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一代女仙>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機令出(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機令出(二)

小說:一代女仙| 作者:水平不靠譜| 類別:

說起來,竇師傅也是這天一寶齋的老資歷了。而他更是已經主持了無數年的年度拍賣會了。可繞是以他這樣的閱歷來看,也都覺得這五百萬上品靈石的起拍價格,本身就已經像是一個天價了。

所以當竇師傅報出這個數字時,就連他自己的心裡也都是唏噓感嘆不已的。就更何況說看台上那些修士了,只怕他們終其一生所見的靈石加一起,也都是不足這個數目的。

五百萬上品靈石的起拍價格帶給眾人的震驚之感,即便是在各大勢力面前,也是足夠有分量的了。

天字一號房中。那雲崖宗的林先真君,此時也是猛的瞪大了雙眼。五百萬上品靈石,這差不多都已經趕上了他的大半身家了。而這才只是一個起拍價格啊!

堂堂真君都已經是這般模樣了,又更何況他身邊這些弟子們了。

就聽林先真君身後,那一男一女兩名年輕的弟子齊齊倒抽了一口氣,而林先真君左右在座的五名結丹修士,一個個也都是驚的有失風度了。

「啊1「這……」「五百……萬……上……上品……」其中有三名結丹修士忍不住就驚呼出聲來。

他們一出聲,林先真君聞聲頓時就從這股震撼之意中回過了神來。

「噤聲。」林先真君目光掃了一眼這五名結丹修士,那不怒自威的樣子,讓這幾名結丹修士簡直不敢與他對視分毫,而在他的目光鎖定之下,就更是一個個快速的自我調節了一番。

天字三號房中,七皇子修昱此時雙手忍不住緊緊扣住了椅子的扶手,他手背上更是爆起了一片青筋,一看就是因為用力過猛而導致的了。

「五百萬上品靈石……」修昱心中每默念一次,他的胸膛就忍不住跟著劇烈的起伏一次,就連呼吸,似乎都隱隱的有些不穩了。

修昱身旁,安南公主更是瞪大雙眼,緊緊的盯著那幕牆上的數字,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一般。也許就是因為太過激動,太震撼,以至於安南公主的臉上都迅速的泛起了一片的紅色來,而這一片紅色更是不斷的蔓延開,連帶著她的脖頸都也是同樣的一片鮮紅了。

……

各個包廂里,諸如此類的情況不勝枚舉。

可唯獨就在秦歌的這上賓七號包間中,卻是另外的一番光景了。

上賓七號包廂中,幕牆上那巨大而醒目的數字,似乎對這一整個包廂中的人都沒有太大的影響似的。

沒有人激動,沒有人失態,沒有人驚訝到失聲,似乎這個數字帶給人的震撼之感,到了這上賓七號包廂時,不知怎麼的就被完全削弱了似的。

然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一幕,卻不是因為這上賓七號包廂中的人個個都心性極佳的緣故,也不是因為他們個個都腰纏萬貫所以才會不將這樣的一個龐大的數目不放在眼裡似的。

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卻是各有不同原因的。

秦歌就不用說了,東西都是她拿出來的,這個起拍價的報價也是文樂旺與她議定的,她早已知曉,所以此時才會如此淡定。

金三兩作為天一寶齋的少東家,作為這拍賣會的主辦方,別人不知道的現象,他卻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這個起拍價格他也是提前就知曉了的,甚至其實就連這件拍品的情況,金三兩此時也已經早早掌握了的。

而殷昊呢,若是其他時候的話,這樣的天文數字,那是絕對足夠讓殷昊好一陣子咋舌的了。可此次,他在這上賓七號包間內,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卻是根本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呢!放眼這上賓七號包廂中的其他人,可是有三個貨真價實的,持有上賓令牌、享用上賓包廂的人,他們這三人,一位出手闊綽在本次拍賣會中屢屢出手造成了不曉得轟動其人更是頗有些神秘不已,一位在那荒天大陸堪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位則更是他如今所不敢企及的化身境界的強者。在這些人的面前,殷昊可是倍感壓力的,是以他幾乎只顧著在心中拚命的抵擋這樣無形的壓力去了,以至於那本就遲鈍的反應力,在這個時刻就越發的遲鈍了起來。所以當這五百萬上品靈石的起拍價格曝光后,殷昊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之情來,因為他,幾乎可以說,純粹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

再說秦谷。他的反應如此淡定,就不難理解了。一個化神境界的強者,活了將近千年的老妖孽,又有什麼是他沒見過的?所以又哪裡還能再震撼到他?而即便就是他此前沒有見過,可以他這將近千年的打磨,他的心態就早已經修鍊到了一定的地步了,俗事又有何能真的讓其為之動容的。

至於舒玉白么……

作為統治了整個荒天大陸的荒天殿的少主,集合了整個荒天大陸的資源,他所擁有的一切,只怕尋常人是根本想象不到的。所以這五百萬上品靈石,落在他的眼裡,搞不好就只能算是區區之數罷了……

便是基於這些原因,所以這整個上賓七號包廂內,面對這五百萬上品靈石的起拍價格,竟然都像是波瀾不驚的樣子了。

「呵呵,金家小胖子,五百萬上品靈石哦,嘖嘖,這到底是個什麼好東西啊?」秦谷忽然一笑,就打破了這一室的沉默。

「呃,秦前輩,這個……敬請期待。」金三兩也是微微一笑。

「呵。」秦谷皮笑肉不笑的,就吐出了一個字來。與此同時,他的一絲威壓就隱隱的向著金三兩釋放而去了似的。

金三兩頓時就感到一陣如有實質的壓力向著他包圍而去。但他卻知道,自己絕不會有危險的。對於秦谷,雖然金三兩知之不多,但有一點他卻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以秦谷的性子,他是絕不會真的欺壓他們這些小輩人的。是以雖然被秦谷的威壓籠罩著,但金三兩還是淡一下,然後道:「嘿嘿,秦前輩,雖然我不能同您說些什麼,但是您不妨問問這位上賓前輩。」

金三兩這話,乍一聽,有些沒頭沒尾的,明明是秦谷問他話,他卻扯了其他人出來。

但大家也都知道,他這般建議,想必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於是所有人的目光,便不約而同的看向了秦歌。

見狀,秦歌只覺得一陣的無奈啊!這個金三兩,也不知是真的不堪壓力,還是什麼,竟然就這麼甩鍋給她了……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