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二大道>第四百二十二章 北方的天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二章 北方的天空

小說:不二大道| 作者:文刀手予| 類別:歷史穿越

喀則城前,攻城戰已入白熱化。

降世營與大威營所有將士都已集於東面,匯合成兩個超級方陣。

這幾個月來,降世營攻得慘烈,原有的兩萬三千多名修士損失了近七千,還剩下一萬六千人。

大威營倒是一直是不痛不癢地打著,損失了兩千多人,除去留在塔爾木和喀則中間作埋伏的,還剩兩萬餘名修士。

兩個營一共是三萬六千名修士,在喀則城的東面整齊劃一、浩浩『盪』『盪』地移動。

修士們衣袂飄『盪』匯成的破空聲,嘩嘩呼呼,如巍山壓頂,投下的巨大陰影籠罩在喀則城每一個角族人心頭。

降世營一萬六千人組成的大陣正是舟行萬劍陣,是以李雲憬的舟行千劍陣的運理為核心,輔以百柱為基、萬人合力而成。

大陣之中縱橫排布一百六十多個巨大的圓柱,安在一種可以漂浮在半空的圓盤上,由一百六十多個地橋境修士站在柱頂統領駕馭。

大威營兩萬人組成的是磁力山大陣,是以大威營主帥巴和風的四階極品法寶為基,以千山為眼而成。

巴和風現今坐鎮塔爾木未曾趕來,卻將他在里的印記抹去,轉交給胞弟巴和水,也就是那日差點被蠻斯重自爆重傷的青袍男修,由其代為御使。

巴和水過往也常代其兄統御萬人磁力山大陣,所成威力並不弱於乃兄。

磁力山大陣之中亦星點排布兩百座丈許高的磁山,底座是漂浮飛舟,大威營二百個地橋境修士立於磁山上守護。

須知曉,便是凡人過萬,嘩嘩啦啦,人山人海,人聲鼎沸,也有驚人的氣勢。

那修士過萬,飛空遁地,衣袂破空,威壓層疊,法成浪海,更是驚天動地,氣勢恢宏。

不識巍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人族修士皆在陣中,無緣得見此恢弘之景。

倒是喀則城牆上的角族人可以概覽此景。

但臨此大難,卻沒有一個有這閒情逸緻,觀情賞景,指點江山。一個個如臨大敵,肅穆挺立,全副武裝。

古有生也在城牆頭上,站在角族戰士身後數丈遠處,看著人族萬人大陣駭人的聲勢,不覺有些腿腳發軟,心中暗道:這般驚人的聲勢,只需沖著喀則城陣敲個三兩下子,只怕大陣就要毀了,根本撐不到塔爾木援軍趕來。現今也只能盼望大陣極耗法力,人族修士彈指間便會把靈石和法力通通耗竭。再盼望歲月伏擊之計大成,降世營補給靈石斷絕,才有一線生機。

再看並肩立在城頭上的孤風野和孤風羽,亦是滿臉凝重向昆比眺望,心裡多半也是與自己一般念頭。

「報……大帥1

人族陣中,有一名地橋境修士自陣中騰空而起,一路遁向李雲憬,「降世營已準備完畢。」

「好1

李雲憬扭頭瞧向巴和水。

巴和水沖她微微點頭,示意大威營也已全部就位。

李雲憬道一聲好,旋即遁至半空,一襲白袍如長虹貫日,氣吞萬里。

帥袍一揮,藏劍舟自袖口而出,眨眼間漲大至長寬數百丈,如小山一般『盪』至降世營修士頭頂。

巴和水青袍揮灑,瞬間在原地消失。再現身時已在大威營方陣上方數丈處。

青袍一揮,一座黑黝黝的小山從袍中御出,也在彈指間漲大,竟有千丈之高,玄磁之力包裹於一團灰暈之中,隱隱待發,氣勢『逼』人。

李雲憬見磁力山就位,沖著藏劍舟輕輕一點,又遙遙指向磁力山。

旋即巨舟隨行,百餘道劍氣隨舟而動,發出咻咻破空之聲。

少許,舟行山側,一山一舟,懸空而立。

李雲憬道一聲:「浩瀚正氣劍,斬妖除魔1

巴和水道:「巍巍磁力山,振我河山1

聲落時,舟行萬劍陣、磁力山大陣一陣顫晃,隨即地動山遙

舟行萬劍陣中一百六十個巨大圓柱上,兩百座磁山上所有地橋境修士齊齊高呼應和,接著整齊劃一地舉起一面旗幟。降世營舉得是降世天使持劍旗,大威風舉得大威天徒補天旗,皆源自耶和教上古傳說寓意。

旗動陣啟,三萬修士齊齊喝喊「斬妖除魔,振我河山「,吶喊聲貫通雲霄,震耳欲聾。

李雲憬、巴和水再道:「灌法入靈1

三百六十名地橋境修士揮旗而落,其足下磁山有數名修士,直往陣盤裡不停地倒入靈石。

三萬名修士人人手中持一符,齊擲於胸前,懸於半空,聽令一起往符中灌注法力。

……

磁力山大陣,雲隱宗部中,張眉站在一眾雲隱宗弟子之中,神惶惶的瞧著站在磁山的李青雲。

眼見掌門亦將天徒補天旗一落而下,她也取出符,擲於胸前,直往裡面注入法力。

符中有感察之器,每時每刻注入的法力都要達到一定數量,符才會亮起黃芒。

若是誰想少注法力,黃芒變回暗下來,降世營的監察修士自會軍法處置,是以誰也不敢偷懶取巧。

張眉看著本就不多地法力一點一點從內海中流逝,只能在心中祈禱:喀則的城牆啊,法陣啊,你們快點倒塌罷,別叫我的法力被吸幹了。

不多一會兒,符中法力已見充盈。

便聽巴和水的聲音如在耳畔響起:「合1

李青雲揚旗而起,沖著眾人高聲道:「我們一定得勝1

張眉跟著雲隱宗眾人一道,驅使符朝著李青雲足底的小磁山轉去。

符當間有一細口,一道法力凝結的細絲脫口而出,一頭扎進小磁山中。

磁山旋即一通劇震,發出嗡嗡鳴聲。

二百座小磁山齊震共鳴,『射』出二百道粗大的磁力光柱,往當空千丈磁力山中一注。

千丈磁力山轟的一聲巨響,玄磁威壓鋪天蓋地散去,叫整個喀則城都微微一晃,方圓百餘里地狂風大作,樹木草皮岩石拔地而起,競相向磁力山蜂擁而去。唯有人族修士因在陣法之中,在光罩護佑下不受分毫影響。

再看磁力山旁,舟行萬劍陣也已發動,近萬道劍光自大陣中如暴雨倒灌而起,在藏劍舟方圓千丈的範圍內,急速遁行,呈萬劍齊發之勢,摧枯拉朽之態。

磁力山的玄慈威壓,叫角族人頭暈目眩,如墜深淵。

藏劍舟的萬劍威壓,叫角族人腿腳發軟,動彈不得。

喀則城牆上,孤風野道:「豈能由得他們這般強勢?」

兄弟二人齊齊躍至城牆高頭,

「紫角風龍大陣,開1

孤風野一聲高喝,城頭一赤角才從諸般負面狀態之中回過神來,令旗一展,城牆角陣盤處數個青角連忙往裡面大把填放角晶,城牆上御守的角族人也手中個個拿著輸罡石,直往其中送去罡氣。

一道巨大的紫角虛影很快從喀則城頭凝結,緩緩上升。

紫角虛影下,則是旋風驟起。

紫角虛影漸往高升,旋風亦隨之高企。

待到極高之處,旋風竟幻化成一頭面目猙獰、氣勢『逼』人的風龍,頭頂流光紫角,與磁力山和藏劍舟遙遙相對。

紫角風龍自有安定人心之威,先前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角族戰士頃刻間恢復不少鬥志。

陣勢已起,李雲憬與巴和水遙遙相望,點頭示意。

「凝劍1

「磁力巨人1

隨著二人高喝,藏劍舟『射』出的萬道劍光,在幾乎一瞬時間合於一處,凝結成一道巨大的寶劍虛影。

磁力山灰霧勃發,密雲滾動,在磁力山大陣引導下,飛速構築輪廓,很快幻化成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降世營一百六十名地橋境修士將降世天使持劍旗斜舉高頭,斜落對角,交疊揮舞。一萬六千名修士齊聲應和,將符高高舉過頭頂,巨劍虛影隨之移至磁力山巨人頭頂。

大威營二百名地橋境修士橫揮大威天徒補天旗。兩萬名修士同喝一聲,齊齊伸出右手,在半空中作出虛握的手勢。

半空之中,磁力山巨人便將巨劍一把握入手中,高高舉過頭頂。

李雲憬與巴和水帶頭遁至半空,其餘十名天人境修士隨之其後。

眾人齊道一聲殺,共御法力,將巨人和巨劍緊緊裹祝

巨劍如受天召,沖著喀則城猛力一揮,駭人的天人境威壓喀則城盡數籠罩其中。

喀則城頭上,孤風野高聲喝道:「頂1

紫角風龍渾身紫光流轉,揚天一聲龍嘯,吐出一道巨大的風刃,迎著巨劍虛影撞去。

「嘩1

卻在一觸之下,被巨劍撞得粉碎。

孤風野和孤風羽面目猙獰,全身肌肉軋起,雙手朝天一頂,紫角風龍厲嘯一聲,沖著巨劍一頭撞去!

「轟1

一聲巨響,天空中的景象劇烈地扭曲。

一息之後,紫角連同風龍被巨劍一劈兩半。喀則城最頂級的防禦陣法竟然就這樣被一擊完勝。

巨劍順勢而落,重重砸在喀則城外得防禦罩上,砸出一道森然可怖的裂縫。

而防禦護罩表層可以侵蝕法寶的毒霧已被劍落罡風驅得乾乾淨淨。

接著,巨人抽劍,再次往高處舉起。

李雲憬、巴和水合聲指揮,三萬修士齊輸法力,磁力山大陣、舟行萬劍陣再次開始蓄力。

孤風野與孤風羽雙手再頂,伴隨著海量的角晶倒入陣盤,角族戰士的罡氣紛紛入石,紫角風龍虛影再次凝結成型……

「這怎麼守得住?」

喀則城牆上的幾位赤角才反應過來。以防禦罩的情況,最多還能撐的住兩下劍擊。等防禦罩擊破之後,恐怕就是滿城角族人盡數被屠的下常

一名赤角遁至孤風野身側,「將軍,敵人勢頭正盛,我們生扛硬頂,只怕是不智之舉。不如趁著防禦罩還能支撐片刻,組織城中將士抓緊撤離,留下有生力量,待塔爾木援軍支到,再一鼓作氣打回去」

孤風野道:「叫人族攻下喀則城,我們再無大陣可依,你覺得還有能力反攻么?」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將軍1赤角說道:「只要我們主力還在,降世營再想往西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孤風野哼了一聲,低頭瞧見躲在城牆拐角處的古有生。

「人族的小傢伙,」他說道:「你過來。」

古有生眼看喀則城不保,腦筋急轉,正想著溜出去自保為妙。

聽見孤風野召喚,只好硬著頭皮挪了過去。

「大帥有何吩咐。」

孤風野搖指半空中的正蓄力的巨人虛影,「你說我們是咬緊牙關,繼續守城的好,還是保留實力,棄城而逃的好?」

古有生哪料得如此事關重大的問題,他會丟給自己。

心裡便想:是戰是逃,孤風野怕是早就拿定了主意。蠻斯重死時,這兩位大人不就抱定了死守的決心么?這會兒又來問我,只怕是要找個由頭來拿這赤角。若是我說死守,孤風野一定會說你這人族內『奸』,蠱『惑』將士,動搖軍心,該殺該殺。我可不要當冤大頭。

便回道:「降世營靈石補給不久便斷,塔爾木援軍近在咫尺,我軍士氣高漲,何須棄城而逃?」

那赤角聽了,心裡直罵這人族的馬屁精肚子里沒有一句實話,害慘我也。

正要再勸,孤風野冷笑道:「連一個人族的通靈境小子都比你見識高,要你有何用?」

說著,一巴掌將赤角拍到城牆底,撞出一個大洞,「再敢攪『亂』軍心,我要你命來。」

說話間,人族大陣又一輪法力集聚完畢,磁力巨人高舉巨劍虛影,猛地向喀則城防禦護罩砸下。

這一回,沒有毒霧礙事,十二位天人境修士各自祭出本命法寶,混在巨劍虛影之側,一併轟了出去。

紫角風龍怒吼一聲,迎頭而上。

「轟1

整個龍頭、龍身,連帶巨大的紫角一齊被轟得粉碎。

巨劍虛影連同一眾天人境修士的本命法寶幾乎只停滯了一瞬間,便繼續重重砸落。

巨大的防禦罩再遭重擊,裂痕嘩的一下炸開,瞬間佔據整個光罩的三分之一。

整個喀則城都跟著猛地顫動了一下。

喀則城中,萬餘禿角,幾千青角,望著頭頂蜘蛛網一般的裂紋,皆知城破在即,沉重的氣氛遍布全城。

城外,三萬人族修士激情高漲,熱血奔騰,恨不得一鼓作氣,將喀則城擊個粉碎,一紓九個月苦戰的晦氣和疲倦。

這個時候,楚憤得一傳令兵消息,連忙遁至李雲憬身旁,

「剛得到消息,後勤補給線被角族人一鍋端了,」他說道:「有一個紫角在昆比坐鎮,楚執受傷逃走,我們的靈石一時間運不過來了1

「怕什麼?」

李雲憬道:「喀則這破城,再扛兩下就要塌了,他斷我補給又有何用?」

說著,一揮帥袍,沖著下方高聲道:「將士們,勝在咫尺!今朝隨我踏破喀則城闕,便敢揮師向大都1

三萬修士意氣奮發,雷和而應。

「看,看……」

便在此時,一個地橋境修士忽然張惶說道,「那邊,那邊……」,指著北方天空,語無倫次。

最後這一段,有沒有眼熟的道友啊?

就問你們怕不怕,怕的話就來起點正版訂閱唄……