幻山把手一伸,身旁弟子趕忙遞來一把跡斑斑的大刀,他握刀在手,敲打徒弟的頭,訓道:「怎麼還是這把破刀,我叫你重新熔煉,你當耳旁風了!打過之後再跟你算賬1

陳幻山這一出場,洞室里頓時起了一股肅殺之氣。

大家屏住呼吸,往邊上擠,主動的讓出一片空地。

緊跟著,那怪人操著開天斧從虎背上躍起,砰聲跳到洞室中央。

兩人一個瘦小如骨,一個高大如山;一個挺刀遙指,一個扛斧齜牙。從體型和兵器上看,陳幻山都不佔優勢。要知道,那怪人足有兩米來高,肩上扛的開天斧恐怕也有五百多斤重;相比之下,陳幻山站在他前面,就好比一片枯葉,弱到打個屁都能崩走。

……

……

眼看要開打了,謝宮寶也往後退步,退到牆邊。

然後雙手抱胸,喃喃自語:「陳幻山打得過嗎?」

話落,只聽身旁有人接過話茬:「未必打得過。」

謝宮寶扭頭一看,卻是師兄雍牧。看見雍牧裝模作樣,一臉正色,就像調戲族長的事沒發生過似的,謝宮寶不由來氣,腦海里不自覺的浮現出雍牧壓在族長身上的畫面,只覺頭疼又可笑:「你不睡覺做你的春秋大夢,跑來這裡做什麼?」

雍牧昂頭仰面,裝作沒聽見,實際上心裡發虛。

他怕謝宮寶嘴碎,當著這麼多人數落他的情史。

於是揮手,把一起過來的二十個族中大漢趕開。

繼而乾咳一聲,把手指向那怪人,轉移話題:「這人叫作雄起,據說是人和霸王犬雜交出來的狗東西,天生具有強大魂力,當年曲池兵變,他可起了不小的作用,後來兵變成功,他還想殺了曲池自己稱王,這才被曲池抓了關在這裡。依我看,他比陳幻山的本事大些,上回陳幻山、陸景升兩個人聯手也只跟他打了個平手,這回只怕懸了。喂,一會兒陳幻山敗下陣了,是你出手,還是我出手?」

謝宮寶上下打量雍牧:「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平時懶得像頭豬,只知道睡覺造夢,百事不管,這會兒又跑來這裡多管閑事。」

雍牧反駁:「師弟,這話不對了,這雄起擺明就是挑釁,他挑釁的不光是中州一脈,也是在挑釁我們。就剛才族老派人過來打水,這狗東西的手下就敢出手打人,你說這事我不管誰管。沒錯,師兄平時看著是懶,其實是在養精蓄銳,事情發生以後,我這不就立刻做出反應了嗎,以免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我叫族人原地待命,都先別來打水了。」——說到這兒,把手指向二十個族長大漢:「看到沒,咱這兒也是身強力壯,我挑的這些那都是高手,不比雄起的手下差。」

謝宮寶罷了罷手:「行了行了別說了,看戲吧。」

……

場上,雄起和陳幻山相互怒瞪,遲遲沒有動手。

隔一會兒,雄起哈哈大笑,像是看不起陳幻山似的,不屑於首先出手,囂張的朝陳幻山招手,引他出招。而陳幻山就更誇張了,把身一轉,以背相對,完全無視雄起,以高傲的姿態展現他真人的風采。

「老頭,你找死1雄起大怒,舉斧砍下。

斧頭劈落,但聽砰響,把地也劈裂開了。

然而陳幻山卻在這瞬息之間跳到了十米高處,隨後凌空翻轉倒插而下,挺刀直往雄起的腦袋砍來。這時,雄起的開天斧尚還陷在地里,拔出來回擋顯然來不及了,不過他也不慌,雙臂一展,催動魂力架起一面綠光魂盾。陳幻山大刀砍到,錚聲脆響,只把魂盾砍得盪起無數漣漪,卻沒砍破。

緊跟著,雄起把住斧子,雙手的肌肉猛然一漲。

啊聲大叫,把五百斤重的斧頭從地上拔了出來。

他毫不遲疑,揮舞開天斧往自己頭頂招呼過去。

雖然雄起出手頗快,但在陳幻山眼裡卻還顯得慢了些,陳幻山是修氣高人,身法較之修靈者要輕盈快疾得多,因此雄起的斧頭揮來,他借著刀劈魂盾的反彈力又縱上半空,那身姿輕飄飛舞當真像個老神仙。這回他沒有順勢墜砍,而是一個側翻,翻到了雄起的背後,而後以刀為劍灌以雄厚真氣刺向魂盾。

那魂盾給他全力一刺,似破未破的凹陷進去半尺有餘。

「不自量力1雄起大喝一聲,猛地轉身,把巨斧往前一推,魂力源源不斷的加持在魂盾之上。二人就這麼一個催氣,一個催魂,比拼起內勁。很顯然,雄起略勝一籌,仗著體型龐大踏著巨腳一步一步的把陳幻山推向寒潭。

陳幻山暗暗叫苦,這要輸了,面子可就丟大了。

於是咬牙支撐,一個勁的朝陸景升擠眉弄眼。

就在這時,從洞道口邊跑進來一個虎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