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九龍聖尊>第三百三十章 再有下次,本掌門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 再有下次,本掌門定

小說:九龍聖尊| 作者:莫知君| 類別:科幻小說

路辰如今是氣海十一重天境界,全力趕路,不到一刻鐘就走完十里路程,來到身份石牌指引之地。

他衝出密林,眼前豁然開朗。

只見一個龐大的乳白色雲團靜靜地浮在眼前,正是一個蘊涵濃郁靈氣的靈氣團,當然靈氣團中還蘊含著死氣。

「滋滋滋……」靈氣團中閃爍著一道道雷霆弧光,似在白雲中歡快遊動的銀蛇。

他眉頭微皺,眼前的靈氣團和他之前見過的皆不同,其中竟然有雷霆之力涌動。難怪靈卿兒會在這裡,她是先天雷靈根,修鍊的便是雷霆之力。不過靈氣團中還有死氣,靈卿兒若是在其中修鍊,會被死氣侵入氣海。

轉念一想,路辰又放鬆下來,以靈卿兒的見識,應該能夠察覺到噬骨森林中天地靈氣的變化。

他一邊想,一邊繞著靈氣團走動起來。

片刻后,他忽地目光一凜。在靈氣團旁,一名白衣女子席地而坐。女子一頭烏髮散落著,雙目緊閉,臉色蒼白如紙,衣衫下的身形枯瘦如柴,彷彿一陣微風吹來都能將她推倒,她身上逸散出的真氣波動也很是微弱。

而女子雙手抱在小腹位置,手掌心裡是一個青幽幽的圓珠,絲絲雷霆之力從圓珠中逸散出來,順著女子的雙臂,湧入到她的氣海中。

每當一絲雷霆之力沒入氣海,女子消瘦的身形便劇烈顫慄!

路辰止住身勢,眉頭皺起,仔細地打量白衣女子一眼,忽然就明白眼前女子是被死氣侵入了氣海。死氣正在不斷侵蝕女子體內的氣血之力,使得女子身形枯瘦如柴。好在女子手中雷珠的雷霆之力竟然壓制住了死氣的侵蝕,暫時保住了女子的性命。但一旦雷珠中的雷霆之力耗竭,女子依然難逃被死氣侵蝕盡氣血之力而亡的凄慘命運。

從女子的衣衫打扮來看,顯然是赤火門內門弟子。不過就算女子沒有被死氣大量侵蝕氣血之力,嬌軀依舊豐腴,路辰也能看出來,眼前女子並非是赤火門經堂弟子靈卿兒。但女子手中的雷珠上卻是靈卿兒的貼身寶器無疑,他之所以如此確定,是因之前見識過,而且從雷珠中逸散出的雷霆之力蘊涵靈卿兒的真氣氣息。

「怎麼回事?」路辰盯著白衣女子,隔著一段距離向她問道。

枯瘦女子正在全幅心神,藉助雷珠中的雷霆之力對抗自身氣海中的死氣,即便路辰從密林中衝出來的動靜不小,而且他此刻就站在女子身前不遠處,女子依然全無所覺。直到路辰向她開口問話,一名男子渾厚而磁性的聲音響起時,女子方才猛然間驚醒過來。

女子猛地睜開眼帘,眼神警惕地看向路辰,同時她還伸手抓向一旁的佩劍。須臾,女子注意到掛在路辰腰間的紫葫蘆,眼中湧現出一抹驚喜。旋即她心神完全放鬆下來,抓向佩劍的手也縮了回來。

「掌門。」女子看向路辰,如同溺水之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激動地說道。

「掌門?」路辰微微一陣愕然,隨即注意到女子因枯瘦而凹陷的雙眼正看向掛在自己腰間的紫葫蘆,心中恍然過來。只是宗門大比上發生的事,一時半刻也說不清楚,此刻救人要緊,至於別人對自己的稱呼是其次。

「掌門,是我害了靈師姐,你快想想辦法救救靈師姐。」女子忽然想到了什麼,微微低下頭來,眼中流露出懊悔,隨後又焦急的向路辰央求道。

確認白衣女子對自己沒有惡意,路辰放下戒心,翻手間取出一把血丹。

旋即他上前一步,捏住枯瘦女子的下巴,五指一捏一放,便讓女子將這一把血丹吞入腹中。女子只有氣海八重天的境界,放在尋常一次性吞食三顆血丹就足夠,而若吞食一把血丹,定要氣血滿而外溢,七孔流血不可。但此刻女子氣海中盤踞一道死氣,倒是不虞擔心吃撐了血丹。

而在餵食女子血丹之際,他暗中動手探查了下女子的情形。女子氣海中的真氣只剩下三成多點,果然有一團灰白色死氣盤踞在女子的氣海中央,但遭受雷珠中逸出的雷霆之力轟擊,死氣無法再汲取女子軀體內的氣血。

同時他又以識海之力探查了一番雷珠,雷珠中的雷霆之力還余有一半,按照女子目前的消耗速度,還足夠支撐一天時間。確定女子暫時沒有性命危險,路辰想了想,便沒有嘗試去觸動女子氣海中的死氣。

能夠利用死氣修鍊,實在有些近乎邪魔外道,女子和他雖然是同門弟子,但自身秘密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女子還從未被人捏住下巴餵食,雖然知道路辰是出於好意,但卻本能的有些抗拒,只是她此刻真氣留存不多,氣血消耗極大,還需承受雷珠中的雷霆之力轟擊氣海,一點反抗的力氣也沒有,只能任由路辰施為。

她低下頭來,枯瘦的臉上現出一抹羞紅。

「告訴我怎麼回事?」路辰關心靈卿兒到底如何,便沒有注意到女子的異常,沉聲向女子問道。

按下心思,女子定了定神,連忙向路辰說道:「我通過空間裂縫進入噬骨森林后,恰好來到此處的靈氣團前。靈氣團中蘊涵濃郁靈氣,所以我當即就運功修鍊,哪知這一修鍊就出了問題。竟然有一股詭異能量,在修鍊之時侵入氣海中,之後侵蝕體內的氣血,無論我如何抵抗,都擋不住自身氣血的流逝。」

頓了頓,女子繼續道:「當時我嚇壞了,沒有任何辦法之下,我便動用身份石牌,看看能否聯絡上同門,讓他們前來幫忙。或許是我運氣還算不錯,結果竟然真的聯絡上了同門,而且還是靈師姐。靈師姐火速趕來,試圖替我剔除氣海中的詭異能量,但似乎無效。不過靈師姐發現雷霆之力可以壓制住詭異能量侵蝕氣血,便將雷珠交於我,讓我藉助雷珠中的雷霆之力暫時壓制氣海中的詭異能量。靈師姐為了弄明白如何剔除氣海中詭異能量,主動進入靈氣團中修鍊。」

「真是一個傻女人1聽完女子的話后,路辰微有些愕然,嘀咕道。靈卿兒為了弄明白如何才能剔除侵入氣海中的死氣,竟然主動進入靈氣團中修鍊,將死氣納入她自己的氣海中,這種舉動實在太瘋狂了些!要是他沒有趕到,靈卿兒準備怎麼辦?

「掌門你說什麼?」女子問道。

「沒什麼。」路辰擺了擺手,目光轉過,看向一旁的靈氣團。靈卿兒既在靈氣團中修鍊,也就難怪其中有雷霆之力涌動。他的目光似乎已經穿透乳白色濃郁靈氣,看到其中一名少女,為了拯救同門弟子而主動運功修鍊,將死氣納入她自己的氣海中,費心解析。

「雷霆之力既然可以壓制住詭異能量侵蝕氣血,靈師姐應當沒有大礙才對。」想了想,路辰說道。

「不是這樣的1女子吞食一把血丹后,恢復了些氣力,急忙搖頭說道:「雷霆之力只能單純的壓制詭異能量,卻無法將之從氣海中剔除出去。我一直守在靈氣團旁,所以知道靈氣團中逸散出的雷霆之力相比一開始已經弱了許多,而且還在持續衰弱。」

「你確定?」路辰皺眉道,看向靈氣團,眼中多了一絲擔心。

女子重重點頭,她一直在藉助靈卿兒雷珠中的雷霆之力壓制死氣,因此很是清楚。

路辰又取出一些血丹,交付給女子,隨即神色凝重地道:「我進去看看。」如果雷霆之力只能單純地壓制死氣,而無法剔除死氣,靈卿兒將死氣納入氣海中,一旦她體內蘊涵的雷霆之力耗盡,死氣就會侵蝕靈卿兒的氣血。靈氣團中逸散出的雷霆之力越來越弱,或許正說明靈卿兒已經無法奈何死氣,正在耗費雷霆之力苦苦抵擋死氣。

靈卿兒沒有回他的身份石牌訊息,或許也是因此!

話罷,路辰再不遲疑,閃身走向靈氣團。

「掌門,小心埃」女子微微一怔,急忙驚呼道,卻是來不及了。

「里啪啦……」

女子話音未落,遽然間一片片淡粉色的樹葉從靈氣團中湧現,樹葉上滋生出道道強大的銀色雷霆游蛇,猛烈的轟殺向路辰,將他轟的面堂發黑,外焦里嫩,頭髮爆炸起來根根豎立,頭頂冒起一縷縷黑煙。

路辰張口吐出一團黑煙,看向一旁的女子,苦著臉道:「這位師妹,你怎麼不早點說?」

「掌門,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叫杜道玲,掌門,你叫我道玲就可以了。」杜道玲連連擺手,待看清路辰此刻的模樣,她瘦削的肩膀顫抖起來,臉色因憋笑呈現通紅色,即便此刻她俏臉枯瘦,也有幾分誘人。

「再有下次,本掌門定不饒你。」路辰心道,眼中滿是鬱悶。旋即他望向靈氣團,仔細地打量起來。

一片片淡粉色樹葉被他忽然試闖靈氣團而激發,縈繞在靈氣團四周飛舞,就像是淡粉色的蝴蝶一般。而在蝴蝶的翅膀上,還有銀色雷霆之力逸散而出,組成蝴蝶雷霆之陣,阻擋他進入靈氣團中。

這些樹葉是靈卿兒防止別人闖入靈氣團,打擾她修鍊而留下的手段。靈卿兒是真罡境強者,即便被死氣侵蝕氣血,雷霆之力消耗頗巨,她提前布置下的手段,也足以阻攔任何氣海境武道修士的硬闖。

路辰不知情,杜道玲的提醒又慢了一步,使得他上來就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記雷霆轟擊。

他拍了拍胸口,沒有多想,仔細觀察片刻后,他總覺得這些淡粉色樹葉有些眼熟,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猛然間,他回想起來,眼前這些飛舞的淡粉色樹葉除了顏色和血李木樹葉不一樣之外,其上的紋路一模一樣。

淡粉色樹葉正是靈卿兒之前從他得到的那一株血李木枝杈上摘下來的樹葉,靈卿兒還意圖將這些樹葉煉入雷珠之中。

暗暗感知一下,路辰確定這就是血李木樹葉。但要進入靈氣團中救人,需先破了這一層雷霆樹葉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